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269,我心里大急,连忙去抠抱住我后腰的双手,不过,这双手十指交叉着紧紧扣在一起,跟钢箍似的,抠了几下纹丝不动,这时候容不得我多想,转念一寻思,抠不动就掐吧,迅速摸到这双手的手背上,指甲盖抵住手背上的肉,狠狠一掐,就这么一下,明显感觉这双手轻轻抖了抖。
  我一看有门儿,卯足浑身劲儿的去掐第二下,谁知道,还没等掐上去,这双怪手猛然一紧,我顿时感觉后腰都快给勒断了,张开嘴仰头想痛叫一声,不过我忘了这是在水里,嘴刚一张开,冰凉的潭水直接顺着喉咙灌进了肚子里。
  与此同时,气管也给呛住了,整个肺里好像都灌满了水,这滋味儿,比喝水呛到要难受的多,条件反射地挣扎着一咳嗽,两道带着余温的潭水从我鼻孔里喷了出去,鼻孔里、眼睛里,瞬间被呛得辛辣无比的,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我不由自主想吸上一口气,谁知道一吸气,刚从鼻孔里喷出去的水,又顺着鼻腔倒灌进了肺里,我一下子就窒息了,胸口憋涨的好像要裂开了似的,这被水淹住的痛苦滋味儿,直到现在我都记忆犹新,或许人在水里淹死的时候,都是这感觉吧。
  紧跟着,脑子晕了,眼睛不由自主的想闭上,意识也逐渐模糊了,不过,我到这时候也并没有放弃挣扎,手在水里乱刨腾着、脚在乱蹬着,那双抱着我后腰的怪手,还依旧把我往水底拖拽着……我不知道这潭水有多深,只知道它有多冷多凉多阴森。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身子不再被刺骨的潭水包围,腰上的那双怪手似乎也不见了,再没有之前那种紧勒感。
  我试着吸了一口气,很舒服,又深深吸了一大口,脑子逐渐苏醒了,随即,我心里一个激灵,心说,我不是在水潭里么,连忙把眼睛睁开一看,愕然了……
  就见自己居然在一丛草窝里趴着,眼前的草,可能离眼睛太近了,造成一种视力错觉,就感觉这些草都不是绿色的。一拧身,我用最快速度从草窝里坐了起来。
  打眼一看,眼前一片空旷,除了地上的野草,整个天地一望无际。
  这是哪儿?我又翻身从地上站了起来,这时候,就感觉自己头脑清晰、浑身有劲儿,再也不是那种半死不活的困顿状态了。不过,我有些闹不清状况,刚才明明被那双怪手拖进了水里,就连被潭水呛到的滋味儿,我都还记忆犹新,然而……这一瞬间的功夫,我咋就到了这里了呢,这里又是哪里,难道是水潭底?水潭底也不应该没水呀!
  我下意识抬起头朝天上看了看,就见整个儿天空灰蒙蒙的,不见太阳也不见月亮,很像阴天、又不是阴天。我心里顿时一跳,这种天空我之前见过,连忙伸手往自己大腿上一掐,轻轻抽了口凉气,疼,这不是在做梦,这是,我灵魂出窍了!
  之前罗五在啤酒里给我下毒,我就出过一次窍,当时那天空,就是不阴不晴不明不暗,跟这个几乎一模一样!
  我让自己冷静下来想了想,随即想明白了,奶奶的,我现在肯定已经死了,被那双怪手拖进水潭里淹死了,我的肉身可能还在水潭里,这时候,是我的魂魄来到了这里。
  下意识低头又朝自己脚下看了看,顿时吓了一跳,刚才醒来的时候,我躺在草窝里,就感觉眼前的草好像不是绿色的,这时候一看,就见自己脚下,整个儿呜呜泱泱的,全部都是漆黑如墨的野草——黑草。
  具体是啥草我看不出来,草叶子都跟头发丝儿似的,一根根一缕缕,说恐怖点儿,就好像地底下埋了无数颗人头似的。打眼再朝远处一看,天高地阔,一眼望不到头儿,目力所极之处,全是这种头发草,最远处就好像跟天边连在了一起。
  看看天,再看看地,这到底是哪儿?难道就是人们常说的阴间?难道人死了以后,都会来到这里?不过,这也不对呀,上次我灵魂出窍咋没来这里呢,再说了,这么大一片天地,不可能只有我一个孤魂野鬼吧?
  我又转着身子,漫无目的朝四周看了起来,说真的,四周全是一个模样儿,转到哪儿都是天空野草,地面或是天上全是空旷无比、一望无际,没有任何参照物,也分不出东南西北任何方向。
  我转了几圈以后,不但啥都没看出来,还导致自己有些眼晕,就好像同一个景色,转着圈在你眼前晃荡,不晕才怪呢。
  连忙停了下来,我苦笑着给自己定了定神儿,现在可以完全确定,我已经死了,魂魄可能来到了另一个空间,不过,我打心眼里不想死呀,我今年才十六岁不说,我主要还有很多没有完成的美好心愿呢。
  随即一咬牙,我不能死,说啥都不能死,魂魄既然能来到这里,那它就应该有办法再回去!
  扭头又往四下一找,记得刚才转圈眺望的时候,好像有一片草跟别的地方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