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这顿早饭呢,还是女孩做的,还挺丰盛,只是,在吃饭的时候,女孩一直朝我这里偷看,似乎有话想跟我说,只是碍于旁边人太多,没办法开口。
  吃过饭,几个人一起来到后院,我们几个、加上我们的行李,他们那辆轿车是放不下的,最后,只能又坐进了那辆满是怪味儿的面包车里。
  临上车的时候,女孩依依不舍地在旁边看着,眼神儿闪烁,我不知道她这时候在想啥,我也不想知道。
  还是妇女开的车,瘸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我们几个坐在了后面,就在面包车驶出瘸子他们家后院的那一刻,我长长松了口气,终于要离开了,终于要离开这块是非之地了,瘸子两口子不是啥好人,女孩也不是啥善茬儿,就让他们争斗去吧,恶人磨恶人,恶人自有恶人磨……
  面包车颠簸了一天的光景,我们终于回到了之前那个镇子上,下车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强顺吵着要去找那位厨师大哥,好好喝上一顿,瘸子两口子因为惦念他们的儿子,一口气不歇就要赶回去,我们也不好留他们。
  只是他们临走的时候,瘸子把我拉到一边,偷偷塞给我一个黑布包,说是给我的礼物,我死活不要,他一抬手,居然给我塞进了背上的包袱里,我伸手还够不着,等我把包袱从身上解下来,找到黑布包的时候,瘸子已经上了面包车,我拿着黑布包连忙跑了过去。
  刚跑到面包车跟前,就听见引擎发动,面包车一溜烟离开了,我拿着黑布包当即愣在了那里。
  陈辉他们三个走了过来,强顺眼尖,一把将黑布包从我手里抢了过去,强顺高兴的笑道:“我就知道,给他们帮了这么大的忙,肯定会给点儿好处的!”说着,把黑布包打开了。
  我们几个同时朝黑布包里一看,就见里面有一个金属盒子和一个小号的黄布包。
  强顺先把金属盒子打开了,几个人又朝盒子里一看,全都是一愣,强顺顿时失望地叫道:“我当是啥好东西嘞,原来是一盒烟呀!”
  这金属盒子,比普通烟盒稍微大上一点,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几十根香烟,我见状,心头一紧,一把从强顺手里夺过来,迅速把盒盖盖上了。
  强顺看看盒子又看看我,叫道:“这盒子里的烟有我一半儿昂,你别一个人独吞。”
  我看了他一眼,一脸正色道:“都给你也没问题,只要你敢抽。”
  陈辉闻言,似乎意识到了啥,打量了一眼盒子问我:“这些烟……难道就是那种迷烟?”
  我点了点头,陈辉当即一蹙眉,“他们给你这些做什么?”
  我一听,心虚地冲陈辉笑了笑,“谁知道他们给我这些干啥呀……”
  这时候,强顺把另一个黄布包打开了,顿时叫道:“发财啦!”
  我跟陈辉同时朝他手里一看,就见黄布包里,金灿灿的包着几根东西,中指长短,中指粗细,长条方形的,陈辉顿时愕然,“金条……”
  强顺拿起一根,就要放嘴里咬,我过去一把扯住了他的胳膊,“你不想活了,这恐怕都是瘸子从墓里掏出来的,上面说不定还有死人的尸水呢。”
  强顺一听,差点儿没把手里的金条全扔飞出去,转手一把塞给了我,我拿着金条朝陈辉看了看,陈辉把黄布包整个从我手里拿了过去,“先放我这里吧。”
  几个人简单收拾了一下,朝厨师大哥那家饭店走去。
  这时候,正是吃晚饭的点儿,饭店大厅里稀稀落落的也坐了那么几个客人。
  饭店里的服务员,当然都认识强顺,我们几个一进门,纷纷跟强顺打招呼。
  强顺把行李放到饭店一个角落,让我们坐在大厅里等一会儿,他自己一溜小跑往后堂去了。
  我们三个刚坐下没一会儿,强顺领着厨师大哥从后堂出来了,厨师大哥一脸激动,“黄河老弟,你们回来了呀。”
  我跟陈辉连忙从椅子上站起了身,厨师大哥浑身一股子炒菜味儿,好像正在厨饭做菜。
  我笑着问了他一句,“大哥,你正忙着呢?”
  厨师大哥笑道:“不忙不忙,你们回来就好,都坐着,我现在就去给你们炒菜去。”
  之后,厨师大哥又跟陈辉打了声招呼,转身又回了后堂,也就一会儿的功夫,服务员开始给我们上菜,一盘接一盘的上,不过,全是素菜。
  我们几个这时候也都饿了,拿起筷子就吃,强顺吃了没几口,啧了啧嘴,说道:“几天不见,这大哥咋不会办事儿咧。”我朝他看了一眼,他说道:“酒嘞?菜上了这么多,咋没酒呢?”
  话音刚落,厨师大哥从后堂出来了,手里拎着两瓶白酒,这时候,饭店里的其他客人已经全都离开了,大厅里就剩下我们这一桌。
  厨师大哥一边朝我们这边过来,一边招呼饭店里的服务员,“你们都下班吧,今天咱们提前打烊。”
  几个服务员一听,都挺高兴,收拾收拾,全都离开了。
  厨师大哥把酒放到桌上,拉把椅子坐下,跟我们喝了起来。
  一瓶酒喝完,厨师大哥朝我看了一眼,把酒杯端了起来,说道:“黄河老弟,哥哥我谢谢你了。”
  我连忙也把酒杯端了起来,笑着问道:“你谢我干啥呀?”
  厨师大哥露出一脸感激,说道:“你们走了以后,那只黑貂带着我闺女过来了,让我们父女俩见了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