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强顺一咧嘴,又朝我瞪了一眼,我走过去小声在他耳朵边上说了一句,“为了你那几样传家宝,你就做点儿牺牲吧。”说着,不等强顺答应,我伸手把强顺前胸的衣裳撩开了,强顺这就要反抗,我瞪了他一眼,随即对男人说道:“大哥,你看强顺胸口。”
  男人眯起眼睛朝强顺胸口看了一眼,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老弟胸口儿……咋有个红胎记咧?”
  我说道:“这不是红胎记,这是我的血,我的血能压住强顺的阴阳眼,只要把血擦掉,强顺就能看见鬼了。”说着,我给自己手上吐了口吐沫。
  强顺顿时挣扎了起来,“我自己来吧!”强顺给他自己手上吐了口唾沫,把胸口的血擦掉了……
  这时候,时间已经接近午夜两点钟,算是阴气正盛的时候,三个人出了厨房来到外面,强顺仗着胆子打眼朝院子里一看,脸色顿时变了,连忙往我身边凑了凑。
  这院子里,应该真有东西,我赶忙压低声音问他,“看见啥了?”
  强顺怯生生小声回了一句:“一个小女孩儿,满脸是血……”
  强顺说到这儿,抱着强顺肩膀的男人,身子轻微地震了一下,不光我察觉到了,强顺也察觉到了,我们俩同时朝男人看了一眼。
  男人这时候似乎酒醒了不少,眼睛朝院子里来回乱瞟起来,“在哪儿呢,小女孩在哪儿呢?”显得还有点儿急迫。
  强顺回道:“在院子大门后面站着,可能因为黄河身上阳气重,她不敢过来。”
  男人连忙朝院门那里看了看,我也看了一眼,就见院门紧闭着,门后面空荡荡黑漆漆的,啥也没有。
  男人又问:“那女孩穿了个啥衣裳,啥鞋子?”
  强顺使劲眨巴了两下眼睛,又朝门后看了看,回道:“上身穿着一件红色小褂,下身穿着一条蓝色小短裤,脚上……看不清楚,头上梳着俩小辫,四五岁……”
  “我闺女,是我闺女!”强顺还没说完,男人“哇”地一声哭了,紧跟着,“根儿”一下抽了口凉气,居然背过气去了,显然是伤心到最痛处了,所幸男人一只胳膊在强顺肩膀上搭着,我跟强顺连忙扶住了他,没让他一头栽地上。
  一搭男人的脉搏,急火攻心,加上酒劲儿,昏死了过去。我跟强顺对视一眼,两个人面面相觑,这算咋回事儿呀?我忍不住又朝大门后面看了一眼,依旧空荡荡的啥也没有,我问强顺:“你没看错吧?”
  强顺叫道:“从小到大,我看错过么?”
  我叹了口气,说道:“本来咱是来偷黑貂的,没想到,还能遇上这档子事儿……”随即我又一摆手,“算了算了,先把这大哥弄到床上,把那黑貂救出来再说。”
  强顺他们这家饭店,一到夜里,两个大厨轮流看店值班,眼下这个男人,因为喜欢喝酒,强顺跟他走的很近,有时候中午吃饭的时候,这男人也要喝上两杯,强顺就去找他蹭酒喝,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熟识了,强顺也很快了解到,男人喝酒的时候,喜欢听鬼故事,越恐怖的鬼故事,他喝的越多,最后会烂醉如泥。
  强顺的法子就是,把男人灌醉,从男人身上拿到钥匙,放出黑貂。
  在他们前厅一个单间里,有一张床铺,这是供看店人休息的地方,我们两个把男人放到了床上,我又给男人把了把脉,还不错,就是昏睡过去了,睡一觉明天醒过来就没事儿了。
  强顺顺手把男人身上的钥匙摘了下来,两个人拿着钥匙,来到了后院,我忍不住朝院门那里又看了一眼,问强顺:“那小女孩儿还在吗?”
  强顺连看都没看,回道:“跑进前厅去咧,可能去看她爹咧。”
  我感觉挺不是滋味儿,又叹了口气。两个人走到仓库门前,强顺很熟练地找到钥匙,把仓库门打开了。
  仓库里黑漆漆的,我从身上掏出火机打着了。记得黑貂放在墙角一个空旷的角落里,两个人借着火机光,走到墙角一看,就见铁丝笼子还在地上放着,里面的黑貂也好好的,不过,好像已经睡着了,眼睛闭着,一动不动。
  我举着火机刚要朝铁丝笼子过去,就在这时候,强顺突然“啊”地一声尖叫,唬得我浑身一哆嗦,旋即回过了神儿,强顺这时候阴阳眼开着,肯定是看见了啥,连忙回头朝强顺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