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路上,我往自己的衣兜里摸了摸,没啥惊喜,东西不多也不少,黑貂在跟我换身期间,没动我兜里的东西,其实,兜里也没啥东西,一根鱼骨针,一个打火机,还有半盒烟。
  我把烟掏出来看了看,已经不能抽了,烟盒不知道啥时候给汗水浸透,里面的烟一见水,加上运动摩擦,全成了碎末子,估计是黑貂背强顺上山的时候,汗水把烟浸湿的。
  我把烂烟盒扔掉,抬手一拉强顺,“把你身上的烟掏出来给我抽一根。”
  强顺一扭头惊讶地看向了我,打量我几眼,问道:“你不是不抽烟了么?”
  我冲他一笑,“现在我又想抽了,还想喝酒呢。”
  强顺咧开嘴就笑了,狠狠一把抱住了我的肩膀,“这才是刘黄河嘛!”
  我们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我这时候,肚子居然莫名其妙地咕噜噜叫了起来,看样子,黑貂还是没学会用工具吃饭,恐怕又没吃饭。
  我腆下脸来问陈辉,家里有没有吃的,陈辉点了点头,说还有点儿野菜和面条,强顺跟傻牛一听,两个人也要吃,四个人就在外面烧火做起了饭。
  饭锅是从饭店里拿来的,是一口炒菜用的大铁锅,也可以拿来煮饭吃。灶台是陈辉用石头垒的,不过,这些都是在我离开以后弄的,看着铁锅跟灶台,我感觉分外的陌生,蹲在灶台旁边,看着里面的火焰发呆,在想我之前那个幻境。
  陈辉这时候,在灶台旁边一块石头上坐着,忽然,他冷不丁地问我:“黄河呀,昨天我买的那本书,你把它放哪儿了?”
  “啥?”我顿时一怔,心思还没能从幻境里出来,嘴里却脱口而出,“啥书?”
  陈辉说道:“今天早上你拿去看了,你忘了吗,放哪儿了?”
  我当即傻了眼了,今天早上,我恐怕在幻境里边儿呢,谁知道放哪儿了。
  我干咽了口吐沫,吞吞吐吐说道:“我、我忘记放哪儿了,等、等我进屋去找找。”说着,我从灶台旁边站了起来。书肯定是黑貂拿去看的,说不准就在我铺盖里放着。
  陈辉连忙冲我一摆手,一脸平静,“不着急不着急,等吃过饭再找也不迟。”
  我暗松了口气,不过,我还得瞅机会提前去屋里找找,要不然,我连是本啥书都不知道。
  停了一会儿,我本想找个借口离开灶台回屋里的,谁知道,陈辉冷不丁地又问我:“黄河呀,你有没有啥想跟我说的呢?”
  我轻轻蹙了蹙眉,感觉陈辉这话,好像话里有话,我摇了摇头,陈辉淡淡一笑,“不想说,还是不能说呢?”
  我讪讪地冲陈辉笑了笑,“我没啥不能跟您说的,主要是……没啥可说的呀。”
  陈辉点了点头,不再说啥,不过,我感觉他好像察觉到了啥,只是,跟黑貂换身渡劫属于天机,而且刚刚才发生的事儿,现在就说出来,恐怕对我对黑貂,都不是啥好事儿。
  饭很快做好了,屋里比较热,我们就坐在外面的山岗上吃,迎着山风吃着饭,感觉也挺惬意的。
  吃过饭以后,我第一个进屋,可着屋里找了找,啥也没找见,屋里唯一的一本书,还是那本快被我们翻烂的道德经,我心里顿时冒出一丝疑惑。
  从屋里出来,借着抽饭后烟的空挡儿,我把强顺拉到一边,一边抽烟,一边问他,昨天陈道长有没有买过一本书?
  强顺当即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道,买啥书呀,饭都快吃不上咧,哪有钱买书。
  我一听,苦笑了起来,明白了,陈道长这是在试探我呢。
  抽完烟,和强顺一起回到屋里,我朝陈辉看了一眼,他也朝我看了一眼,俩人似乎都明白了点儿东西,我一看这不行,得解释解释。
  我对陈辉说道:“道长,我不会瞒您任何事儿的,等将来这事儿过去了,我会给您解释的。”
  陈辉轻轻摆了摆手,说道:“我知道规矩,有些事不能说,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想确定一下,现在的你,是不是你。”
  陈辉话音一落,傻牛突然大叫一声:“出事捏!”
  我心里顿时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