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说真的,我当时真想抬脚踹这黑貂几脚,我冷冷说道:“我想啥呀?你啥都不说我咋想呀!”
  黑貂又嘿嘿嘿笑了起来,问我:“我要是说出来,你能答应吗?”
  我咽了口唾沫,“你先说出来我听听。”
  黑貂摇了摇头,“不行,你得先答应我,只要你答应了我,你就能救下四个人的命。”
  “四个人的命?”我一愣,首先想到了我们四个,陈辉、强顺、傻牛,再加上我。
  “第一个……”黑貂抬爪子指了指它自己,“我。”
  我顿时暗松了口气,还好不是我们四个。
  “第二个,那小女孩,她身上有怨气,不过怨气不是她的,是一条蛇精的,我能帮她把怨气除掉,要不然,不用我动手,她过不了多久,也要魂飞魄散了。”
  我点了点头,蛇精的怨气,应该就是那条大蛇的。
  “第三个,那家饭店的老板,他现在,已经卧床不起,只有我能救他。”
  我一听,冷冷问道:“那饭店老板是你对他下的手吧?”
  黑貂看了我一眼,不置可否,接着说道:“第四个,饭店里那个厨子,他杀孽重,得有人替他赎罪,也只有我能帮上忙。他们这四个人,只要你答应了我的要求,我就能帮他们,不过,这几个人,跟你都没有关系,你可以帮他们,也可以不管他们。”
  黑貂说完,把眼睛看向了我,我一寻思,四个,一个精怪一个鬼,两个活人,索性这是我亲身遇上的,要是搁着别人,他要说他有过这么一段经历,恐怕我会认为是天方夜谭,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儿,更叫人难以置信,天方夜谭。
  我寻思了好一会儿,想起奶奶说的那些话,谁叫你会这些呢,遇上了就得管,每个人生下来,都是带着使命的。
  只是,我的使命,比别人的更无奈了一点儿。
  一咬牙,我对黑貂说道:“说你的事儿吧,只要不是杀人放火、违背天地道德的,我都答应你!”
  黑貂闻言,郑重点了点头,一张嘴,说出来的话,吓了我一大跳!
  黑貂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跟你换身三天……”
  “啥,换身?”我当即就呆住了,我知道换身是啥意思,黑貂的魂魄钻进我身体,我的魂魄钻进它身体里。
  黑貂继续说道:“只要三天,三天后再换回来,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我把眉头皱得紧的没法儿再紧了,这可比破铜牌,更叫人为难。
  黑貂还在说着:“你放心,你的身体我不会损坏分毫,也希望你能好好保护我的身体。”
  我打量了黑貂一眼,忍不住问道:“你为啥要跟我换身体?”
  黑貂摆了摆爪子,“不能说,等你跟我换了以后,你自然就明白了,你放心,对你没有害处的,三天后,我把小女孩身上的怨气除去,亲自送她去投胎,那厨师身上的杀孽,我也替他挡下来,至于那个饭店老板,我只能保他一命了。”
  黑貂这时候的话,说的挺中肯,但是,换身呀,这跟二次投胎差不多了,可真是个大事儿,我犹豫起来。
  过了一会儿,黑貂居然又嘿嘿嘿笑了起来,笑完以后说了一句,“看来,我是看错人了,你大仁大义、吃阴饭的不假,但是,你胆子太小了,走吧走吧,我不要胆小鬼。”
  我一听,立马儿把眼睛瞪圆了,说道:“我刘黄河从小就不知道‘害怕’俩字是咋写的,我不怕跟你换身,我就怕跟你换了以后,你不再把身体还给我,以后我就成一只黑貂了。”
  我话音一落,黑貂居然把一只爪子朝天举了起来,郑重其事说道:“我黑六爷敢对天发誓,三天后不还你身子,天打雷劈、魂飞魄散!”随即话锋一转,问我:“我敢对天发毒誓,你却不敢跟我换身,黑六爷我越来越小看了你。”
  奶奶的,我一咬牙,“中,换就换,谁怕谁呀,不过,你可得记住你说过的话,三天以后,还我身子,救下他们那三个人的命。”
  “你放心。”黑貂随即朝我一抬爪子,“你跟我来。”
  原来这个山坳里,还有个拐弯儿,弯儿不大,走到拐弯儿那里一看,是一个小山洞,洞口比水桶稍微粗点儿,黑貂在洞口停了下来,朝洞里一指,说道:“我的肉身就在洞里,你钻进洞里,趴到我肉身上就行了。”
  听黑貂这么说,我顿时一愣,旋即回过了味儿,指着黑貂问道:“这是你的魂魄?”
  黑貂点了点头,“不错,我现在是魂魄出窍。”
  我一听,脑子当即“嗡”了一声,连忙指向自己,“那我……我?”
  黑貂回道:“你也是魂魄出窍,你的肉身留在了林子里。”
  “啥?”我立马儿又把眼睛瞪圆了,咬牙切齿道:“好哇,这原来都是你设计好的,引我们过来的那些字,也是你写的吧!”
  黑貂点了点头,我刚要发作,黑貂连忙说道:“刘小兄弟,你别激动呀,别激动,我这么做,也是有难言之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