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原地稳了一会神儿,我抬头朝天上又看了看,很奇怪,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好像只有短短的一两分钟,但是,看这时候的天色,别说一两分钟,两三个小时都不止了。
  前后一寻思,我也别在这里呆着了,回去吧,这深山老林人迹罕至的,夜里搞不好会有狼出没,我最怕狼了,把书又塞回腰里,撒腿往回跑了起来。
  所幸一路上平安无事,回到瘸子他们镇子上的时候,感觉已经是后半夜了,整个镇子里不但静悄悄的,还漆黑一片,就像座死城似的。
  来到瘸子家门口一看,也是黑漆漆的,两扇大院门紧紧闭着,看着大门我皱了皱眉,这大半夜的,像鬼叫一样叫门,合不合适呢?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听到门后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心里顿时一跳,这大半夜,瘸子家院里咋还有人呢?
  刚想到这儿,大门上那扇小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门后,出现了一个窈窕的身影,我心里顿时一紧,不会是画里的女人找来了吧,都快成惊弓之鸟了。
  “刘黄河,你终于回来了。”
  一听声音,我顿时暗松了口气,是那女孩。女孩迈步从小门里出来了,随后,又轻轻把小门关上了。
  我连忙给自己稳了稳神儿,问道:“这大半夜的,你咋还没睡呢?”
  女孩冲我淡淡一笑,“你说呢?”
  我没吭声儿,女孩问道:“书你拿回来了吧?”
  我看了女孩一眼,不答反问:“解药呢?”
  女孩又笑了起来,“这么说,你真的拿回来了?”
  我点了点头,女孩当即把手伸向了我,“那快把它给我吧。”
  我也冲女孩伸出了手,“你先把解药给我。”
  女孩这回挺干脆,往身上衣兜里一摸,摸出两个小纸包,“给你,仔细看看吧,是不是真的。”
  我迅速接过小纸包,把两个先后打开一看,就见两个里面全是小白片,放鼻子下面一闻,跟女孩上次给我的解药气味儿一模一样,应该假不了,连忙把小纸包包好收了起来。
  女孩说道:“这回你该把书给我了吧。”
  我犹豫了一下,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本什么书?”
  女孩把头一歪,“刘黄河,咱们事先可是说好的,一手交书,一手交解药,现在我把解药给你了,怎么,你想反悔呀?”
  我说道:“我不会反悔,我就是想问问,对了,还有书皮上面,写着‘天阳地阴’,那又是啥意思?”
  女孩一撇嘴,“这个你不用知道。”
  我又问道:“你应该也看过里面的内容吧,那、那里面的人,为什么会动呢?”
  “什么?”女孩一听,立马儿把眼睛瞪大了,“你……你打开看过啦!”
  我点了点头,“就看了第一页。”
  女孩脸上顿时红了,“你你真不要脸,快把书给我!”
  我问道:“那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本啥书?”
  女孩顿时叫道:“刘黄河,你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解药我已经给你了,你为什么不讲信用呢!”
  我嘴唇抖了两下,说道:“不是我不讲信用,是因为这本书太邪了,我要是给了你,不是在害你吗,你的前世,是不是就因为这本书才死的?”
  女孩闻言,脸色缓和了下来,看着我笑道:“没想到你还知道关心我呀,那我告诉你吧,这本书不是给你们男人看的,我们女人看了没事,你要是不相信,你去问问那瘸子,当时要不是瘸子老婆在场,帮他把书合上了,瘸子可能命都没了。”
  听女孩这么说,我在心里琢磨了一下,女孩这话说的可能是真的,试想,画里那几个女的,要是发现有个女的在偷看她们洗澡,肯定不会生气,最多就是置之不理。
  随即,女孩似乎意识到了啥,上下打量我一眼,像逼供似的问道:“刘黄河,你为什么打开书看了以后没事呢?”
  我舔了舔嘴唇,“这个……这个是我的秘密,不能告诉你。”
  话音刚落,突然,女孩猛地朝我冲出一步,与此同时,一只小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给我摁胸上了,我一愣,就听女孩自言自语说了句,“是个男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