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黄河……你可算醒咧……”强顺蹲下身子,抱着我就哭上了,傻牛蹲在他旁边,也咧着嘴,跟他一起抹眼泪。
  我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又吐出几口水,扭头看看他们两个,有气无力地说道:“你们俩……咋又给我哭丧呀,我还没死呢……”
  强顺一听,扭头跟旁边的傻牛对视了一眼,俩人随即又嘿嘿嘿哭着笑了起来,显然是高兴的。
  我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就感觉脑子里清醒了一点儿,扭头朝眼前的陈辉看了一眼,陈辉连忙冲我淡淡地笑了笑,他似乎长松了一口气。
  我扭过头又朝周围一打量,还在石洞里,这时候,我头朝着洞口,脚冲着水潭,在水潭边上躺着,不过,在我跟水潭之间,还点着一根蜡烛,我又朝蜡烛看了看,感觉这蜡烛点的有点儿门道。
  我扭头问陈辉,“道长,这蜡烛……您是在给我做法事吗?”
  陈辉说道:“这是我给你点的引魂灯,你方才掉进了水潭里,我们把你救上来的时候,你已经断了气,连脉搏都没了。”
  我顿时苦笑了一下,问道:“也就是说,我刚才已经死了吗?”
  陈辉点了点头,“也可以这么说吧,不过,你们家里的人荫德极厚,我这次回去听白仙姑说,你还有重任在身,我知道,你决不会就这么轻易死掉,我就为你点了一盏引魂灯,希望你的魂魄能顺着光亮再找回来!”说着,陈辉脸上充满了激动跟欣慰,因为,我真的死而复活了。
  我点了点头,陈辉做的没错,在水边招魂这个,是要放引魂灯的,这可以让掉进水里的鬼魂,顺着光亮爬到岸上,要是溺水猝死的时间不长,人还可能再救回来。
  随即,陈辉问我:“你还记得落水以后发生过啥事儿吗?”
  我这时候,精神已经好了很多,感觉四肢也有了点儿力气,蹙了蹙眉头,回道:“我就记得……有一双手,把我拖进了水潭里,然后……我在水里灌了好几口水就懵了,别的……我好像记不清楚了。”
  陈辉点了点头,没再说啥,吩咐强顺跟傻牛,到洞外找些柴禾,在洞里生堆篝火,烤烤我们身上的湿衣裳。
  陈辉这么一说,我这才发现,除了傻牛,陈辉跟强顺两个身上的衣裳跟我一样,也全都是湿漉漉的,强顺跟傻牛离开以后,陈辉把发现我落水的经过,简单给我说了一遍。
  原来,我被那双怪手拖进水潭以后,我在水里奋力挣扎,扑腾出来的水声,把陈辉吵醒了,等陈辉把洞里的蜡烛点着一看,睡在水潭边上的我已经不见了,又往水潭里一看,水潭里虽然啥也看不见,但是水面上有好大一团水晕,陈辉连忙喊起强顺跟傻牛,招呼他们俩,一起下水摸人,黄河可能掉进水里了。
  傻牛不会水,陈辉就带着强顺,两个人一起下去了。
  陈辉给我说到这儿的时候,起身走到水潭边上,伸手从水潭里拽出一串东西,能有两三米长,陈辉问我,“你见过这种东西吗?”
  我打眼一瞧,是一种藤蔓植物,乌黑色的,藤茎比大拇指稍微粗点儿,上面还有叶子,我眨巴了两下眼睛,就感觉这植物看着有点儿眼熟,好像哪儿见过,尤其是这茎蔓上的叶子,一片片长的像人手似的,就连上面的大拇指跟小拇指都清晰可见。
  看了几眼,我茫然地摇了摇,回道:“从来没见过,不过,这叶子……长得咋跟人手似的。”
  陈辉说道:“就是这东西把你拖进水里的,我和强顺下水找到你的时候,你被它牢牢地缠在水底,我们最后没办法,只能把它从水底连根拔起,随你一起托了上来。”
  听陈辉这么说,我又把藤蔓植物看了看,说真的,当时越看越觉得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了。
  这种藤蔓植物是啥呢,就是我在那奇怪地方看见的藤蔓,不过,我当时回魂以后,把之前那些事儿全忘记了,直到我流浪结束回到家里,突然有那么一天,夜里做了一个怪梦,梦见自己走在一个叫“無归路”的小路上,路两边全是一望无际的头发草,之后又走到裂缝山跟人手藤蔓那里。
  这个梦,也就是我前两章写的那些内容,等我梦醒以后,就感觉这不是梦,应该是我灵魂里的记忆苏醒了,想起了这时候被淹死以后的事儿,不过,我前面写的那些事儿,到底有没有真的发生过,我到现在都还不敢确定。顺便说一句,在这里看见的各位,就当我是做了一场梦吧。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我这次死而复生以后,心里那缕执念不见了,我又恢复到了以往的正常状态。
  这或许,就是老婆婆所说的——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