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赶忙问身边的陈辉,“道长,您还能分清东南西北吗?”陈辉蹙着眉头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候,傻牛又把手抬了起来,朝前方指了指,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前面除了茂密的野草,啥也没有。
  朝前大概又走了能有十几米远,我们几个脚下忽然开朗,又出现一片光秃秃的空地,上面依旧寸草不生。
  在这片空地上,也摆了无数的小石子,这些石子组成一个带拐弯的箭头,弯儿是朝我们左手边拐的,意思好像是,等我们穿过这片空地以后,拐弯往左边走。
  这时候,陈辉忍不住奇道:“这是有人在前边给咱们引路呢。”说着,走到石子跟前,从地上拿起了一颗,“这石子是刚刚放下的,上面没有尘土,也没有风吹日晒的痕迹。”
  我一听,连忙走过去也捡起一颗,拿在手里一看,可不是嘛,我捡起来的这颗石子,好像是刚刚从土里刨出来的,上面还带着湿气呢。
  陈辉把眉头蹙的更紧了,“看来,这是有人想引咱们过去,敌友难辨,咱们得小心点儿。”我跟强顺同时点了点头。
  穿过空地,我们拐弯朝左走了起来,大概又走了能有一里多地,前面又出现了一座山峰,这座山峰非常陡峭,根本就爬不上去,不过,在山峰的下面,居然给我们发现一条小路。就是那种羊肠小路。
  小路是顺着山峰朝我们右手边延伸的,而且是朝着山下走的,我们几个相互对视了一眼。
  眼下我们所在的地方,跟之前厨师大哥所说的地方,已经是两码事儿了,按照他所说的方向,我们现在应该在东南边,这时候,我们明显在东北边,而且,距离也不对,按照厨师大哥所说的距离,我们应该早就到了,可这时候,眼看天都快黑了,还没找到地方呢,不但没见到夹沟,更没见到溪水。
  四个人顺着山路,又朝山下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两边的山越来越高,天色也越来越暗,真就像条夹沟了,再往前走,前面出现了一大片黑压压的树林,等我们走到树林跟前,脚下的小路不见了,这时候,天也彻底暗了下来。
  几个人观察了一下,林子似乎没啥危险,刚要往树林里钻,傻牛跑到我们前面,拦下了我们,随后,他朝一棵树上一指,我们几个朝那棵树上一看。
  就见这棵树居然隐隐泛着荧光,刚才好像还没有呢,这些荧光,组成了几个字,“只许刘黄河一人进林”。
  我跟陈辉、强顺顿时面面相觑,眼下看来,我们应该是到地方了,不过,陈辉把眉头皱的更紧了,显然不放心我一个人进林子,停了好一会儿,他叹了口气,对我说了句,你小心点儿。他似乎知道这就是我该有的劫难似的。我冲他笑了笑,闷头钻进了林子里。
  树林子里边比外面黑的多,而且还不透气、闷的慌,我一边用手里的木棍敲着野草,一边往前走,感觉上,好像走了没多远,突然,在我正前方,出现了两只绿幽幽的东西。
  我顿时停了下来,看着这俩东西,很像是一双啥东西的眼睛,心里顿时一跳,不会是狼吧?停了一会儿,就见那俩东西并没有动静儿,这才稍稍安心。
  随即转念一想,好像没听厨师大哥说山里有狼,这搞不好……会不会是那只黑貂呢?
  我给自己壮了壮胆儿,不退反进,朝着那双绿幽幽的眼睛走了过去,就算是头狼我也不怕,手里有根两米多长木棍呢,我手里只要有家伙什儿,啥都不怕。
  不过,走出没多远,我发现了,不管我怎么走,那双眼睛只在我前面不远处,我快它快,我慢它慢,就好像在给我引路似的。
  又不知道走了多远,忽然间,身边的树林子不见了,我眨巴了两下眼睛,低头朝自己手里一看,棍子也不见了。
  我愣住了,这是咋回事儿,咋好像一下子换了地方似的,尤其是我手里的棍子,我不记得啥时候把它丢掉了呀,连忙朝身后一看,树林子就在我身后。
  那双绿幽幽的眼睛,依旧在我前面不远处,我给自己稳了稳神儿,打眼一看,眼前成了一道山沟,漆黑深邃,两侧山体极高,山体上树木野草,纵横交错,看上去,整个儿是一个阴森奇怪的地方。
  我寻思了一下,既来之则安之,既然都走到这里了,那就走过去看看吧。
  顺着夹沟,很快走到了尽头,眼前开朗了不少,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山坳,在山坳中间,有个黑乎乎的东西,直挺挺地在那里站着。
  我几步走到跟前一看,正是那只黑貂,这时候,黑貂居然两条后腿直立着,像人一样站着,两条前腿倒背在身后,真像个人似的。
  黑貂转着乌丢丢的眼睛珠子,上下打量了我几眼,随即冲我点点头,说了句,“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