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313,傻牛把陈辉从房间背了出来,我转身来到强顺所在的房间,强顺这时候还在床上睡着,昨天就数他喝的多。
  等我把强顺喊醒,两个人一起来到后院,陈辉已经被傻牛他们放进了车里。我打眼朝瘸子他们家后院里看了看,院子不大,里面却停了两辆车,一辆白色面包车,一辆黑色轿车,面包车看着有点儿破旧了,而且四个轮子上满是泥土,好像经常走泥路。轿车挺新,估计买了还没几年,陈辉被他们放进了轿车里。
  瘸子的腿脚不方便,不能开车,妇女开的车,不过,由于轿车里的空间有限,坐不了那么多人,瘸子劝我让傻牛和强顺陪陈辉去医院,我留下来陪着他在家里。
  虽然不放心,但是我心里明白瘸子两口子的意思,妇女带着陈辉去医院看病,我留下来给他们儿子看病,两不耽误。
  妇女载着陈辉他们三个离开了,瘸子拉着我回到客厅,又把他们家那鬼儿子扶了出来。
  这时候,我的心都跟着陈辉他们三个离开了,坐到鬼儿子旁边,心不在焉地拉过他一只手腕,伸手搭在他脉搏上一把,忍不住皱了下眉头,这鬼儿子,昨天一顿饭的功夫,脉象变的虚弱了,可眼下,又过了一夜,脉象不但没继续减弱,似乎还增强了一点儿,我又看了看鬼儿子的气色,气色没啥变化,整个人看着还跟个死人差不多,不过,他这脉象咋会时强时弱呢?
  我刚要给鬼儿子把另一只手腕,确定一下到底是咋回事儿,也就在这时候,女孩打外面进来了,先朝我看了一眼,随后对瘸子说道:“叔,早饭做好了,你们要不要先吃饭呀?”
  瘸子随即看向了我,问道:“小兄弟,我儿子今天怎么样呀?”
  我点了点头,“还不错,从脉象上来看,比昨天强了很多。”
  “真的呀!”瘸子显得有些挺激动了,随后又问我:“那我们现在,要不要先吃饭呢?”
  我这时候,根本吃不下饭,心里担心着陈辉呢,说真的,我心里挺烦的,真不想面对瘸子这个“干尸”鬼儿子,连忙放下了鬼儿子的手腕,不过,还没等我说啥,女孩说道:“还是先吃饭吧,我哥的病,等吃完饭再看也不迟。”
  我一听刚好顺坡下驴,正不想给这鬼儿子看呢,连忙点了点头,瘸子见状,从沙发上站起身,“走走走,先去吃饭吧。”我跟着瘸子从沙发上站起了身。
  女孩这时候朝客厅里看看,疑惑地问一句:“婶子他们呢?”
  瘸子回道:“你婶子带着老道长他们上医院去了,不用等他们了,咱们先吃吧。”
  女孩关心地问道:“婶子怎么了,生病了吗?”
  瘸子一摆手,“不是你婶子,是这位小兄弟的……师父。”
  女孩又看向我,问道:“小兄弟,你师父怎么了,得了什么病呀?”
  我咬了咬嘴唇,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
  三个人一前一后走进餐厅,就见餐厅桌子上,放着四个菜一小盆鸡蛋汤,瘸子招呼我坐下,女孩转身走进餐厅侧面的厨房。没一会儿,女孩从厨房里端出了两碗白米饭,一碗放到了瘸子跟前,一碗放到了我面前。
  我打眼朝碗里一看,顿时一皱眉,心说,咋一大清早的就吃大米饭呢,这干巴巴的,能咽得下去吗?
  女孩放下碗筷就要离开,我连忙叫住了她:“大姐,你能不能给我拿个空碗。”
  女孩一愣,停下脚步问道:“你要空碗做什么?”
  我说道:“大清早就吃米饭,我吃不习惯。”说着,我朝桌上那一小盆鸡蛋汤指了指,“你给我拿个空碗,我喝点汤就行了。”
  女孩脸色微微变了一下,说道:“清早只喝汤怎么能行呢,还是吃饭吧。”
  我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一脸难色,“我真吃不下去。”
  瘸子见状,对女孩说道:“他们河南人早上没有吃干饭的习惯,你就去给他拿个碗吧。”
  女孩一听,看了瘸子一眼,问道:“那这碗米饭怎么办呢?”
  瘸子说道:“你把它端走吃了吧。”
  女孩看看我,没再说啥,端起米饭离开了。过了一会儿,女孩拿着一支空碗回来了,我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身去接空碗,女孩警惕地看了我一眼,把碗递给了我,我看着她眨巴了两下眼睛,不知道她这警惕地眼神儿到底是个啥意思。
  吃过早饭以后,又跟着瘸子来到客厅,女孩这时候正在给鬼儿子喂饭。
  我朝鬼儿子的饭一看,跟我们吃的不太一样,碗里是一种很浓稠的粥,粥的颜色暗暗的,就好像酱油放多了似的。
  我跟瘸子坐在了鬼儿子旁边,女孩一边给鬼儿子喂饭,一边警惕地偷看我,看我的心里毛毛的。
  等女孩喂过饭以后,我又过去给鬼儿子把了下脉,顿时又一愣,鬼儿子的脉搏居然又变弱了,瘸子这时候问我,“小兄弟,怎么样了,是不是比刚才更好了一些?”
  女孩这时候在旁边站着,似乎显得很紧张,我朝瘸子看了一眼,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嗯,好了很多,比刚才……还要好!”
  瘸子闻言立马儿笑了,说道:“我就说嘛,只要把你这位高人请过来,我们儿子的病一定能好起来。”
  我陪着瘸子也笑了起来,心说,我要是不说你儿子病情有好转,你一不痛快跟我翻脸咋办。
  我对瘸子说道:“大叔,你昨天不是说,要去给学校捐款嘛,要不现在就去吧,捐点儿钱,你儿子会更好的。”
  瘸子连连点头,“行行行,等孩子他妈回来我就去。”
  瘸子把鬼儿子又扶回了房间,女孩这时候,似乎松了口气,瞅了我一眼以后,转身离开了。
  我从沙发上站起身,朝外面看看,心里还在担心着陈辉,感觉心神不宁。
  瘸子安置好鬼儿子,从房间出来了,我就跟他商量,这时候也没啥事儿了,是不是到医院里看看,瘸子说,医院里有他老婆在,没事,你放心吧。
  瘸子给我泡了杯茶,我喝了几口,很是觉得心里不踏实,跟瘸子说了一声,想到院子里透透气,瘸子也看出来了,我这时候心不在焉、坐卧不宁,点头就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