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312,我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儿,不过这也可以理解,瘸子他们家干的不是啥正经营生,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他们儿子出事以后,他们只找同行过来看,这样他们家盗墓的事儿,也就不会被外人知道了。
  这时候,邋遢妇女从外面进来了,一身大红色的裙子,头发湿答答的,一边用梳子梳头,一边朝我们走了过来。
  我们几个朝妇女看了一眼,眼前一亮,妇女不但一点儿都不再邋遢,还有几分风韵犹存的味道,估计年轻的时候长得也不错。
  妇女过来坐到了“鬼儿子”身边,看看我们几个,又看看瘸子,冲瘸子问道:“给孩子看的怎么样了?”
  瘸子连忙看向了我,我冲妇女笑了笑,说道:“你儿子的事儿,应该跟你们盗墓有关系……”我话还没说完,妇女立马儿像被踩了尾巴似的,脸色登时变的很难看,冷冷瞪向了瘸子。
  瘸子一脸无奈,连忙给妇女解释,“他们都是外地人,还都是有道行的修行中人,就算他们知道了也没事。”瘸子的言下之意,就算我们知道他们家是盗墓的也没事儿。
  妇女闻言,把脸色正了正,冲我晃了晃梳子,“你接着说吧。”
  我微微皱了皱眉,听妇女这口气听上去,就好像我们是他们找来的小工似的,我又一笑,说道:“其实我也没啥可说的了,可能就是因为你们盗墓遭了报应,以后不盗墓就是了。”说完,我不再吭声儿,
  停了一会儿,妇女打量了我一眼,“完了?”
  我点了点头,“完了呀。”
  妇女说道:“你这么高的道行,就看出一个盗墓遭了报应呀?”
  我把头一低,没吭声儿,妇女又说道:“那你说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我抬起头看了妇女一眼,心说,我上哪儿知道该这么办呢,你们自己做的事儿,你们还能不知道该这么办吗?
  转念一合计,我说道:“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们现在就金盆洗手,停止盗墓,你们两口子呢,从今天开始,积德行善,吃素、戒杀生,最好呢,给那些贫困的人、贫困的地方,捐点儿钱啥的。”
  瘸子两口子闻言,相互对视了一眼,瘸子对妇女说道:“咱们镇上那座中学,挺破旧的,不行咱就先给学校捐点钱。”
  妇女没理会瘸子,狐疑地打量了我一眼,又问道:“吃素、捐钱,真的有用吗?”
  我说道:“肯定有用呀,只要积德行善,就会有好报,你们儿子也会慢慢好起来的。”
  妇女闻言不再说啥,瘸子点头说道:“好,明天我就到学校去,先给学校捐一万。”
  瘸子话音一落,之前那个漂亮女孩进了屋,“叔、婶儿,饭做好了,是不是可以开饭了。”
  瘸子一点头,从沙发上站起身,让我们到餐厅里一起吃饭。
  跟着女孩来到餐厅,我打眼一看,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家里居然还有专门吃饭的地方。
  这是一间不算大的屋子,里面放着一张饭桌,几把椅子,整个儿看上去也挺豪华的,饭桌上面,摆放着几盘菜和一瓶酒,女孩招呼我们先吃,锅里蒸的米饭一会儿就好,说完就离开了。
  几个人这时候也都饿了,瘸子招呼我们落座,我们几个也没再说啥,坐下吃喝起来。还别说,女孩做的菜,居然不比饭店里那位厨师大哥差,酒也不错,喝着挺顺口的。
  吃喝一阵以后,女孩又进来了,说是饭做好了,是不是现在就上饭,妇女点了点头。随后,大白米饭,女孩一碗一碗给我们端到了桌上,我们配着桌上的菜,又吃起了米饭。
  这时候,听见妇女问女孩:“给你哥做饭了没有?”女孩点头回道:“都做好了,我现在就过去喂他。”说完,女孩转身离开了餐厅,不过,临走的时候,又朝陈辉看了一眼。
  陈辉这时候似乎也察觉出来了,随即问瘸子两口子:“这女孩,是你们闺女吗?”
  瘸子刚要回答,妇女抢道:“不是我们闺女,要饭要到了我们家门口的,我们见她可怜,就让她在我们家吃了顿饭,谁知道,我们儿子见她漂亮,看上她了,我们就把她留下了。”
  妇女说完,我眨巴了两下眼睛,心说,这么漂亮的女孩能要饭?这妇女不会在说瞎话吧?朝妇女脸上看看,一脸正色,好像是真话,不过,我咋觉得女孩不可能要饭要到他们家门口呢。当然了,女孩到底咋来的,不关我们啥事儿,哪怕他们说女孩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仙女呢,也跟我们没有半点儿关系。
  陈辉听了也不再问了,吃过饭以后,夜已经深了,瘸子两口子呢,显然对我给他们儿子下的结论不太满意,又让我们给他们儿子看。
  他们鬼儿子这时候,还在沙发上坐着,还是那老样子,我们走到客厅的时候,女孩正坐在鬼儿子旁边,手里拿着一个苹果一把水果刀,正一片片削下苹果喂鬼儿子吃,看着对这鬼儿子还挺不错的。
  等女孩给鬼儿子喂完苹果,我又过去给鬼儿子把了把脉。其实说真的,对于这鬼儿子,我根本就没有给他看事儿的动力,瘸子两口子不是啥好人,尤其那妇女,差点儿捅死我,我凭啥要全力以赴给他们儿子看呢?过来的时候,我就是抱着敷衍的念头,应付他们一下,我们好回去办我们自己的事儿。
  不过,等我再次把起鬼儿子的手腕,搭在脉上一把,愣住了,这鬼儿子,脉象里有了微弱的变化,不是变好了,而是变坏了,节奏比刚才更乱、气息也更弱了。
  我轻轻蹙了下眉,这是咋回事儿,咋一顿饭的功夫,就有了变化呢,要是照这么下去,这鬼儿子估计撑不了几天了。
  正寻思,瘸子凑了过来,小心翼翼问我:“小兄弟,怎么样了呀?”
  我抬头看了瘸子一眼,连想都没想,直接回道:“没事了,可能是吃了顿饭,脉象居然有好转的迹象了,我看你儿子这病,慢慢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