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院子里倒是有不少的犄角旮旯,但是,我不是真的黑貂,我不喜欢往那些脏兮兮的地方乱钻,就算我钻进去,不还是不能离开,万一钻进一条死角里,还得给他们抓住。
  这石头院墙呢,虽然不高,但是凭我这黑貂的小身子也跳不过去,我这时候,最怕屋里有大人出来,不过,折腾了一会儿,我发现大人好像都不在家,家里就俩熊孩子。
  正在我满院子乱窜、发愁之际,突然,院门传来一丝响动,之前那小男孩只把门关上了,并没有插门闩,我一听门响,迅速朝院门那里跑了过去。
  不过,还没等我跑到门口,门口出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男人反应够灵敏的,一看院里的阵势,连忙进院,反手把院门关上了,我一看,被迫掉头改变了方向,心里大急。
  男人冲俩孩子吼了一嗓子,“谁把笼子打开的!”随即,跑到院墙边儿上,那里有一个长把儿的网兜子,拿上网兜子就冲我过来了。
  一个大人俩孩子,在院子里对我发起了围追堵截。
  我本身就不是黑貂,虽然速度快,但是,架不住被人这么堵,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院门居然又响了,我这时候,已经被折腾的筋疲力尽,一看,机会又来了,提起精神朝院门又跑了过去。
  这一次,开门进来的是个老太太,看着能有六十多岁,我朝老太太看了一眼,就是一愣,就见这老太太浑身上下,似有似无闪着一层淡淡地白色光晕,就跟之前请黑貂上身那位老太太后脑上冒的白光差不多,我心说,这老太太难道也是位行里的人?
  就在我这么一愣神儿的功夫,男人手里的网兜子兜头给我罩身上了,我挣扎了几下,没能从网兜子里挣脱出来。
  老太太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愣,随后朝我看了一眼,冲男人说道:“你咋又抓这些东西呢,快把网拿开,放它走吧。”
  男人说道:“妈,这可不是一般的东西,这是一只貂,皮很值钱的。”
  老太太顿时叫道:“啥值钱不值钱的,整天就知道祸害这些东西,迟早会有报应的!”
  男人一听乐意了,不再理会老太太,老太太似乎拿她这儿子也没办法,叹了口气,“你就等着遭报应吧!”说完,老太太就要往屋里去。
  我一看,这老太太似乎有一副菩萨心肠,弄不好能救我一命,一琢磨,不能让她走,她走了我可能真就完了。
  豁出去猛地大叫了一声,就这一声怪叫,把老太太跟男人都吓了一跳,我随即在网兜子里面撑起身子,像狗一样坐立起来,把两只爪子抱拳,冲老太太作起了揖。
  动物作揖,这场面,恐怕谁看了都会震惊,老太太见状,脸色顿时变了,冲过来二话不说,一把夺过了男人手里的网兜子。
  男人不痛快地叫道:“妈,你干啥呢!”
  老太太很紧张地说道:“你没看见它在给我作揖吗,你见过有啥东西会作揖的吗?”
  “哈巴狗就会作揖。”
  老太太狠狠瞪了男人一眼,教训男人:“这是只有灵性的东西,你不能抓它!”
  说着,老太太把我身上的网兜子拿开了,男人想要阻止,老太太抡起网兜子砸在了男人身上,“你咋这么浑呢你!”
  我这时候并没有着急逃命,心里暗松了口气,气定神闲地把身子一转,依旧像狗一样坐着,又冲老太太作起了揖。
  老太太一看,顿时大惊失色,嘴里惊叫了一声“哎呦我的妈哎”,颤巍巍冲我跪下,双手合十,冲我讨饶:“狐爷爷莫怪,狐爷爷莫怪,我家孩子不懂事儿,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大人不记小人过……”
  我又在心里暗松了口气,这时候,料想男人不敢再为难我了,咧开嘴冲老太太一笑,点了点头,意思是说,我不会计较的。
  老太太见状,越发诚惶诚恐,世上有几人见过这个的?连忙吆喝她儿子一起跪下,男人这时候也傻了眼了,老太太一伸手,拽着他的胳膊,给他拽跪到了地上,母子俩一起给我磕起了头。
  两个人年龄都比我大出去好多,我可承受不起,连忙跳到一边,又冲老太太点了点头,我心说,以后要是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老太太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关上院门,我一拧身子,从院门穿过去离开了。
  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来到路上一看,老太太他们家原来在一条小胡同里,我把胡同一打量,感觉有点儿眼熟。随即想起来了,那中医的家,就在这条胡同里,之前我跟陈辉就是来这里买的朱砂,这下我就放心了,至少不会在镇子上迷路了。
  出了胡同,我直奔强顺所在的那家饭店,当然了,我没敢走大路,走的是大路旁边的犄角旮旯,加上这时候天色已经黑透了,旮旯里更黑,并没有人发现我。
  很快来到饭店,我连停都没停,直接从饭店的后门钻进了院子里,这时候,刚是吃晚饭的点儿,但是,强顺他们这家饭店里的生意,好像还是不怎么好,听着前厅里边似乎都没啥动静儿,冷冷清清的。
  厨房里倒是有点儿动静儿,似乎有人在里面喝酒吃饭,一股子扑鼻的酒菜香味儿,还有人说话的声音,我小心翼翼走到厨房门口,探头朝里面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