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扭头朝强顺看了一眼,强顺当时还不能大口喝酒,只把杯里的酒喝下去三分之一,一副有酒没肺的样子。
  这时候,厨师大哥招呼我们俩吃肉,压压酒劲儿,强顺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猪头肉,扔嘴里就嚼上了,我夹了一块牛肉,放嘴边刚要咬,鼻孔里忽然闻到一股子怪臭味儿,连忙朝筷子上的牛肉看了看,颜色看着很正常,又放鼻子下面仔细闻了闻,正是这块牛肉发出的臭味儿!
  我抬头朝对面的厨师大哥看了一眼,就见他也夹了一块牛肉,连看都没看,放嘴里就吃上了,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
  我连忙清了清嗓子,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动作,悄悄把牛肉又放回了盘子里,随后,我问道:“大哥,你今天请我过来,是有啥事儿吗?”
  厨师大哥顿了一下,冲我又牵强地笑了笑,“没、没啥事儿,就是看你老弟顺眼,想跟你喝一杯,来,喝!”说着,端起酒杯朝我举了举。
  我没着急端自己的杯子,朝他狐疑地看了一眼,厨师大哥当即喉结一动,说道:“就算……就算有啥事儿,等咱喝完了酒再说。”
  我说道:“大哥,你有啥事儿就直说吧,等咱喝完酒都醉了,还能再说啥事儿呀。”
  我这话一出口,这大哥居然不再理我,把酒杯转向了强顺,“来,强顺老弟,咱哥俩喝。”
  强顺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这大哥一仰脖居然把杯里的酒又灌了下去,看样子,他想把自己赶紧灌醉掉。
  强顺也喝了大半杯,摆手招呼我,“黄河,这么好的菜,你咋不吃嘞,你尝尝那猪头肉,可香咧。”
  “正吃着呢。”我随口应了一声,伸筷子夹了一块猪头肉,不过,放到嘴边刚要咬,鼻孔里又闻到一股子怪臭味儿,这是咋回事儿,连忙去看他们两个,就见俩人都是浑然不觉,吃的津津有味儿。
  我心里顿时生了疑,悄悄把猪头肉又放回去,把另外两样肉菜夹起来,挨个闻了闻。
  五盘菜里,除了那盘炒鸡蛋,其它全是一股子怪臭味儿,别说吃了,放鼻子下面稍一闻就恶心。
  这时候,厨师大哥又把酒杯端了起来,要跟我碰杯,我推脱不过,只好把自己的酒杯端了起来,强顺也端了起来,三个人一起碰了下杯子。刚碰完,厨师大哥又一口把酒抽干了,我勉强抿了一小口,随后,他们俩夹着桌上的肉,大口吃了起来。
  见状,我干呕了口唾沫,鼓起勇气对厨师大哥说道:“大哥,我想问你句话,你可别不高兴。”
  厨师大哥一愣,停下了筷子,“你问吧,问啥都没事儿。”
  我说道:“你准备的这些菜……放了几天了?”
  厨师大哥又是一愣,说道:“这是昨天傍黑儿才进的菜呀。”
  我又问:“一直在冰柜里放着么?”
  厨师大哥回道:“是呀,今天客人少,要不然早就卖完了,咋了,是我做的不好吃么?”
  “不是不是不是……”我连忙摆手,冲厨师大哥干笑一下,吞吞吐吐说道:“我觉得,这些肉……好像,好像都变质了,上面有股子臭味儿。”
  “啥?”
  厨师大哥跟强顺一听,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俩人夹起桌子上的每一道菜,挨个儿闻了闻。
  随后,又对视了一眼,强顺冲我说道:“黄河,你鼻子出毛病了吧,哪儿有啥臭味儿呀,你再闻闻,香着嘞!”
  我看了强顺一眼,朝那盘炒鸡蛋一指,“就这盘鸡蛋没臭味儿,其它的,都、都臭的没法儿吃了。”
  厨师大哥跟强顺顿时面面相觑,见俩人这样儿,我眨巴了两下眼睛,难道,真是我的鼻子出问题了?
  两个人又把所有的肉菜挨个儿闻了一遍,厨师大哥嘟囔了一句,“没有臭味呀……”
  强顺附和着说道:“我闻着也没味儿!”随即又对我说道:“黄河,你要是不想吃,你就光吃鸡蛋吧。”说着,强顺又夹起两块猪头肉,放嘴里很享受地嚼了起来。
  我顿时把眉头一皱,试着又夹起一块猪头肉放鼻子下面闻了闻,还是一股子怪臭味儿,这还能吃吗?见强顺吃的那么香,我胃里忍不住一阵翻腾,差点儿没吐出来。
  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