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大花蛇看了傻牛一眼,问道:“你怎么不杀我?”
  傻牛说:“你、你不是坏人,不、不杀你。”
  大花蛇又问:“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坏人?”
  傻牛没回答它,转身从地上抱起我就往林子里走去,眼看傻牛就要走进林子的时候,大花蛇冲他大叫了一声:“你别进去,进去就没命了,你把它扔进林子里。”
  这时候,傻牛跟大花蛇都以为我是昏过去了,并不知道我已经死了。
  在大花蛇认为,那对老鼠在我咬死它们之前,可能对我施了昏迷之类的法术,等法力过去以后,我就会醒过来,而且对于我来说,林子里是最安全的。
  傻牛还真照着大花蛇说的做了,抬手把我扔进了林子里,这时候,陈辉从后面赶了上来,大花蛇带着重伤赶紧离开了,陈辉想进林子里看看,傻牛死活不让他进,说进林子就没命了。
  之后,两个人在林子边上守到天光大亮,见林子里一直没啥动静,陈辉就带着傻牛回家,傻牛当时不想回去,陈辉就把他留了下来,傻牛就一直守在林子外面。陈辉这时候,想回去审问一下黑貂,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上面这些,有一些是后来陈辉跟我说的,大花蛇是不知道的,我结合陈辉跟大花蛇说的,总结出了上面这一段内容。
  不过,等陈辉回到家里的时候,黑貂跟强顺已经去上班了,等到下午,黑貂跟强顺都请假回到家,陈辉问黑貂到底怎么回事儿,黑貂死活就是不吭声儿,只是说,现在就一起到林子去,等我在从林子里出来的时候,一切就结束了,到那时候,再问我也不迟。
  其实,等“我”再从林子出来的时候,那已经不是黑貂了,而是真正的我了。
  陈辉后来又问我怎么回事儿,我也是死活都没说。
  返回头再说大花蛇,拖着重伤,本想找个地方疗伤的,谁知道,被瘸子两口子发现了。瘸子两口子当时离开镇子,就往深山里来了,他们主要是发现了血迹,跟着血迹找到了大花蛇,大花蛇当时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只能束手就擒。
  大花蛇还对我说,瘸子两口子把它抓住的目的,是为了救他们的儿子,好像他们一家三口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他们儿子遭了报应,而且,这两口子身上,有股子墓地里的腐臭味儿,他们好像是盗墓贼。
  我听大花蛇这么说,想起那妇女曾经拿出一个珠子,说啥皇帝的陪葬品,由此看来,他们没准儿还真是盗墓的。
  后来,瘸子两口子扛着大花蛇,偏巧路过山崖下面,大花蛇当即感应到了傻牛身上的气息,立马儿魂魄出窍,给傻牛托梦,让傻牛救他。
  当时我们在屋里的时候,傻牛说梦话,大叫一声“出事捏”,其实并不是空穴来风,这是大花蛇正在给他托梦。傻牛虽然傻,但心里很明白,当时大花蛇不让他进林子,是为了救他,这是大花蛇在感激他的不杀之恩。大花蛇知道感恩,傻牛更知道感恩,大花蛇给他托梦求救,他当然是义不容辞。
  事情的前后经过,就是这么回事儿,等大花蛇说完,我立马儿改变了对大花蛇之前的看法儿,这条大花蛇,算得上是一条恩怨分明的灵畜,要不然,它不会出言救一个打伤它的仇敌。而且,从它的字里行间,我隐约听出来了,大花蛇跟那两只老鼠,不是同一路的人,它不是被两只老鼠请来助拳的,是来主持公道的,不站在老鼠那边,也不站在黑貂那边,帮理不帮人。
  但是,当时在黑貂身体里的,并不是真正的黑貂,而是我,况且我又不认识大花蛇,我一看它们那阵势,就片面地认为,大花蛇跟两只老鼠是蛇鼠一窝,一起过来对付我的,再加上我不能说话,没办法跟它们沟通,这也加深了大花蛇对黑貂的误会,误以为黑貂已经魔障,谁也不认了,就是要由着性子违反它们立下的规矩。
  现在想想,大花蛇一直都没说过,要黑貂命之类的话,只是说黑貂犯了错,让黑貂跟他回去。
  还有,后来我跟黑貂换过身子,对黑貂说,我咬死了那对老鼠,黑貂立马儿就问我,大花蛇怎么样了,现在看来,它们之间似乎有些交情,黑貂似乎还很紧张大花蛇。
  想明白所有问题以后,我长长吐了口气,从地上站起身,笃定对大花蛇说道:“花太岁,之前的事有些误会,你现在不用担心了,你的命,我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