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傻牛看了看陈辉,理直气壮回道:“他们是坏人,打坏人!”
  陈辉又训斥道:“就算是他们坏人,也不能这么打!”
  傻牛脸颊红了,看着不怎么服气,嘴里依旧是那句,打坏人!
  我一看陈辉要动真气了,连忙给傻牛开脱,对陈辉说道:“道长,您也别怪傻牛哥,昨天夜里,我还差点儿给那妇女捅死呢,傻牛哥用石头砸他们也不为过。”
  陈辉扭头看向我说道:“恶人自有恶报,我们要是用他们作恶的手段对付他们,我们就成了恶人!”
  我舔了舔嘴唇,道理说的没错,可是,面对这样的恶人,我们又该咋办呢?
  陈辉冲我们几个一摆手,“都睡吧,以后遇上这种人,能不得罪,最好别得罪,若是看见他们作恶,再出手不迟,像今天这种情况,错就不在他们了。”
  我点了点头,傻牛还是不服气,我跟强顺拉着他,把他拉到了铺盖里,陈辉吹灭蜡烛,几个人躺下了。
  不过,过了能有半个小时,外面突然传来瘸子的声音,“屋里的人出来,刚才用石头砸我们的,是你们吧?”
  我们几个这时候都没睡着,听见瘸子的声音,全从铺盖上坐起了身,我心说,奶奶的,刚刚已经给你们道过歉了,你们还想怎么样,难道想叫我们出去,跟你们新账旧账一块儿算吗?
  想到这儿,我翻身从铺盖里站了起来,与此同时,傻牛也站了起来,强顺跟着也站了起来,三个人迈脚就要往外走。
  陈辉旋即低喝了一声,“都给我站住!”
  我们三个停下了脚步,陈辉从铺盖里站起了身,走到窗户那里,一拱手,冲对窗户外面说道:“这位兄弟,是我徒弟不对,贫道在这里给你赔罪了,希望你能大人不记小人过。”
  陈辉话音一落,瘸子在外面嚣张地喊道:“大半夜的,你们不会无缘无故砸我们,都给我滚出来!”
  我们三个同时看向了陈辉,陈辉这时候显得异常镇定,冲我们摆了摆手,瘸子在外面又叫道:“今天你们要是不出来,我们就把你们的房子烧了。”
  我一听,奶奶的,这也欺人太甚了,昨天差点儿没给那女的捅上,今天,男的又要来烧我们的房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陈辉冲我们又摆了摆手,示意我们别动,走到房门口,他自己一个人推门出去了。
  傻牛见状跟着也要出去,我连忙拉住了他,小声交代他,先看看动静,不行了咱再出去,给瘸子一个突然袭击。
  这时候,就听外面那瘸子问道:“你就是那道士?”
  陈辉回道:“正是。”
  瘸子又问:“你徒弟呢,叫他给我出来。”
  陈辉回道:“徒弟做错了事,师父自然要承担,贫道在这里再给你道个歉。”
  瘸子冷哼了一声,冷言冷语问道:“你们师徒,不会是看上我们刚得的宝贝了吧?”
  陈辉说道:“什么宝贝,贫道师徒隐修深山,先来与世无争。”
  “与世无争?”瘸子提高了嗓门儿,“大半夜的起来砸石头,还与世无争?是看上我们的宝贝,想夺走吧。”
  陈辉说道:“贫道真不知两位身上有何宝贝,我们出家人,不贪恋红尘俗事。”
  瘸子嘿嘿嘿笑了起来,“不贪恋红尘俗事?那你把你徒弟喊出来,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跟你一样,不贪恋红尘世事!”
  屋里,傻牛一听,就要出去,我连忙又拉住了,“傻牛哥,你别动,我出去,我有办法对付这瘸子。”
  傻牛看了我一眼,傻傻地点了点头,我在心里寻思一下,推门走了出去。
  屋外,陈辉站在门口,瘸子拄着单拐站在他对面,我从门里一出去,瘸子惊叫了一声:“怎么是你?”整个人显得不自然了。
  我几步走到陈辉身边,冷冷说道:“我就是他徒弟,你应该认识我吧?”
  “你、你……”虽然是在夜里,但是,我明显看到瘸子的脸色变了变。
  我随即冷笑了一声,说道:“昨天夜里,你老婆差点没捅死我,我已经警告过她,离开镇子,你们居然不听,还敢找上门来,还敢对我师父不敬,这笔账,咱们是不是一起算一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