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强顺把我拉到饭店外面,鬼鬼祟祟跟我说一个字,“偷”
  “啥?”我一听,顿时皱起了眉头,小时候,我领着强顺、我弟弟黄山、还有邻居明军,没少到人家菜地里偷黄瓜、摘西红柿,还偷过西瓜跟红薯,但是,那都是小时候调皮,也是没零食给馋的。但是,我们这时候要是再偷东西,那可就不是给人抓着以后找到家里,被爹妈痛打一顿的事儿了。
  我当即把头一摇,“不行,咱不能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儿。”随即我又说道:“怪不得你不想叫陈道长知道呢,这要是叫他知道了,非训死咱俩不可!”
  强顺说道:“那你现在去弄两千块钱,把那黑貂买下来吧。”
  我一噎,“我上哪儿弄那么钱去!”
  “就是嘛……”强顺笑了,很诡异地说道:“你放心,办法我都想好咧,不会给人逮着的。”
  我那时候,毕竟年龄小,虽然被奶奶从小教育,但是,在我内心深处,还是有叛逆心的,而且,跟同龄的孩子一样,干点儿偷偷摸摸的小坏事儿,比如逃学翘课、抽烟喝酒啥的,感觉特别的刺激。
  最后架不住强顺一通蛊惑,点头就答应了,随后我问强顺,“你们饭店里的仓库,晚上不锁门吗,咱们俩进去偷,钥匙从哪儿弄呢?”
  强顺说道:“这你就别管咧,你只要答应就中咧……”
  当天晚上下班,我再次来到强顺所在的饭店,在饭店门口等着,等了好长时间,强顺终于从饭店里出来了,这时候,时间已经将近午夜一点钟,两个人在饭店门口一碰头,我刚要问他,今天咋这么晚呢,不过,话还没问出去,我就闻到他身上一股子酒味儿,好像刚刚喝过酒。
  强顺这时候二话不说,拉着我就往饭店里走,我做贼心虚地朝四周看了看,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两个人穿过大厅很快来到后院。
  强顺这时候拉着我径直朝厨房走去,厨房里还亮着灯,我刚要问他,咱来厨房干啥,忽然就听厨房里面有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强顺,你朋友来了么?”
  强顺连忙应了一声,“来了来了。”
  说着,拉着我走进了厨房,我打眼朝他们厨房一看,比我们那家厨房大上一点儿,灶台啥的也多出一套。记得听强顺说过,他们饭店里有两个掌勺的厨师。
  厨房门口靠里边一点,放着一个小桌子,桌子上摆着两盘菜,一荤一素,还有两瓶酒,桌子旁边,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吃的挺壮实,刚才说话的,就是这个男人。
  强顺连忙给我介绍,“黄河,这位是俺们这里的高级大厨。”
  我一听强顺这话就知道,强顺是在奉承眼前这个男人,高级大厨哪儿有在路边的饭店工作的。
  就见这位“高级大厨”在凳子上坐着,手边的一瓶酒只剩下了少半瓶,脸上微红,看样子,已经喝的不少了。男人没从凳子上起身,疑惑地打量了我几眼,然后问强顺,“强顺,这就是你说的,祖传的抓鬼人呀?”
  我听了就是一愣,强顺连忙冲男人点头,“对,我说的就是他,他叫刘黄河,我好朋友,家里祖传好几代的抓鬼人,可厉害咧!”
  男人一听,嘿嘿嘿醉笑起来,说道:“一个小毛孩儿,会抓啥鬼呀,你就是想骗我顿酒喝,是不是?”
  强顺拉着我坐到了男人对面,强顺对男人说道:“咱都是老乡,我骗你干啥呀,你别看我朋友年龄小,他是真正的祖传的捉鬼人,不信你到黄河边上去打听打听,现在有些地方还有他们家里人的故事嘞。”
  男人把手一摆,“我才不去打听嘞,看在咱都是老乡的份儿上,今天这顿算我请客了。”
  强顺不服气说道:“你要是不信,你叫我朋友给你讲一个,他们家里人驱邪驱鬼的故事。”
  我一听强顺这话,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了,我们不是来偷黑貂的嘛,咋扯到我们家身上了,还要我讲故事。
  不过,男人一听强顺这话,来了兴致,问我,“小老弟儿,你们家真是管邪事儿的呀?”
  我扭头看了强顺一眼,强顺冲我扬了扬眉头,我清了一下嗓子,回道:“是的,我们家……祖上好几代都是给人驱邪的,传到我这一代,已经是第五代了。”
  男人一听,当即哈哈大笑起来,看着强顺说道:“你带来这个朋友真有意思,看着挺老实,撒谎都不带眨眼的。”
  我顿时皱了皱眉,心说,这王强顺到底拉着我干啥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