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他亲奶奶的,我真想一头撞死这妇女。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瘸子终于醒了,拄着拐棍一瘸一拐来到客厅,这时候,陈辉领着强顺跟傻牛也下了楼,陈辉这时候,神采奕奕,一点儿病态都没有了。
  瘸子两口子一看,惊讶无比,围着陈辉问道:“老道长,你怎么下床了,看你这气色,你的病难道痊愈了吗?”
  陈辉点了点头,又冲两口子摆了摆手,啥也没说,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为啥就莫名其妙痊愈了。
  我见状,连忙给瘸子两口子解释,“大叔、大婶儿,你们别惊讶,我们陈道长修行了几十年,道行高深,常年不会生病,现在这病能自己痊愈,并不稀罕。”
  瘸子两口子闻言,尤其是瘸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即,瘸子把陈辉打量了几眼,走过来凑到我跟前,小声跟我商量起来,“小兄弟,我没想到你们这位师傅也这么不俗,要不……能不能用他的血,给我们儿子治病呢?”
  我一听,立马儿把脸拉了下来,对瘸子说道:“大叔,我们师父都多大岁数了,你放他一碗血,想要他的命呀,还是放我的吧,我保证我的金血比他的道血强的多!”
  瘸子听了,连连点头,“你说的也是呀,老道长虽然道法高深,再怎么说也是个普通人,而你……你浑身冒金光,连血都冒金光,举世罕见,用你的血肯定会有奇效!”
  我一听瘸子这么说,把心放回了肚子里,冲瘸子笑笑,说道:“不过,大叔,你用我的血我有个要求,下午的时候,我已经跟婶子说过了。”
  瘸子连忙点头,“对对对,我知道,你婶子也跟我说了,只要能治好我儿子的病,我们家里的东西,你随便挑,别说拿一件,你想拿多少拿多少!”
  我说道:“我不要那么多,我就要一件,不过,这件东西……是你们过去从一座老墓里拿出来的,你们真的肯给吗?”
  瘸子不痛快地看了我一眼,“小兄弟,你这话什么意思,不相信我是不是?”瘸子随即拍着胸脯说道:“我瘸子给你保证,只要你能说出名字的物件儿,就算是我们已经出手了,我也能再花钱给你买回来!”
  我顿时笑了,“大叔,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那、那咱事不宜迟,咱现在就开始治您儿子吧。”
  瘸子两口子闻言,显得也非常高兴,瘸子当即吩咐我们几个:“小兄弟、老道长,你们先在屋里等一下,我跟孩儿他娘到后院准备一下,不过,你们可不能偷看。”
  陈辉闻言,冲瘸子一摆手,“你放心,这是你们家的秘术,我们绝不会偷看。”
  瘸子闻言,领着妇女放心地离开了。
  我们几个从餐厅来到客厅,往沙发上一坐,看起了电视。没一会儿,女孩从厨房过来了,悄悄冲我使了个眼色,我扭头朝陈辉他们三个看了一眼,三个人这时候看电视都看的入了神儿了。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流浪在外,我们很少能接触到电视,一看起电视就忘神儿,恨不能把一年的电视都看完。
  我不动声色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了女孩跟前,女孩偷眼朝陈辉他们三个看了看,一拉我胳膊,两个人钻进了女孩的卧室。
  一进门,女孩当即转身塞给我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纸包,吩咐我:“待会儿把这东西想办法放进你的血里。”说完,女孩一推我,把我推出了房间。
  我回到沙发那里,大概等了能有半个小时,瘸子两口子从后院回来了,瘸子冲我一笑:“小兄弟,你跟我过来吧。”随即,瘸子又跟陈辉打了声招呼:“老道长,你们还接着看电视,我叫小兄弟跟我过去,一会儿就好了。”
  陈辉点了点头,我跟着瘸子离开客厅,很快到了后院,后院里没有亮灯,整个儿黑漆漆的,我打眼朝里面一看,就感觉这后院里阴森森的。
  在后院的中间位置上,摆着一张石桌,之前是没有的,也不知道瘸子两口子从哪儿鼓捣出来的。
  瘸子领着我走到石桌跟前,我朝石桌上一看,就见石桌上面,放着几样奇奇怪怪的东西,因为黑,我看不大清楚,除了这几样奇怪的东西,还有一只空碗,瘸子抬手朝这只空碗一指,对我说道:“小兄弟,你把血放进这只碗里就行了。”
  我扭头朝瘸子看了一眼,有些担心地问道:“大叔,这血我咋放呀,不会是拿刀直接给身上割口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