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
  撇下“柏山老爷”和岛上的“我们”不说,单说黑貂,面对柏山老爷的警告,黑貂只能是强龙不压低头蛇,其实以黑貂的道行,比柏山老爷要高出大一截,但是,这是人家的地盘,人家不乐意你呆着,你就得离开,你敢在人家地盘上犯犟,肯定会有你苦头吃的。
  不过,黑貂并没有真正的离开,朝深山里走出一段距离以后,给它发现了山下的那条小路,也就是离开这里的、唯一一条小路。
  黑貂从山上下来,站在路上看了看,随后,在路边找了一片比较隐蔽的草窝,眼睛看着小路,把身子猫进了草窝里。
  黑貂不是普通畜生,它知道,有路就会有人走,岛上的那几个既然是人,他们肯定会有走这条路的时候,找有缘人都找了这么久,黑貂也不在乎在草窝里再蹲几天。
  不过,等了许久,它没能等到“我们”,等来了两个浑身冒黑气的家伙,黑貂心里生出了恐惧,我打眼朝两个人一看,居然是疤脸跟瞎子,这时候,疤脸背着瞎子,正顺着小路慌慌张张地朝山外逃窜。
  还没等我想明白,黑貂被他们身上的黑死气惊到了,修行再高的畜生,似乎也怕这个,迅速从草窝里窜起来,转身朝深山里跑去,跑的失魂落魄、没头没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就感觉自己眼前一黑,脚下好像给啥绊了一脚,整个人顿时失去了知觉……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逐渐有了意识,自己脑子里“砰砰”乱跳,感觉都快裂开了似的,就好像自己在高速奔跑的时候,一脑袋撞在了墙上,这滋味,要多痛苦有多痛苦。
  我咬着牙从地上站起来,就感觉身子一晃一晃的,使劲儿摇了摇脑袋,这时候,发现自己居然还没睁眼。
  勉强睁开眼一看,我顿时一愣,紧跟着,“腾”一下从草窝里跳了出来,脑子随即清醒过来,也没那种炸裂感了。
  扭头朝周围看看,一脸错愕,再低头朝自己身上看看,还是黑貂的身子,但是,眼前这地方,咋又变了呢,而且看着十分的眼熟。
  我苦笑了一下,这不是之前山坳里那林子吗?咋回事儿,刚才不是在小岛附近的山林里奔跑吗?难道,我这就回来了?
  下意识甩了甩身后的大尾巴,行呀,大尾巴又听我的话了,原地跳了两下,行了,黑貂身体的控制权,又回到我手里了。
  打眼再看看林子,确实是之前的那片林子,心说,难道说,我从黑貂的“过去时”,又回到了“现代时”?
  我有点儿哭笑不得了,这到底是咋回事儿?来来 的玩儿空间穿越吗?刚刚适应搭便车的感觉,这时候,又该自己慢慢适应这具身体了。
  抬起头,穿过无数叶子的缝隙,我看到了林子上方的天空,天上似乎有些阴暗,好像又来到了晚上,不过,并没看到星星。
  我愣了愣,记得我之前是在早上,天色刚蒙蒙亮,我跟两只大老鼠一条大花蛇打斗一番,因为浑身乏力,钻进草窝里睡着了,然后,一下子到了“林海雪原”,从冬天到夏天,从东北到中原,跟着黑貂走了好几个月。
  我心里顿时一沉,这时候,离我之前睡着,到底过去了多久的时间呢?黑貂跟我约定的三天期限,会不会早就过去了呢?
  顿时一阵担心,下意识朝远处的林子外面看看,心说,那两只大老鼠跟那条大花蛇,会不会还在林子外面堵着我呢?想到这儿,我迈脚到林子边缘走去。
  小心翼翼来到林子边上,扶着一棵树又站了起来,打眼朝外面一看,就见小路旁边那块石头上面,盘着那条大花蛇。
  我连忙跳回了地上,奶奶的,这三个家伙真有耐心,居然还没离开,看它们这阵势,是在轮流守着我呢。
  之前黑貂跟两只老鼠打的那一仗里,并没有大花蛇,这条大花蛇,应该是两只老鼠逃走以后,又喊来的帮手。
  大花蛇这时候,盘在大石头上一动不动,似乎正在闭目眼神,我一寻思,这时候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黑貂带着我的身体,也不知道都去了哪儿,还有陈辉他们,他们现在又咋样儿了呢?
  一咬牙,不行,怎么我也得到外面看看,又朝石头上的大花蛇看了一眼,心说,我得想个法子,摆脱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