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强顺一听这话,把笼子往身后藏的更紧了,叫道:“那不行,我好不容易才把它灌醉,抓住它的。”
  “刘黄河”一听,无奈地叹了口气,叹气的样子倒是跟我有几分神似,随后,用烂泥扶不上墙的眼神儿,瞅了我一眼,对强顺说道:“好,我答应你,不放他就是了。”
  “这还差不多。”强顺犹豫了一下,把笼子递给了他。
  在“刘黄河”接住笼子的一霎那,我心里暗自松了口气,黑貂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我的劫难,估计也就到此为止了。
  “刘黄河”拎起笼子,让笼子转着圈儿,把我浑身上下打量了一遍,我顿时不痛快了,这明显是在看它的肉身有没有损坏,我心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不放心还跟我换啥身体呀,狠狠瞪了它一眼。
  就在这时候,他嘴不见动,发出一个声音:“刘兄弟,你还好吧?”
  我看着他眨巴了两下眼睛,咋回事儿,扭头朝强顺一看,强顺似乎没听见他说话。
  “刘兄弟,你应该能听见我说话吧?”“刘黄河”又不张嘴问了我一句。
  我眼睛珠子都瞪大了,这难道是在用灵识跟我说话?我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刘黄河”打量了我几眼,疑惑地又问:“难道,你不会用灵力说话吗?”
  我白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他又说道:“怪不得强顺会把你抓起来,你要是会说话,他怎么也不会把你关笼子里。”
  他说到这儿,强顺在旁边插嘴说道:“黄河,你拿着它发啥呆呀,又不是没见过,有啥好看的,把笼子还给我吧。”
  “刘黄河”朝强顺看了一眼,说道:“你先到外面路上等我一会儿,我跟他有几句话要说。”
  强顺说道:“你想劝它把女孩鬼魂放回来么?别白费力气咧,我都吓唬它好几次了,它根本不吃咱这套。”
  “刘黄河”说道:“你先出去吧,我会让他把女孩放掉的。”
  “希望它能听你的吧。”强顺撇了撇嘴,转身又出了饭店。
  强顺一出去,饭店里就剩下我跟黑貂了,他一脸谨慎地朝四下看看,把我拎到了饭店一个墙角里,笼子门打开,依旧嘴唇不动地对我说道:“你出来吧,我现在教你怎么用灵力说话,以后再被人抓住,也有个保身的法子了。”
  我一听这话,好像我还得在他身体里呆上很长时间似的,心里不是太满意,从笼子里走出来,抖抖身子,甩了甩大尾巴,等于是活动了一下。
  黑貂见状,笑了笑说道:“看来你就快要适应这副身体了。”
  我一听,心里更没底了。
  接着,黑貂说道:“我现在就教你,怎么用灵里说话的法门……”
  这是几句拗口的口诀,不过,我怎么都理解不透,可能因为这就不该是人学的法门,黑貂还给我苦口婆心的解释,但是,不行,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最后,两个人都放弃了。
  我用爪子在又湿又脏的地板上划拉了几下,写到:别费力气了,还是写字吧。
  黑貂一看,说了句,“对呀,你们人会写字,我怎么把这个忘了呢。”
  我写道:你认字吗?
  黑貂点了点头,说道:“我们最初修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变成人,学过一点。”
  我写道:咱什么时候换身体?
  黑貂说道:“明天晚上就是第三天,明天晚上我们换回来。”
  我又问:为什么要跟我换身体?
  黑貂反问道:“你现在还不明白吗?”
  我写了四个字:知道,渡劫。
  黑貂点头道:“对,我渡的是‘九生一死’劫,这是最紧要的三天,每天早上,我都会假死过去,到晚上才能活过来……”
  我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怪不得我每天早晨都会头晕眼花、四肢无力,然后就啥也不知道了,原来是死了!
  黑貂接着说道:“明天是最后一天,也是最关键的一天,只要能过去,我的劫就算渡过去了。”
  我写道:换身,想叫我替你死?
  黑貂摇了摇头,“你别误会,你不会死的,这劫对我来说很凶险,一旦出了差池,我就会从假死变成真死,不但不会再醒过来,魂魄也会魂飞魄散,你身上阴德极厚、又是大仁大义之人,跟你换了身子,就等于你在帮我渡劫,就算渡劫失败,你的魂魄也不会魂飞魄散,将来我可以把肉身还给你,我自己的魂魄再去找一副合适的肉身……”
  哦,黑貂说到这儿,我差不多明白了,黑貂这么做,有点儿偷梁换柱的意思,也就是在作弊躲劫,就算我帮他渡劫不成,他最多就是丢车保帅,肉身没了魂还在。
  一般像这种情况的有很多,德行好的,会找一些将死的动物,附到那些的动物身上,继续修行,德行差的,回会找一些,有因果的人,附在那些人身上修行,对人影响很大。
  这只黑貂德行还不错,要真是渡劫失败,应该不会附到人身上,我估计,它要是没得罪老鼠全家,应该不会千里迢迢南下找有缘人,应该会跟那位老太太换身渡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