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一皱眉,下意识朝他吐出来的东西里一看,就见这些污秽物里面除了土酱色的粥以外,还有一条十来公分长短的白色细线,我连忙蹲下身子,刚要仔细把细线看一下,谁知道,这根细线居然慢慢融化进了这些污秽物里面,就像冰块融进水里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这时候,床上的陈辉长长吐了口气,紧跟着,就听他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这下可舒服多了。”
  我连忙从地上站起身朝他一看,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陈辉整个人的气色居然好了很多,脸颊上有了几丝红晕,眼睛里看着也有光亮了。
  我一愣,难道这碗粥真的起了效果吗?就见陈辉拧动身子要从床上下来,我连忙伸手扶住了他,屋里这时候,怪味儿奇大,已经快呆不住人了,我皱着眉头问陈辉:“道长,您现在觉得怎么样呀?”
  陈辉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好多了好多了……”陈辉现在的样子,再不是刚才那个不认人的僵尸了。
  我连忙把他从床上扶下来,抬脚踹了床边的傻牛一脚,一脚下去,傻牛登即醒了过来,我冲他叫道:“快把你师傅先扶我屋里去。”
  傻牛揉揉眼睛从凳子上站起身,二话没说过来扶住了陈辉,我捂上鼻子又冲他一摆手,“这屋里太呛得了,赶紧出去吧。”
  三个人一起走出陈辉的房间,来到了我的房间。就这么几步路的功夫,陈辉显得又好了很多,看看我们两个,问道:“强顺呢?”
  我回道:“中午喝多了,在他自己屋里睡觉呢,您不用担心他。”
  我想让陈辉躺我床上休息一下,陈辉死活不愿意再躺下,说啥,病倒这两天,早晚的功课都给耽误了,现在也没啥事儿了,他要带着傻牛把功课补回来。我没拗过他,又给他把了把脉,脉象四平八稳,真的好像没事儿了。
  不过,接下来的事儿并没有完,陈辉拉着傻牛就地坐下了,我一转身离开了房间。
  那女孩刚才跟我说了,陈辉要是好了,就到厨房里去找她,有话要跟我说。女孩这时候对于我而言,既神秘又诡异,不知道她想要跟我说点儿啥。
  离开房间,我着急下楼,再次走进陈辉的房间,房间里气味儿依旧很浓烈,我皱着眉头拿上那只盛粥的瓷碗,关上房门下了楼。
  这时候,时间大概在下午两点钟左右,炎热夏季,这个点儿正是睡午觉的时候。来到客厅一看,客厅里没人,妇女跟她那鬼儿子可能都睡午觉去了。
  厨房里,传来轻微的洗刷声,女孩果然在厨房,似乎正在洗刷碗筷,我心下一合计,倒要看看她能给我说点儿啥,拿着瓷碗走进了厨房。
  女孩这时候,正在洗碗池跟前,洗刷那口钢精锅和鬼儿子吃饭用的碗筷,察觉我进了厨房,女孩子连头都没回,问了一句,“怎么样,你师父好点了吧?”
  我走过去把瓷碗放进了洗碗池里,看了女孩一眼,“好多了,不过,你那粥到底是什么?我们师父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肯定知道吧?”
  女孩拿过我刚放进洗碗池里的瓷碗,一边洗一边说道:“你先告诉我,你们四个,是不是真心来帮他们家的?”
  我蹙了下眉头,女孩咋又问我这个问题呢,她问这个目的,到底又是什么呢?
  我想了想,说道:“你一直问这个问题,是不是看出啥了?”
  女孩扭头瞥了我一眼,不答反问:“你今年多大了?”
  “啥?”我一愣,女孩这问题,咋这么突兀呢。
  “我今年……”我想了想,回道:“我今年应该十六岁了吧。”
  女孩又打量了我一眼,“我看你不像十六,十六岁的孩子,没你这么多心眼儿的。”
  我一听,有点儿不乐意了,说道:“我多大数岁,好像不关你啥事儿吧,你就告诉我,那碗粥是咋回事儿,你好像对我们师父的病很了解似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女孩冷笑了一下,还是答非所问:“你们几个……不是真心来帮他们家的,对吧?”
  我心里顿时一激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