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厨师大哥一听,本想拒绝老板娘的要求,不过,他想起了黑貂交代他的话,也就答应了老板娘。就这么的,他现在一边管理饭店,一边还要到老板家里,帮忙照看老板。
  我那时候因为年龄小,以为厨师大哥也就是去老板家里照顾老板,其实不是,是入赘到老板家,给老板娘当丈夫,然后,帮着老板娘一起照顾她的前夫……这个对于厨师大哥来说,照顾一个非亲非故的人,也就等于是在给自己赎罪了。
  饭店老板呢,得罪了黑貂,再者,杀生的事儿,虽然他没亲自动手,但全是他指使的,如果没他,厨师大哥也不会去杀,厨师大哥只是执行者,他才是幕后主使者,他遭这报应,也是应该,不过,有厨师大哥的照顾,他也受不了啥罪。
  一转眼的,十多天过去了,时间来到了1997年阴历五月。
  饭店里的生意呢,依旧是冷冷清清的,别说赚钱了,连几个服务员的工资都快开出不来了,几个服务员见饭店里生意萧条,全都辞职不干了,偌大个饭店,除了一名管账的女服务员(好像是老板娘的啥亲戚,具体我不是太清楚),就剩下我们四个跟厨师大哥了。
  我们三个呢,年龄小,没心没肺的,只要每天有吃的就行,陈辉看到饭店的惨状,上了心,就跟厨师大哥商量,饭店再这么下去,迟早得关门,我看你们镇子上,没有卖早点的,不如早上卖早点,中午晚上买饭,而且,不能只卖素菜,也要卖肉菜,只要不是野生的动物、只要不再亲手宰杀,在肉菜市场上买些杀好的肉做来卖,不会有事的。
  厨师大哥当然也清楚饭店的现状,听取陈辉的建议,当天就到菜市场亲自采购,试着做起了胡辣汤,当然了,因为没有配方,全靠他自己凭借多年的大厨经验,自己揣摩出一套熬汤的方法,陈辉呢,把之前在山里挖到党参给了他,让他加到汤里一起熬。
  最后,熬出来一锅独特风味的肉粥,喝起来有点儿胡辣汤的味道,但是还有股子很奇怪的香味儿,应该是党参在里面起了作用,最主要是,吃起来上瘾,吃过一碗就想吃第二碗,之后,又试着烙那种又薄又焦嫩的葱油大饼,虽然也不太正宗,但是吃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
  用陈辉夸讲厨师大哥的话说,厨师大哥就是块做饭的好手,万法归宗,一通百通。
  胡辣汤、葱油饼,在反复试验了一天以后,第二天,我们就在饭店路边摆起了粥摊儿,头一天生意不是太好,主要是知道的人少,第二天,爆满了。
  中午的时候,过来饭店吃饭喝酒的人也相对多了一些,饭店的生意,就这么瞬间好了起来,只是,我们几个开始从凌晨忙到午夜,整天累的腿脚发软。
  又过了几天,厨师大哥找来三个服务员,两女一男,我们的工作量这才减轻了下来,不过,每天晚上,厨师大哥忙一天还要回家帮着老板娘照顾老板,夜里看店的事儿,就交给了我们四个,他没把我们当外人,我们当然也没把他当外人,我们每天兢兢业业,就像在给自己做生意一样。
  那一段时间,虽然累点儿,不过,感觉过的又充实又开心。
  记得,好像是五月端午那天,那天饭店里的客人特别多,一直忙活的到午夜两点多钟才打烊。
  打烊之后,厨师大哥又去了老板娘家,临走时交代我们几个,他买了一些粽子,让我们自己煮了吃。
  我们都累的跟什么似的,哪儿还有心情在开火煮东西,就把客人的剩菜剩饭热一热,弄了瓶酒,几个人喝了起来。
  陈辉也陪我们喝了点儿,酒劲儿一上来,他就不停地叹气,说啥,从家里把我们领出来有一年了,跟着他风风雨雨,不但没过啥好日子,反倒吃了不少苦。言下之意,就是有些对不住我们,对不住奶奶对我们的期望。
  那天呢,该着我守夜,陈辉非得要我们全回去睡觉,他要一个人在饭店里看店,我们不同意,最后,让傻牛跟他一起留下了。
  我跟强顺两个,醉醺醺回住睡觉,谁知道,睡到半夜的时候,出事儿了,出事儿的原因,就因为院子里那口老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