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收拾好行李,傻牛还没回来,瘸子两口子就坐在屋里跟我们闲聊,主要是问我们,听口音你们不是本地人,为啥沦落到了这里,还住这么破旧的房子。
  我们当然不会跟他说实话,当然了,陈辉是出家人,不会撒谎,谎都是我撒的,我就跟瘸子两口子说,我们确实不是本地人,不过,我们也不是沦落到这里的,我们是为了历世修行才四下流浪的,来到这里,见这里的山不错,有灵气,就停下来住一阵子。
  交谈期间呢,瘸子两口子也发现了,我和强顺两个,跟陈辉不是师徒关系,不过,这也影响不到啥,不是师徒也是长辈,再怎么样,他们也不敢对陈辉不敬。
  天快亮的时候,傻牛回来了,不过,当着瘸子两口子的面儿,我们没敢问他把大花蛇放哪儿了。
  瘸子两口子当即催促我们,天色不早了,赶紧跟下山走吧,这时候就算到镇子上坐车,到他们们家天也得黑透了。几个人背上行李,跟着瘸子两口子下了山。
  路上,瘸子走的慢,走走停停的,日上三竿的时候,这才来到了镇子上。
  瘸子两口子在镇子请我们吃了顿饭,算是早饭吧,之后,他们两口子去镇子上找车,我跟强顺到各自的饭店请了个假,强顺那里请假没啥问题,有厨师大哥呢,请多少天都没事,我这里不行,跟老板一请假,老板说了我几句,说我这几天,神神经经、奇奇怪怪的,还总是请假,不想干就别干了。
  我一合计,不干就不干了,强顺那饭店,现在厨师大哥说了算,强顺跟我商量过,让我去他们饭店,随即,我就直接辞职了,反正又不要工钱,直接走人,没啥经济纠葛。
  等我们请完假,瘸子两口子也在镇子上找了一辆出租车,就是那种七人座的面包车,过去的出租车都是那样儿的。
  坐上面包车一路朝南,后来好像又朝东走了,具体的方向跟位置,我到现在都不是太清楚,不过,这面包车并没有把我们拉到地方,大概走了三四个小时,不再往前走了,可能是出了他们的地界,面包车司机不想再往前走了。过去那些出租车司机,安全没有保障,拉几个客人,最后让客人给抢了的情况,屡见不鲜,当然了,那时候黑车也多,把客人拉到陌生的地方,勒索抢劫客人的也不少。
  最后,面包车司机把我们载到了一个镇子上,瘸子付了车钱,我们又镇子上吃了顿饭,随后,瘸子又在这个镇子上另找了一辆面包车。
  当时,具体是往哪儿去的,不知道,就知道大概方向是朝东的,我现在估计,那地方,好像是湖北省跟安徽省的交界地,好像是,不确定是。
  天快擦黑的时候,我们来到了地方,这地方具体是哪儿,还是不知道,可以说,两眼一抹黑。
  我就记得,那算是一个镇子,但是十分荒凉,镇子周围不是水就是山。
  瘸子他们家,在镇子东南方向,是个挺大的独院,两层的楼房,院门口的门楼很高,门楼里还粘着山水画一样的彩色瓷砖,院墙都是那种淡绿色、带有颗粒感的磨砂面儿,整个看上去豪华气派,就他们家这大院子、高房子,在他们镇子上,可以说数一数二了。
  我到他们这宅子就满心疑惑,问瘸子,你们家弄的这么好,你们俩咋穿的这么破呢。
  瘸子笑了笑说,出门在外,穿得越破烂,越没人注意,身上就算带上一件价值连城的物件儿,别人也不会来抢他们。之后,瘸子还反过来还说我们,你们几个穿的不是也不怎么样,却个个是高人。我们几个当即苦笑了一下,我们是真穷,你们装穷,不能同日而语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