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一愣,还没等想明白陈辉这话啥意思,就这时候,傻牛也从钻进了洞里,傻牛小声对我们说了一句,“来捏……”陈辉一听,立马儿冲我跟强顺做了噤声的手势。
  这时候,外面已经蒙蒙亮了,打洞里朝外看,外面的情况看个大概轮廓。
  没一会儿的功夫,从洞外侧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脚步声,紧跟着,传来了瞎子尖细的声音,“真是怪了,我明明算着那小伢子,就在这座山上,怎么就是找不到呢?”
  瞎子话音一落,传来疤脸的两个“啊啊”声,瞎子旋即问道:“你是想说……我算错了?算的不准?”
  “啊啊!”
  “不可能的!”瞎子笃定说道:“这是我师父传给我的独门卜算术,百算无遗,从我学会以后,从没出过错。”接着,瞎子冷哼了一声,又说道:“看来,我小看那小伢子了,他或许有啥法子,逃过了我的卜算术,记得你曾经说过,老五的问米术,到后来也失灵了。”
  “啊啊!”疤脸应和了一声。
  两个人的声音,由远及近,似乎就是朝山洞这里过来的,我立马儿感觉自己的心跳加快了。
  陈辉再次示意我们别出声,又停了一会儿,脚步声已经近在眼前,突然,洞口出现了两条身影,我心里顿时一跳,打眼一看,正是瞎子跟疤脸,不过,他们俩谁都没扭头朝山洞这里看,直接从洞口走了过去,就好像他们根本没发现山洞似的,这叫我觉得挺奇怪。
  这时候,就听瞎子又说道:“既然在这里找不到他,那就往前走吧,在那老太婆家的时候,我故意给他留下一张地图,咱就到前面破铜牌的地方,先把那里破掉等着他,迟早他会到那里去的!”
  “啊啊……”疤脸又应和一声。
  旋即,两个人的说话声音越来越小,似乎越走越远了。等脚步声彻底不见了以后,陈辉探出头朝洞外看了看,也不知道他看到点儿啥,随即摆手招呼我们三个回洞底。
  这时候,强顺忍不住小声问了一句,“瞎子跟疤脸咋好像看不见咱们这个山洞嘞?”
  陈辉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对于这个,我之前倒是也遇上过一回,当时在玉米地里,我为了救一只大兔子,跟罗五疤脸遇上了,当时罗五跟疤脸从我眼前走过去,愣是没发现我,眼下我们又遇上了这种情况,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呢?难道说,冥冥之中有人在暗中保护着我们?
  四个人一起返回山洞,我走在最后面,眼睛盯着陈辉的背影不住地上下打量,陈辉似乎知道点儿啥,只是他不想对我们说,他这次回来,似乎知道了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儿。
  四个人很快返回了火堆旁,陈辉对我说道:“黄河呀,方才罗四眼的话,你都听见了吧?”
  我点了点头,陈辉又说道:“他们两个现在要去破掉那地方,不能让他们这么做,你一个人留在洞里,我带着强顺傻牛再到破铜牌的那地方去一趟。”
  我问道:“您是想过去阻止他们破掉那地方吗?”
  陈辉轻轻点了下头,我连忙说道:“那我跟你们一起去。”
  陈辉当即把脸色一正,说道:“你不能去,你只要在洞里好好呆着就行了。”
  “为啥?”
  陈辉没有回答,我等了一会儿,见他不吭声,我又说道:“您要是不告诉我为啥,那我就等你们走了以后,我自己去。”
  陈辉闻言一皱眉,厉声说道:“你绝对不能出去,你一出去,罗四眼就能把你算出来!”
  我一出去就能把我算出来?反过来说,我要是不出去,他就算不出来么?怪不得瞎子刚才说,算着我就在这座山上,却怎么也找不到我。
  我在心里点了下头,看了看陈辉,心说,你这个老道士,总算松了一点儿口风吧,你肯定知道了很多秘密,之前我就纳闷儿,为啥非要进山洞,告诉他水潭里有不干净的东西,还故意叫我睡水潭边儿上,当时不觉得,现在想想,这似乎都是他预先合计好的,他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肯定是有人告诉他的,或者,是谁给了他指示。
  虽然我当时年龄小,但是我并不傻,离开家跌爬滚打也快一年了,脑子要比刚出门的时候好使的多。
  我追着又问:“道长,您咋知道我呆在山洞里,瞎子就算不出我呢?”
  陈辉看了我一眼,嘴角抽动了两下,似乎想告诉我,谁知道,他把话锋一转,给我来了那么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我嘴角也抽了两下,我最讨厌这句话,但有些时候,还不得不遵照着这句话行事,干我们这行的,都最敬畏这话。
  我不敢再问啥,陈辉吩咐强顺傻牛,收拾收拾行李,给我留下几天的食物,立马儿离开,又再三叮嘱我,千万别出山洞,一定要等他们回来。
  这时候,外面的天也亮了,陈辉带着强顺傻牛离开了,就这么的,我们四个又分开了,我一屁股又坐回了火堆旁。
  一转眼的,三天过去了,这三天来,我除了到洞外解个手,一只都在洞里呆着,心里虽然担心陈辉他们,但是我也没办法,依着陈辉临走前交代我的话,罗四眼只能算出我一个,他们三个人的行踪,罗四眼是算不到的,我只要老老实实在洞里呆着,罗四眼根本不会察觉陈辉他们三个已经跟着过去了。
  就在第三天的晚上,陈辉他们三个人终于回来了,一个个风尘仆仆的,一碰面,陈辉对我说的第一句就是,你可以出洞了。
  我忙问,你们这三天都干了些啥?陈辉没吭声,强顺嘿嘿笑了起来,对我说道,以后咱再也不用担心瞎子跟疤脸咧。
  我问他为啥,强顺十分高兴说道,瞎子摔断了一条腿,疤脸背着他逃走咧。
  真的呀?这消息叫我觉得挺意外,忙问强顺具体是咋回事儿,几个人在洞底一起坐下,强顺把经过给我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