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不过,附在疤脸身上的这玩意虽然不会打架,但是力气极大,一边朝山下退,一边阻挡两个人追瞎子,导致瞎子朝山下越跑越远,最后,瞎子跑到山路边一块石头上停了下来。
  强顺打眼一看,这块石头左右,分出两条岔路,一条通往山下,另一条通向山下一片水潭。
  瞎子站在石头上哈哈大笑起来,仰天大喊了一句:“天不绝我罗家!”
  强顺不知道瞎子喊这话是啥意思,他感觉,是不是瞎子又掐算出了啥逃命的法子了呢?
  瞎子刚喊完,没等自己话音落下,把脚抬了起来,在他自己脚下那块石头上面,狠狠一跺,就这一脚下去,他脚下的那块石头松动了,紧跟着,连人带石头,朝山下滚去。
  这绝对是突如其来的一幕,谁都没料到,就在瞎子滚落山下的一霎那,疤脸浑身一激灵,旋即眨巴了两下眼睛,似乎附在他身上的那东西离开了。
  疤脸当即躲开强顺跟傻牛,扭头朝山下一看,就见瞎子在下面,石头在上面,整个儿正在朝山下滚去,疤脸顿时显得非常难过,歇斯底里“啊”地叫了一声,纵身也从山上跳了下去,等他双脚一着地,身子站不稳了,在山坡上也滚了起来。
  从山上滚下去的速度,要比顺着路下山快的多,强顺跟傻牛旋即停在了小路边上,他们俩可没那么傻,这么跳下去滚,不死也得脱层皮。
  强顺说到这儿的时候,陈辉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不知这哑巴与罗家是什么关系,居然对他们家里人如此忠心,以命相护。”
  听陈辉这么说,我扭头看了他一眼,说道:“之前罗五死的时候,疤脸还抱着罗五的尸体痛哭了一场呢,罗家人虽然对他不怎么样,他好像对罗家人还挺好,道长,您说……这疤脸会不会也是罗家兄弟里面的一个呀?”
  陈辉摇了摇头,笃定说道:“绝对不是!”
  我一听陈辉这话,说的这么肯定,好像他对罗家几个兄弟也很了解似的,我刚想再问,陈辉却把脸扭到了别处,看样子不想跟我多说啥。
  我心里旋即闹起了别扭,这老道士心里到底藏了多少天机?就一点儿都不能跟我透露吗,他自己憋着这么多秘密,也不觉得难受吗?
  我压了压自己心里的别扭,示意强顺接着往下说。
  强顺跟傻牛顺着小路追了下去,虽然速度也不慢,但是,怎么也赶不上瞎子跟疤脸两个。
  最后,瞎子的身子先落地,滚到了水潭边儿上,紧跟着,那块石头也滚落了下去,不偏不倚,“咔嚓”一声,给瞎子砸在了右小腿上,不过,瞎子似乎早有预料,咬着牙惨哼了一声。
  紧跟着,疤脸也滚了下去,他似乎没啥事儿,等身子停下来以后,翻身就从地上站了起来,一看石头砸在了瞎子腿上,疤脸似乎慌了神儿,带着哭腔,手忙脚乱“啊啊”起来,瞎子当即咬着牙喝斥了他一句,“一条腿算什么,还不快把石头挪掉,带我离开!”
  这块石头并不算太大,但是从山上滚下去的力道很强,强顺在后面看的真真儿的,瞎子右边的小腿都给砸扁了,血在水潭边上流了一大片,估计整个小腿给砸成了粉碎性骨折,应该非常严重。
  疤脸旋即把石头挪开,背上了瞎子,强顺跟傻牛这时候虽然离着他们俩还有一段距离,不过,可能因为周围群山环绕,有拢音的作用,他们把瞎子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就见瞎子抬手朝潭水不远处一指,在疤脸背上叫道:“那里有条船,只要上了船,就能甩开他们了!”
  强顺一听,顺着瞎子所指的地方一看,不远处水潭边儿上,果然有条木筏,看着像是有人过来这里玩耍、或者钓鱼用的,不过周围并没有看见其他人。
  疤脸背着瞎子就跑了过来,等强顺跟傻牛追到水潭边上的时候,疤脸已经用木筏载着瞎子,顺着水划出去老远。
  水潭边上再没别得可以渡水的东西,强顺跟傻牛只能站在水潭边上望水兴叹。
  听强顺说到这儿,我忍不住冷笑了一下,说道:“瞎子可真够狠的,为了活命,宁愿让自己折掉一条腿,天不绝他罗家,其实做每一件事,都是有代价的,他就是拿自己的一条腿,换了他自己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