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哦”我哦了一声,笑道:“鸡汤味道不错,是你炖的吧?”
  “什么?”女孩一愣。
  我又说道:“你给我喂鸡汤的样子,叫我想起了我妈……”
  “你你、你神经病呀你!”
  女孩甩手把勺子扔进了小盆里,我努力挺了挺身子,侧身自己去够盆里的汤勺,女孩冷声说道:“他们儿子就快醒了,等他们儿子醒了以后,你就去跟他们要书,听见没有?”
  我没吭声儿,又给自己使了使劲儿,终于够到了汤勺,这时候,可能因为吃了点东西,身上感觉也有点劲儿了,自己用汤勺满满舀了一勺。
  女孩顿时叫道:“哎,我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
  我点了点头,“听见了,不过,我们师父的解药,你啥时候给我呀?”
  女孩闻言,眼神儿闪了闪,“等你把书给我,我就给你。”
  我看了女孩一眼,“你不会骗我吧?”
  女孩没吭声儿,似乎在用脸上的表情告诉我,你看看我,我会骗你吗?
  我一边把汤勺往嘴边慢慢送,一边说道:“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女孩打量了我一眼,“问吧。”
  我问道:“这些毒药跟解药,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女孩旋即把头一撇,“这个不用你管。”
  我说道:“你不说,我大概也能猜到,这些……根本不是毒药,对吧?”
  女孩脸色稍微一动,没吭声儿,我接着说道:“这像是一种咒术,你有前世的记忆,你前世又跟我们家是同行,我奶奶说过,干我们这行的,能救人也能害人,心术正的拿去救人,心术邪的拿去害人。”说着,我朝女孩看了一眼,“我说的对吧?”
  女孩顿时一咬牙,“你小子心眼儿真多!”
  我终于把汤勺送到了嘴边,可劲儿喝了一大口,心里舒坦了,还是自己喂自己最敞快。
  咽下鸡汤,我又说道:“这些邪术,不能多用,不管拿去害谁,都对自己不好,我劝你,将来能把能它们用在正的一面上。”
  女孩闻言,立时把眼睛瞪圆了,“我的事儿,不用你一个逑孩子瞎抄心!”
  “啥?逑孩子?”我一愣,愕然道:“你的前世,不会河南人吧?”
  女孩又瞪了我一眼,“你吃饱了没有,吃饱了我就要端走了。”
  我赶紧把汤勺放进小盆里,又舀了一勺,“还没呢,你先别端。”
  女孩猫身一拉强顺之前坐的那把椅子,远远拉到一边,坐在上面翘起了二郎腿,“小子,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也有前世记忆?”
  我连忙摇了摇头,女孩狐疑地打量了我一眼,“没有前世记忆?那你小小年纪咋这么精呢?”
  我砸了砸嘴,无言以对了,我很精吗?出门在外,处处危机,谁不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呀,尤其是我们几个,时时刻刻都还被一伙罗家人惦记着呢,稍一松懈,弄不好就着了道儿了。
  我没吭声儿,继续喝起了鸡汤,就在把鸡汤喝到快见底的时候,我忍不住又问女孩:“大姐,那书本……到底是啥书呀,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
  女孩旋即把脸一沉,“我不是早就说过了,这个你不用知道!”
  我又问:“那你能确定,瘸子两口子真能给我吗,万一他们也觉得那书是个宝贝咋办呢?”
  女孩闻言,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沉思了一会儿,女孩说道:“应该会给你的,他们现在把儿子的命,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我听了连忙又问:“依你话这么说……那本书也挺重要的,对吧?”
  女孩立马儿瞪了我一眼,“你这小子,以后不许跟我提书的事儿,只管把它拿回来就行了!”
  我干咽了口唾沫,默默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