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他女儿四岁那年夏天,这老哥在自家的菜园子抓到一条蛇,这蛇能有将近两米长,最粗的地方有手腕粗细,这蛇在他们那里,算是条罕见的大蛇了。
  他这个,在饭店里经常杀鸡宰鱼,一看这蛇这么粗,放挺可惜,就打算杀了炖烫喝,于是,就把蛇抓回了家。到家以后,他就用平时杀鸡宰鱼的刀子宰杀,谁成想,这大蛇的表皮异常的结实,刀子在大蛇脖子里割了两下,居然没能割破,这大哥就觉得,应该是刀子在家里放的久了,刀口不够快了,于是搬出磨刀石,刷刷刷在院子里磨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厨师大哥的女儿从房里出来了,看见大蛇直接吓哭上了,厨师大哥就一边磨刀一边哄他女儿。
  等孩子不哭了以后,他把刀也磨好了,拎着刀又要去宰蛇,就在这时候,他女儿冲了上来,抱着厨师大哥的胳膊,死活就是不让杀蛇。
  厨师大哥本来哄她一阵已经够烦了,这时候又过来给抱了胳膊,心里来了点儿火气,胳膊一甩,把女儿甩开了,甩开以后,女儿就没再过来。
  当时他也没在意,一门心思都在地上那条大蛇身上,抄起刀子一刀下去,蛇脖子里的血窜了出来。
  等他把蛇料理完了以后,从地上站起身回头一看,手里带血的刀子当场就落在了地上。
  就见他女儿在磨刀石上趴着,一动不动,半个枕头大小的磨刀石上,鲜血淋漓。
  厨师大哥当即慌了神儿,把女儿抱起来一看,额头上磕了个大窟窿,血流不止,疯了似的抱着女儿到村里大夫那里一看,大夫一脸惋惜地对他说道,你发现的太晚啦,孩子早就断了气儿咧!
  厨师大哥的脑子当即“嗡”了一声,就感觉眼前发黑、天旋地转。
  厨师大哥的老婆很快得到信儿,从工作的地方赶回了家,抱着女儿死去活来痛哭一阵以后,问厨师大哥到底是咋回事,厨师大哥就老老实实给他老婆说了一遍,他老婆听完,当即就跟疯了似的,上去就跟他拼命,一边打一边骂,你为了一条蛇,把自己女儿害死了,你咋不死呢!
  孩子埋了以后,他老婆跟他离了婚,本来他老婆想上法院告他的,他这个算是过失伤人致死,不过,全家人都给他求情,他老婆这才作罢,他们对外人说的是,孩子自己不小心,磕在磨刀石上磕死了。
  女儿死了,老婆离了,厨师大哥就觉得这日子没法儿过了,尤其对女儿的死,天天都活在自责当中。
  有那么一句话叫做,福不双至、祸不单行,一年后,厨师大哥的父母,居然离奇地双双暴毙,死的毫无征兆,当天晚上睡下,第二天醒来没气儿了。
  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彻底的没了,厨师大哥也彻底地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念,整天在家里呆着,很少不出门。
  又过了大半年,村里一个跑长途的司机,这是他最要好的朋友,找上他跟他说,你别在家里呆着了,越呆越伤心,不如到外地去,离开这里。
  于是,这厨师大哥就跟着朋友跑起了长途,后来,在饭店吃饭,听说他们这里缺个大厨,他就留了下来,也就是强顺现在所在的这家饭店。
  厨师大哥在这里一干就是两年,或许他觉得是那条蛇害死了自己的女儿,心里对所有的东西都充满了恨意,宰杀那些动物的时候,不管是啥,从不手软。饭店里的老板,就欣赏他这一点,啥野生动物都能啥。
  听厨师大哥讲到这儿的时候,我皱了皱眉,打心眼里对的他印象降低了好几分,杀生造孽,咎由自取呀,尤其是过去他杀的那条蛇,放在我们家乡那里,手腕粗细的蛇,就算没成精,也有了灵气,杀了就会有报应。
  不想再听他继续说下去,勉强冲他笑了笑,我打断道:“大哥,你今天找我过来,不会就是为了给我说这个吧?”
  厨师大哥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别急,听我说完,我为啥喜欢听鬼故事呢,就是因为我觉得……我闺女一直在我身边跟着。”说着,他朝强顺看了一眼,“昨天听强顺说看见一个小女孩,我就觉得,这女孩应该是我闺女,谁知道,还真是我闺女……”厨师大哥说到这儿,眼睛又掉下了眼泪,在我看来,这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厨师大哥继续说道:“我闺女死的时候,就是穿着小褂、短裤,梳着俩辫子,还穿着一双红凉鞋,脸上、脸上全是血……”
  我无动于衷地把酒杯端起来,抿了一小口,这怨谁呀,不都是你自己作的?
  厨师大哥擦擦眼泪,接着说道:“昨天,听强顺说完,我好像就啥也不知道咧,等我醒来的时候,在床上躺着,就、就看见……我闺女在我床边站着,一脸血呀,我想从床上起来抱她,谁知道咋都起不来,我闺女对我说,‘爸爸,我好冷,我好想你……’我就哭了,再后来,屋里冲进来一群黑影,抓住了我闺女,我想喊,喊不出声,想坐起来,又坐不起来,我闺女就朝我喊,‘爸爸救救我,爸爸救救我……’我救不了我闺女,我只能哭呀,我对不起她呀……”话没说完,厨师大哥又哭了起来,我跟强顺谁也没劝他。
  哭了好一会儿,继续说道:“后来,那只……那只黑貂就进了屋,那黑貂还会说话,吓了我一跳,他跟我说,想救你闺女,除非你去找一个人,叫他到东山石涧里去一趟,我问他,那人是谁,他说,就是刚才跟你在一起喝酒的那个刘黄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