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怎么会这样儿呢?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次跑了几步,居然还是两三米远,旋即一咬牙,看着裂缝口不停跑了起来,我就不信了,就这么两三米远我还能跑不到?
  然而,诡异的一幕,就这么出现了,明明看着只有两三米,却怎么都跑不到近前,这感觉,就像给毛驴身上绑了根木棍,木棍前面挑了一串水果,毛驴只能垂涎地看到它,却永远也追不到它。
  我终于停了下来,同时,我也想明白了,自己又陷入了另一场轮回里边儿,这场轮回,比起刚才的木头牌子,有之过而无不及,看来,我只能往前走,再不能后退了……
  无奈地一转身,顺着裂缝夹道朝裂缝深处走去,不过,走了没多远,我回头又朝裂缝口看了一眼,说真的,这时候我心里还是有点儿不甘心,转回身,又试着朝裂缝口走了过去。
  这时候,我离着裂缝口大概有七八米远,走了几步,裂缝口依旧离我七八米远,再走几步,还是七八米远,丁点儿距离都没有拉近!
  我顿时苦笑了起来,看来我真是只能进不能退了,无归路呀无归路,真是名符其实的“无归路”!
  裂缝夹道里边儿空间狭小,远不如外面的头发草地,草地里最起码天高地阔,就算不想顺着路走,也还能往别处走,眼下这裂缝呢,只剩下一条往前走的路,往回还走不通,裂缝两侧呢,全是刀削一样的笔直山体,抬起头往上面看看,高得都看不到顶,更别妄想顺着山体爬上去了。
  一边苦笑着,一边顺着裂缝小路往前走,此情此景、此时此刻,要不是正在亲身经历,我恐怕连做梦都不可能梦到这些。
  裂缝深处那个小亮点,依旧一闪一闪的,走了许久,裂缝不见尽头,它也不见变大,依旧还是那么一丁点儿,就好像我身后的裂缝口一样,我似乎也永远不能接近它。
  这里的天呢,似乎没有白天、没有黑夜,更没有太阳月亮跟星星,我似乎也感觉不到累,从我对时间上的感觉来说,我应该最少在这里折腾一天了,按理说,天色早就该黑了,不过,这里还是不明不暗、不阴不晴的,叫我觉得分外不适应。
  顺着裂缝小路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间,眼前豁然开朗,同时,也吓了我一大跳,就见眼前成了万丈深渊,我要是往前再多迈一步,直接就摔进深不见的深渊里了。
  连忙给自己定了定神儿,打眼朝四周一看,四周围还是山,深渊就像个圆井,群山林立在井口的边沿儿上。
  这到底是啥地方,这样的奇景,阳间恐怕根本就没有!
  越过深渊,在我对面的山体上,我发现还有一条裂缝,似乎也是一条裂缝夹道,我脚下的这条小路,顺着山体边沿、环着深渊延伸到对面的裂缝那里。
  只是这环形小路太狭窄了,不能迈脚走,只能侧着身子、后背贴在山体上,一点点往那里挪。
  我又犹豫起来,要不要再接着往前走呢?这小路这么窄,侧身站在上面,眼前就是看不见底的深渊,万一一个不留神,直接就栽下去了。
  也就在这时候,之前那股怪风又在我身后“呼”地刮了起来,我这次连看都没往后看,直接冲出裂缝,踩上了这条环渊小路,我怕那黑影在背后再推我一把,给我推进深渊里。
  后背贴着山体在小路上等了一会儿,风声逐渐落去,我顿时暗松了口气,仗着胆子朝脚下的深渊看看,唉呀妈呀,脑袋一阵眩晕,不行,虽然我不恐高,但是我也不能冒这么大的险,万一一脚踩空了……
  我把身子朝裂缝处挪了起来,原本就两步远,挪一下就能回到原来的裂缝里,谁知道,我挪了十几下,居然愣是没挪到地方,这回真的是近在咫尺的距离呀,就这就回不去了么?我一咬牙,算了,还接着往前走吧,万一我一个不留神栽进深渊里,我自认倒霉了。
  说真的,我当时都不知道怎么一步步挪过去的,要是现在再叫我那么挪一次,十有八九会一头栽下去。
  等我小心翼翼挪到对面的裂缝口,不由自主的长长松了口气,终于平安过来了。不过,按理说我后背应该被冷汗湿透的,但是,一点儿汗都没有,连额头上都是干干净净的。我一琢磨,这或许是,鬼魂不会出汗的吧。
  打眼朝这道裂缝里看看,还是一米来宽,裂缝里面的山体上,依旧长着这种手叶子藤蔓,我这时候,也不再犹豫了,犹豫已经没啥用了,又回不去,只能往前走了,迈脚走进了裂缝。
  在裂缝里走了没多远,前边的小亮点又出现了,我这时候就纳了闷儿了,这亮点儿那里到底会有些啥呢?
  在这道裂缝里又不知道走了过久,我就发现,两侧的山体,好像越往前走越矮,山体上爬的藤蔓植物也越来越少,这时候,凭着我这个过来人的经验,我估计又要走到一个新的地方了。
  又往前走了一阵子,果不其然,两边的山体彻底消失在了地平线上,眼前又成了一马平川,不过,在平川的尽头,似乎有座高大的城池,隐隐约约还能看见城池上面的二重城楼,我脚下的这条路,也变得宽敞无比,弯弯曲曲蛇形一样通向城池下面。
  我这时候长长松了口气,总算见着人类的痕迹了,不过,也有可能是鬼魂的痕迹,要不要到城池那里看看呢?
  就在这时候,猛然间一个声音从我背后传来:
  “刘黄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