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见几个人离开,从草窝里钻了出来,对于他们来说,可能只过了两天,但是对于我来说,已经过了大半年,分外地想他们,忍不住跟在后面跟了过去。
  来到家里,陈辉跟黑貂把房门掀开,傻牛背着强顺先进了屋,陈辉跟着进去了,最后留下黑貂,黑貂心有所感似的,一回头,看见了不远处的我,连忙冲我摆了摆手,意思是不要我过去。
  我心里顿时一阵失落,这种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的滋味儿,很难受也很折磨人,黑貂随即用灵力对我说道:“先在外面等着我,一会儿我送你回去。”
  我点了点头,行,那我就在外面等着吧。不过,等了好一会儿,黑貂居然没出来,我忍不住走到门边,把房门扒开一条缝,朝里面看了起来。
  屋里,亮着两根蜡烛,强顺被放到了铺盖上,陈辉正在给他做检查,刚才强顺虽然咳嗽了几声,像是醒了,不过眼睛一直没睁开,黑貂这时候,蹲在旁边,看着陈辉的一举一动,似乎在用心学习。
  也就在这时候,突然,傻牛冷不丁大叫一声:“气气!”
  我一听,给我吓得一激灵,还没等稳住神儿,傻牛不知道从哪儿绕到了门口,发现了我。
  我心里顿时一沉,转身就想跑,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傻牛冲过来一把摁住了我,把我从地上抱起就叫上了,“气气,气气,你回来捏……”
  我一愣,又激动又害怕,傻牛咋能看出是我呢?定睛朝他脸上一看,又是一愣,就见傻牛整张脸上发着一层黄光,跟我身上的金光很近似,不过,我身上的金光刺眼明亮,他这个威严肃穆,我那个是流动的,他这个是不动的,就像庙里那些仙家身边,渡了金漆的金刚护卫一样。
  傻牛的举动,惊动了陈辉跟黑貂,两个人同时朝门口一看。
  黑貂见我被傻牛抓住,紧紧皱起了眉头,陈辉朝我一看,就是一愣,旋即吆喝傻牛,“快放下它!”
  傻牛不但没放,还把我搂在了怀里,“不放不放,这是气气!”
  陈辉又朝我看了一眼,我也朝他看了一眼,或许是我满带着人类感情的眼神刺激到了陈辉,陈辉冲傻牛怒道:“这一位修行的仙家,还不快放下!”
  傻牛反而把我搂的更紧了,“不放就是不放,这是气气!”
  陈辉扭头朝黑貂看了一眼,显得很无奈,似乎想让黑貂劝傻牛几句,黑貂这时候显得更无奈,不过,他这个假刘黄河还得把继续装下去,黑貂随即和颜悦色的对傻牛说道:“傻牛哥,那是只黑貂,我在这里呢,你快把它放开吧。”
  傻牛扭头瞪了黑貂一眼,冷哼一声,“你骗人,你不是气气,它才是气气!”
  黑貂闻言,脸色变了变,变得很难看。傻牛似乎从我们俩换过身子以后就不再认它,它似乎也没弄明白,傻牛为什么能看出来。
  其实黑貂跟我换身渡劫,属于在跟老天爷作弊,越少人知道越好,要被人发现了,恐怕会惹来大麻烦。
  就在这时候,强顺醒了过来,迷迷糊糊从铺盖坐起来,扭头朝屋里一瞅,迷惑地叫了一声:“咋到家啦?”
  他这么一嗓子,把众人的视线全都转移了,陈辉无奈地看了傻牛一眼以后,转头看向强顺,冲强顺问道:“你怎么会成了这样,怎么被迷烟熏倒的?”
  “迷烟?”强顺闻言,迷迷糊糊的想了想,说道:“我好像抽了一根很香的烟,再以后……就啥都不知道了。”
  陈辉转而看向了黑貂,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能因为时间太仓促,黑貂刚才没跟陈辉说发生了啥事儿,这时候,黑貂把刚才跟妇女遭遇的经过,给陈辉说了一遍,陈辉听完皱了皱眉,问黑貂:“妇女给你的那根烟呢?”
  黑貂连忙往身上一掏,把妇女给他的那根烟拿了出来,陈辉把烟拿在手里看了看。
  我也朝那根烟看了看,这是一根不带过滤嘴的卷烟,比普通的烟稍微粗一点,外表看着也没啥。
  陈辉看完,把烟纸掰开了,烟丝散在地上,在里面找了找,就见在这些烟丝的中间,裹着有一根白色的细线,粗细跟缝衣针差不多,长度比整根烟稍微短一点儿,在黄色的烟丝里显得十分醒目。
  陈辉小心翼翼把细线从烟丝里捏了出来,对黑貂说道:“就是这个,这是一根泡了药的毒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