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折腾完了以后,晌午都快过去了,几个人吃了点东西,又一次商量着,是不是到山下那镇子里看看,看能不能找点活儿干。
  下午,我们把行李留在房子的套间里,四个人又换上一身干净衣裳,轻装下山了。
  顺着山路走了大概能有三个小时,到了他们镇子上,随后跟人一打听,哪儿有活儿干,谁知道,他们这地方穷的,根本没工业,当地人要不就是出去打工了,要不就靠着山里的几亩薄田。
  不过,他们这个镇子,因为挨着这条穿山公路,镇子上有好几家饭店跟旅馆,生意看着还都不错,很多过路的长途车都在这里停车住宿。
  我们四个一商量,不行就到这些饭店里问问吧,谁知道一问之下,人家这里的人还用不完呢,最后没办法,我们就跟饭店里的老板商量,我们啥活儿都能干,不要钱,一天管三顿饭就行。
  我们这么一说,真有两家饭店老板答应了,不过,他们不要这么多人,一家只要一个人,我们一商量,要一个也行,于是,我留在了路东一家饭店里,强顺留在了路西一家饭店里。这两家饭店的老板,可能见我跟强顺年龄小,长得又瘦弱,吃不了多少东西,傻牛个头大,长得又结实,陈辉年龄太大,他们两个都没人要。最后,我们四个又在镇子上转了转,不过再没找到别的啥活儿。
  四个人只有两个人有了着落,而且只管吃的挣不到一分钱,都挺无奈。我最后劝陈辉跟傻牛,让他们先回去,就算没钱,也保证不会让他们饿肚子。
  一开始,两个人不同意,最后我们又转了一圈,彻底绝望了,两个人只好先行离开,我跟强顺呢,当天下午就留在了饭店里。
  人有时候呢,为了一口饭,活得真的很艰难,但是,不能因为艰难而放弃活着,要是放弃了,那你就输掉了一辈子,胜利、鲜花、笑容,总是献给那些最坚强的人。
  饭店里的活儿呢,上午稍微轻松点儿,一般九点多十点开门,一直到晚上十点多关门,等于算是十二个小时吧,十二个小时只多不少,要是赶上几个喝酒聊天的,我们还得熬到后半夜。
  我跟强顺虽然没在一起,但是干的活儿都差不多,扫地端盘子,抹桌擦玻璃,洗菜洗碗洗盘子等等,有时候还要到山上采野菜。
  老板只管我们吃的,不管我们住,我们干了两天以后,又分别跟自己的老板商量,看能不能把客人吃剩下的饭菜,让我们带回去,家里还有人没吃的呢。
  饭店老板可能见我们挺可怜,也见我们这两天挺卖力,再说了,他们都占了大便宜,找到两个不花钱的苦力,也就都同意我们带些剩菜剩饭回去了。
  就这么的,打那儿以后,我跟强顺两个,每天都带着一大兜子剩菜剩饭,深夜跑几十里山路返回村子,在村子里住一夜,第二天早早起来,再跑几十里山路返回饭店。
  陈辉见我们俩这样儿,每每叹气,说苦了我们俩,他这老家伙连累了我们,陈辉想带着傻牛到镇上要饭,我没让,一呢,他们镇子不怎么富裕,不知道能不能要出东西;二呢,要饭,是迫不得已才干的事儿,但凡有丁点儿办法,绝对不能出去要饭。
  我跟强顺两个,倒是不觉得苦,只是觉得苦了陈辉跟傻牛,整天只能吃剩菜剩饭,当时天气也越来越热,饭菜不经放,放一夜第二天就有味儿了,两个几乎每天只能吃一顿饭,再吃就是变质的。
  一个月后,时间来到了阴历四月中旬,我跟强顺这时候,差不多已经在饭店里混熟了,各自的老板对我们的印象也不错,我就跟强顺商量,看能不能再找自己的老板说说,让他们每天也管陈辉跟傻牛三顿饭,这样他们俩就不用每天吃剩饭剩菜了,强顺非常赞同。
  这天中午的时候,等客人散尽,饭店里没啥事儿了,我就打算去找饭店老板商量这事儿,谁知道,就这时候,强顺着急忙慌的冲进饭店里来找我,非要我跟他到他们饭店里去看看。
  我见他慌慌张张的,好像出了啥要紧的事儿,就问他,“你咋了,是不是你们店里出啥事儿了?”
  强顺说道:“你快跟我过去看看吧,刚才我去找我们老板,我们老板正跟几个人说话,他要从那几个人手里收一只活物儿。”
  我一愣,感觉强顺说的活物儿可能不一般,忙问:“是个啥活物儿?”
  强顺没直接回答,抬手一拉我胳膊,“你快跟我过去看看吧,看了就明白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