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真的?”瘸子跟妇女脸上顿时露出喜色,不过,旁边的女孩一脸狐疑地打量了我。我朝她一看,心里顿时一沉,感觉她好像看破了我的谎话,连忙对瘸子两口子说道:“今天不早了,我也累了,要不咱等明天吧,我再给他看看。”
  瘸子两口子这时候还是满脸喜色,连连点头称是,让女孩带我们回房休息。
  我们睡觉的地方在二楼,二楼装修的虽然没一楼豪华,但是在我们看来,已经很奢侈了。
  楼上的房间挺多,女孩领着我们上楼,先给陈辉他们三个每人分了一间,最后又给我找了一间,不过,等我走进房间的以后,女孩居然跟着也进来了。
  女孩进门,反手把房门虚掩上,低声问我,“小兄弟,你们是我叔请来的给我哥看病的吗?”
  房间里空荡荡的,没有啥摆设,只有一张没有铺盖的木板床,我走到床边把行李放到床上,回头看了女孩一眼,回道:“是的,我们是跟着你叔叔过来的。”
  女孩听了又问:“是你给我哥看,还是那位老道长给我哥看?”
  我笑了笑,回道:“我们一起看的。”
  女孩闻言脸色稍微一变,也不知道是个啥意思,女孩又问:“那位老道长是你师父吗?”
  我回道:“不是我师父,他是我们家的世交,我是跟着他一起出来帮忙的。”
  “帮什么忙?一起过来给我哥看病吗?”女孩又问。
  我舔了舔嘴唇,回道:“不是的,我们出来办别的事儿,半路遇上你叔跟你婶儿的。”
  “哦。”女孩“哦”了一声,不再问啥,转身离开了房间。
  我看着被女孩关上的房门,愣了几秒钟,我弄不清楚女孩为啥要问我这些,随即一摇头,算了,管她呢,可能是关心那鬼儿子,刻意问我几句吧,转身把床上的行李打开,铺盖铺到床上,躺下睡了起来。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听见房门被人敲响了,紧跟着,传来傻牛的声音,“气气,气气,师父病捏……”
  “什么,陈道长病了?”我连忙翻身从床上下来了,打开门一看,傻牛一脸着急的在门口站着。
  “怎么了?”我问道。
  “不知道捏,师父说身体不、不好……”
  傻牛虽然表达能力比过去强了一点儿,但是有很多话,他心里清楚嘴上还是说不出来。
  我跟着他走进陈辉的房间,就见陈辉在床上躺着,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眼睛闭着、脸色铁青,等我跟着傻牛来到床边,陈辉缓缓把眼睛睁开了,看了我一眼。
  我连忙问道:“道长,您怎么了?”
  陈辉有气无力地喘了口气,“可能是发烧了,没事的,你们不用担心。”
  我虽然不会看病,但我知道什么是发烧,伸手在陈辉额头摸了摸,“不烧呀,还有点儿凉呢。”
  陈辉说道:“那或许是最近劳累所致,没事的,躺一躺就好了,你不是还要给那孩子看看嘛,快去吧,别耽误了。”
  我一看这怎么能行呢,得找瘸子两口子,让他们找个大夫过来,或者,把陈辉送到医院检查一下。
  转身离开陈辉的房间,下了楼来到了客厅,瘸子两口子这时候刚刚起床,我直接跟瘸子说道:“陈道长病了,你们能不能给请个大夫,或者送医院检查一下。”
  瘸子两口子一听,连忙跟我到楼上看了看陈辉,不过,两口子看完,面面相觑,我一看他们脸色不对,警惕地问道:“怎么了,你们咋看着脸色不太好呢?”
  妇女一脸难看地说道:“我们儿子刚发病的时候,就像道长这样儿。”
  “啥?”我顿时把眼睛珠子瞪大了,不会吧,难道说,陈辉也遭报应了,不可能的!
  我连忙说道:“肯定跟你们儿子病的不一样,这是你们的地盘,你们快想想办法,给陈道长找大夫看看。”
  瘸子说道:“我们家后院有车,送他到医院里检查检查吧。”说着,瘸子居然叹了口气,又说了一句,“恐怕……到医院也看不出什么病。”
  一听瘸子这话,我心里顿时不是滋味儿了,他们鬼儿子的病没好,我们却搭进去一个,早知道就不来了,不过,我不相信陈辉的病会跟他们鬼儿子的一样。
  陈辉想拒绝,但他这时候有气无力,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根本拒绝不了我们,只是我就想不明白,陈辉为啥一夜之间成了这样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