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320,妇女也在后院,我话音刚落,妇女说道:“怎么能让你用刀放血呢,你看看,我们都给你准备好了。”说着,妇女走到石桌跟前,从上面拿起一样物件儿。
  我朝那物件一看,是一根比气门芯稍微粗点儿的软管,软管的一头儿,带着一根特别粗的大针头,妇女说道:“这是从我镇上医院里拿来的,抽血用的,我已经用开水烫过,消过毒了。”
  瘸子跟着说道:“你放心,你婶子过去在我们镇医院当过医生,医术虽说不怎么样,给人打针抽血还是没问题的。”
  我朝妇女看了一眼,拿刀捅人也没问题呀。妇女招呼我过去,我走到了石桌跟前,妇女把软管一头放进碗里,让我把胳膊伸出来,瘸子这时候,从石桌上拿起一根蜡烛点着,给妇女照着亮。妇女拿出一个棉球在针头上擦了擦,在我胳膊弯儿上又拍了拍,一点都不含糊,把针头直接给我扎进了血管里。
  鲜红的血液顺着软管“刷”一下就流出来了,一会儿的功夫,碗底全部见红了。瘸子眯着眼睛看着碗里的血液一个劲儿的啧嘴,“百年难见呀,我要是有这一身金血,还用的着去偷坟掘墓么,看看这血,啧啧啧……”
  有这好吗?我忍不住朝瘸子看了一眼,瘸子一脸的艳羡,好像恨不能趴进碗里喝上几口,我说道:“大叔,我这血其实也没啥的,想要用这些血,还得配合我们家的口诀。”
  “什么?”瘸子一愣,脸色变的凝重了,“什么口诀?”
  我说道:“我在家的时候,我奶奶经常用我的血做法,每次做法之前,她都要对着我的血念口诀,我奶奶说,要是我的血没这口诀,根本不起作用。”
  瘸子一听立马紧张起来,问道:“小兄弟,是什么口诀,你知道吗?”
  我冲瘸子淡淡一笑,点了点头,瘸子随即松了口气,笃定说道:“小兄弟,你放心,只要治好我儿子的病了,我们家里的东西,你随便挑,就算你要我的命,我也给你……”
  瘸子话音刚落,妇女连忙说道:“咱小兄弟是个好人,他答应过我,不要咱家里的活物儿,他不会要你命的,是吧小兄弟?”
  我看了妇女一眼,我虽然小,但我能听出妇女话里的意思,她还是怕我开口跟她儿子抢媳妇儿。
  “是呀。”我冲妇女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说道:“我不要活物,只要你们家里一样东西就行了。”
  瘸子小心翼翼问了一句:“你到底想要什么东西,能跟我们两口子先说说吗?”
  我对瘸子说道:“现在说没啥意思,等你们儿子的病好了,我再说也不迟,只要你们别反悔就行了。”
  瘸子一拍胸脯,“我的命都可以给你,还有啥能反悔的。”
  我点了下头,“那就好……”
  说着话,血就流了小半碗了,我这时候,就感觉两条腿有点儿发虚,连忙对妇女说道:“大婶儿,你能不能给我搬个凳子过来,我咋感觉……感觉有点儿累呢。”
  妇女连忙点头,“你等着昂,我这就给你搬凳子去。”
  瘸子走到石桌旁边,扶住了妇女手里的软管,妇女转身离开了,一会儿的功夫,妇女搬来一把椅子,我往椅子上一坐,就感觉脑子“嗡”了一声,眼前猛然一黑,下意识扭头朝碗里一看,已经大半碗了。
  随后,我开始感觉越来越不对劲儿,浑身发软,手脚冰凉,嘴唇都快要不听使唤了,我哆嗦着问瘸子:“大、大叔,这、这血够了吗?”
  瘸子朝碗里瞅瞅,说道:“还差一点,你再坚持一下。”
  我摇了摇脑袋,感觉脑子晕乎乎的,有点儿困了,就见妇女说道:“小兄弟,没事的,一下子放这么多血,你身子受不了,有不良反应是正常的,等这事儿过去了,你在床上多躺几天,我多给你做些好吃的补补。”
  我这时候,听着妇女的话都是模糊的,眼前一黑一白,就想把脑袋耷拉下去,再也不要抬起来,换句话说,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我连抬脑袋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就听瘸子好像说了一声,“行了,孩儿他娘,把管子拔了吧。”
  我就感觉胳膊弯上一紧,好像有个啥东西摁到了上面,我强打精神抬起头一瞧,妇女不知道啥时候已经管子拔了出来,给我胳膊弯儿摁了棉球。
  妇女问我,“小兄弟,你觉得怎么样,自己能摁住着棉球不?”
  我点了点头,伸出另一只手,摁在了棉球上,这时候,就听瘸子对妇女说道:“你还赶紧把小兄弟扶进屋里去!”
  妇女过来搀住了我一只胳膊,想把我从椅子上架起来,我连忙说道:“先等等,这血……还、还没念口诀呢,不、不念口诀,血、血是不管用的……”
  瘸子一愣,“就是,怎么把这茬儿忘了呢,小兄弟,那口诀是什么,你告诉我,我来念。”
  我咬着牙抬头看了瘸子一眼,“这、这是我们家秘传的口诀,不传外人,还是、还是我自己来念吧。”说着,我推开了妇女的手,“你们、你们先回避一下,我念口诀,你们不能听见。”
  瘸子跟妇女对视了一眼,瘸子说道:“好吧,我们俩站远点,保证不听就是了。”
  我把头一摇,“不行,你们、你们站到我身后……五米以外,不许偷听,更不许偷看……”
  瘸子跟妇女又对视了一眼,妇女问道:“你念口诀,不能听也就算了,怎么还不能看呢?”
  我说道:“还、还有个手法呢,不能给外人看见。”
  瘸子一听,犹豫了几秒钟,最后似乎下定了决心,说道:“好吧小兄弟,我们不看,不过,咱们得把话说清楚,我们不看你的口诀,你也不能碰石桌上面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