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不错,黑貂这时候,在一个黄土洞里猫着,土洞不大,跟黑貂的身形差不多,黑貂蹬着地面伸了伸懒腰,迈脚出了土洞。
  来到洞外一看,我又是一愣,奶奶的,这、这是哪儿呀?就见眼前,花红柳绿,生机盎然,之前那些厚厚的积雪没了,一眼望不到头的原始森林也没了,眼前居然变的红花绿草、一马平川,我抬头朝天上看看,天上挂着一轮刺眼的大太阳,我心说,这狗日的季节,咋好像一下子从冬天来到了夏天呢,不对,好像是春夏交接之际。
  我当即懵了,奶奶的,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呀?
  就在这时候,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怒吼:“黑老六,终于让我们找到你了!”
  我一听,这声音,不是之前林子外面那只公老鼠么?打眼来回一找,就见从不远处的一丛草窝里,“蹭蹭”跳出两只大老鼠,我一看,认识,正是之前那一公一母两只大老鼠。
  黑貂朝它们看了一眼,百无聊赖地打了声哈欠,母老鼠当即怒道:“黑老六,我儿子的尸体呢!”
  黑貂很平静地朝母老鼠看了一眼,舔了舔嘴唇说道:“早就被我吃掉了。”
  “什么!”两只大老鼠一听,差点儿没跳起来,当即火冒三丈,公老鼠大叫道:“黑老六,你做的太过分了,咬死我们儿子也就罢了,居然还吃了它的尸体!”
  黑貂又朝公老鼠看了一眼,说道:“不是我过分,是你们儿子太过分,一而再再而三的故意刁难,还想喝我的血,你们是怎么教的儿子,它死有余辜。”
  母老鼠闻言,顿时跳了起来,歇斯底里大叫一声:“还我儿子!”嗖一下朝黑貂冲了过来,一嘴的尖牙,直奔黑貂的脖颈子。
  我一看,又是咬脖子,这母老鼠,好像就这一招儿呀。
  黑貂这时候显得一点儿都不慌乱,眼看母老鼠冲到跟前,它低头朝母老鼠身上“噗”地轻轻吹了一口气,母老鼠当即很狼狈地翻滚着摔到了地上。
  我一看,黑貂用的好像是法力,说真的,在家的时候,经常听奶奶说,哪位仙家道行高,哪位仙家法力大,但是,从来没亲眼见过,至少,我从来没亲眼见过,这一回,算是开了眼了。
  公老鼠顿时大叫道:“黑老六,咱们牲灵是有规矩的,起了纷争不能用法力。”
  黑貂看了公老鼠一眼,说道:“不用法力,你觉得,你们俩是我的对手吗?”
  仙家争斗,不能用法力这个,后来我回家问了问奶奶,奶奶说,确实有这条规矩,仙家跟仙家要用是法力打斗,很有可能会暴露在人类面前,一旦暴露了,等于是泄露了天机,不管是谁,都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母老鼠这时候翻身从地上站了起来,冲公老鼠叫了一嗓子:“别跟它废话,一起上,给儿子报仇!”
  公老鼠一呲牙,和母老鼠一起扑向了黑貂,黑貂立马儿上前迎战,还说了一句,“你们知道规矩就好,别像你们儿子,没大没小,不懂规矩。”
  接下来,双方都没用法力,就像野兽打斗一样,相互撕咬,这时候,要是叫过路的人看见了,只会觉得稀罕,两只大老鼠居然在跟一只黑貂打架,而不会让人感到震惊或者害怕。
  黑貂仗着自己身强力壮、速度快,很快就占了上风,不过,黑貂不知道出于啥原因,并没有对两只老鼠下狠手,每每咬住它们以后,不下狠手,只是它们甩离自己身边,并不是咔嚓一下把两只老鼠咬死。
  久而久之,两只大老鼠见不是黑貂的对手,互相一交换眼神,钻进草窝里没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