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强顺点点头,问道:“要是陈道长问咱,今天咋回来的这么晚,咱咋说呀?”
  我反问道:“你说咱咋说呀?”
  强顺没吭声儿。
  我又交代道:“等明天过来上班的时候,你问问那位厨师大哥,问他闺女是咋没的,最好能弄清楚那些黑影为啥要抓他闺女。”
  强顺又点了点头,说道:“他闺女咋没的我能问出来,那些黑影为啥抓他闺女,恐怕问不出来,他不一定知道。”
  我说道:“一般像这种事儿,都是有因果的,你跟那大哥多聊聊、探探他的口气,应该能探出点儿啥。”
  两个多小时后,我们回到了山里,站在山下往山腰上一瞧,就见我们住的那座土房里,居然没有一点儿光亮。
  我们俩都是一愣,往常这时候,房子里都是有蜡烛光的,陈辉跟傻牛都是一边做功课、一边等我们俩,我们啥时候回来,他们才会放心。
  一边往山腰上爬,强顺一边问我:“黄河,陈道长跟傻牛哥,今天是不是没等咱们,先睡咧?”
  我皱了皱眉,没吭声儿,感觉事情有点儿不对。两个人很快爬上山腰,来到了土房子跟前。
  这时候,土房子上已经有了一扇朝外开合的房门,这是之前陈辉带着傻牛,用山上的细树枝跟藤草捆编而成的,虽然不怎么结实,但是挡风雨挡蚊虫已经足够用了。
  两个人把房门拉开,朝屋里一看,黑漆漆静悄悄的,好像家里根本就没人,我连忙把火机掏出来打着了,举起来一照,屋里确实没人。走到用石头摆成的桌凳跟前,我把石头桌子上面的蜡烛点着了。
  “陈道长,傻牛哥,俺们回来啦!”
  强顺朝陈辉跟傻牛睡的里屋喊了一嗓子,不过,里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我心里顿时一沉,不好,连忙放下手里的剩菜剩饭,拿起石头桌上的蜡烛,招呼强顺,“快进里屋看看。”
  两个人快步走进里屋一看,里屋除了陈辉跟傻牛的铺盖包袱以外,也是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影。
  强顺朝我看了一眼,一脸茫然地问道:“黄河,陈道长跟傻牛哥嘞?”
  我旋即皱紧了眉头,回想起上午陈辉带着傻牛离开的背影,我当时感觉陈辉似乎一边走一边在合计着啥,我随即对强顺说道:“他们俩离开饭店以后,可能就没回来。”
  强顺也把眉头皱了起来,“那他们去哪儿咧?”
  我摆了摆手,不让强顺再说话,让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他们肯定是去想法子弄钱了。”
  强顺一听顿时叫道:“两千块钱呀,他们一天能弄到么?”
  我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随即检查了一下陈辉跟傻牛的包裹,包裹里面的东西一样儿不少,随后,又到我跟强顺睡的里屋,检查了一下我们俩的包裹,里面的东西也是一样不少,这说明他们俩离开饭店以后,真的就没再回来。不过,他们能去哪儿呢?现在他们又会在哪儿呢?
  出了里屋,来到外面,两个人坐在石头垒成的凳子上,强顺递给我一根烟,问我咋办,我把烟点着看了他一眼,还能咋办呀,等着呗……
  就这么的,两人一直瞪着眼睛等到天色蒙蒙亮,眼看着又该上班了,我从屋里来到外面,站到山边上借着不算亮的晨光,朝山下看了看,一个人影都没有,心里说不着急是假的。
  强顺也从屋里出来了,我们俩相互对视了一眼了,我说道:“先去上班吧,弄不好今天陈道长跟傻牛哥还会到你们饭店里去。”强顺点了点头,两个人拖着乏累的身子下山。
  回到饭店以后,我们先到强顺那家饭店里看了看,可能因为我们来的比较早,饭店里一个人都还没有,也没有陈辉跟傻牛的影子,于是我交代强顺,要是陈道长跟傻牛哥出现在饭店,你就赶紧拦下他们,别让他们跟你们老板见面。
  随后,我们又到那单间里看了看,那位厨师大哥还没睡醒,我又交代强顺,等他醒了以后,你可别忘了问问他闺女的事儿,强顺连连点头。
  从强顺所在的饭店,返回我所在的饭店,我心里郁闷的不得了,早知道会遇上这么些事儿,还不如当初听陈辉的话,离开这里,北上去找别的破铜牌的地方。
  一转眼的,一个上午就过去了,中午的时候,强顺风风火火跑过来找我了。
  等我们俩一碰头,我第一句话就问他:“看见陈道长跟傻牛哥了没有?”
  强顺点点头,“看见咧,他们真的想找我们老板,不过,给我拦下了,现在俩人早就回山咧。”
  我又问:“你问他们昨天去哪儿没有?”
  强顺又点点头,“问咧!”
  我忙问:“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