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强顺看了他一眼,笑道:“不是店里的,是我刚刚抓到的。”
  瘸子低头又朝我看看,对强顺说道:“这东西……”就说了这仨字,瘸子把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转而问道:“你是咋抓到的?”
  我们第一天当服务员的时候,老板就交代过,要把顾客放在第一位的,有事儿必应,强顺不敢怠慢瘸子,笑着回道:“它、它来俺们厨房里偷菜吃偷酒喝,喝多了就被我抓到咧。”
  瘸子一听,很奇怪的笑了起来,我从他笑容里看不出啥,不过,感觉这瘸子虽然其貌不扬,但是,好像深藏不露,他又问强顺:“小兄弟,你知道这是只什么动物吗?”
  强顺点了点头,不过他没说实话,装傻充愣回道:“我当然知道是啥咧,是一只黑色的黄鼠狼。”
  瘸子又笑了,可能感觉强顺傻乎乎的挺好玩儿吧,顺着强顺说道:“对对对,就是一只黑色的黄鼠狼,这东西……”瘸子顿了顿,小心翼翼又问:“这东西你卖吗,我能给你个好价钱。”
  我一听瘸子这话,酒顿时醒了一大半儿,这瘸子长了一张长条的大驴脸,黑不溜秋的,加上一双白漆漆的死羊眼,说不出的诡异,听他的口音,像是从南方过来的,抄着一口咬字不清的普通话。
  瘸子问完,很有深意地笑了,强顺跟着他也笑了,我知道强顺这时候在笑啥,强顺说我是只黑色的黄鼠狼,这瘸子跟着就说是黄鼠狼,傻子都能看出来,明显是在蒙强顺,黄鼠狼黄鼠狼,顾名思义,哪有黑色的。
  强顺当即把头一摇,“不卖,等我下班拿回家,剥皮吃肉呢。”
  瘸子一听,显得有点着急,连忙说道:“小兄弟,这东西,你吃了它多可惜呀,你开个价,卖给我吧。”
  “不卖就是不卖!”强顺一撇嘴,不再理会瘸子,弯腰拎起笼子,返回了后院,瘸子跟着就要过来,柜台上的女服务员连忙阻止,厨房重地,客人止步,瘸子看了女服务一眼,只好作罢。
  强顺拎着我,把我放到了厨房门口,看他这意思,他到哪儿就要把我拎到哪儿,不会叫我离开他的视线。
  这时候,厨师大哥正忙活着炒菜,强顺蹲下身子看看我,对我说道:“你也看见了吧,想要你的人多着呢,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把小女孩放回来,我就把你卖了,让别人剥你的皮,吃你的肉!”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里还在盼望着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活菩萨”刘黄河呢。
  不过,前厅里那两位,我感觉应该都不是普通人,对于强顺这时候的话,我没在意,把眼睛一闭,趴进笼子里,大尾巴一盖身子,不再动弹,两只耳朵竖起来,仔细听前厅里的动静儿。
  前厅里,就听那妇女用方言问道:“怎么样,那是个什么东西?”
  妇女用的不知道是哪里的方言,我敢肯定是南方话,不过很奇怪,我居然能听懂,这估计跟黑貂的身体有关系。
  瘸子回道:“像是从北边过来的,修行的年头不少了,这应该是一只紫貂,修行的年头多了,皮毛变成了纯黑色。”
  我一听,心里顿时冒了冷汗,果然不一般,恐怕还是位懂行的高手。
  妇女又问道:“有办法把它弄过来吗?”
  瘸子说道:“办法不是没有,不过,我看刚才那小子,好像也不是普通人,双眼带黑气,胸口有金光,黑气可能是他有阴阳眼,至于胸口那团金光……好奇怪,我还没看出来是什么,不过刚才那小子,没跟我说实话,这些成精的东西,怎么可能偷东西吃,还把自己喝醉了,这里面肯定有事。”
  妇女说道:“那怎么办呢,好不容易遇上一个,不能就这么放手了。”
  瘸子冷哼了一声,说道:“你放心,刚才那小子说了,等他下班以后要把黑貂拿回家,咱就在他回家的路上下手……”
  我一听,酒顿时醒的差不多了,心说,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死瘸子、还有那邋遢娘们儿,俩人看着都不是啥好人,虽然我看不出他们是啥路子,但是本事跟阅历好像都挺高的,尤其是瘸子,居然也能看出强顺身上的黑气跟金光,我却没在他们俩人身上看到任何的黑气或是白气,从俩人刚才的对话来说,还心术不正,对于我们来说,他们恐怕是敌非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