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老板一听就笑了,说我们,“你们俩才多大呀,会给人看邪事儿?”

  我一边吃着一边说,“我们家祖传给人看邪事儿的,我从小就跟着我奶奶学这个。”说着,我还用筷子指了指强顺,“他是天生的阴阳眼,谁家里要是有啥邪东西,他一看就能看出来。”

  老板一听,笑着说,“我们这里还真有个地方有邪东西,你们俩敢不敢过去看看,要是能看出那是个啥,这顿饭我请了。”

  我一听,赶紧说,“俺奶奶小时候就跟我说过,没事别去惹那些东西,井水不犯河水。”

  老板呵呵笑了起来,说道,“我就知道你们俩在吹牛,别觉得这里没人认识你们,你们就能瞎吹。”

  我说,“你这话啥意思,不相信我说的是真的么?”

  老板说,“你们俩要是敢去我就相信,我看你们也没这胆量。”

  我把最后几口饭扒拉到嘴里,说了句,“从小到大我还没啥东西能吓着我呢,去就去!”

  饭店老板一听顿时哭笑不得,估计在他看来,我也太能吹了,也有可能把我当成一个缺一层的愣头傻小子了。
  强顺这时候小声劝我:“黄河,咱还是别去了吧。”
  我看了他一眼,不痛快的说道:“有我在你怕啥呀,要不你留在这里,我一个人去。”
  强顺生怕我把他丢下,赶紧说了一句,“别把我留在这儿,我跟你一起去还不中么。”
  扭过头,我又对饭店老板说道:“饭钱我们先给你,等我们回来以后,能不能用用你饭店里的水管,让俺们洗洗头、洗洗衣裳。”
  饭店老板看看强顺,又看看我,“你们俩真的要去呀。”
  我笃定的点了点头,“不光去,我到哪里就能把那东西赶走,以后哪里就不会再闹鬼了。”
  饭店老板一听我这话,都有点儿傻眼了,估计在他看来,我这牛皮是越吹越没边儿了。
  饭店老板最后没办法,领着我们从饭店后门出去,来到了他们饭店的后面。
  这饭店后面是一大片光秃秃的空地,上面别说没房子,连根草都没有,在空地的尽头,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看着像是个啥建筑物,挺高大的。
  饭店老板抬手朝那建筑物一指,“看见那座大楼了吗?”
  原来那是座大楼,我点了点头。
  饭店老板说道:“那大楼到现在都还没盖好,大概在半年前,我们本地有个女孩在那楼里上吊死了。”
  我一脸平静的看了饭店老板一眼,像这种事儿,我接触的多了,上吊死的,应该就是吊死鬼了,饭店老板继续说着:“听说那女孩和在那里盖楼的一个外地男孩相好,后来不知道因为啥,女孩吊死在了楼里,当时公安局的都去了,公安局最后鉴定出说,女孩是自杀的,女孩家属不相信鉴定结果,说是他杀,最后堵着工地大门不让施工,让施工方赔钱。”

  这家饭店跟大楼之间,大概相隔有一百多米的距离,之间全部都是空地,沙化土质,不过好像给压路机啥的来回压过,地面很平坦,长草的地方也很少,光秃秃的,过去不明白这是咋回事儿,为啥这里的地面这么平坦,还不长草。十五年以后,也就是我三十岁那年,跟人到郑州路过这里,这才发现,这里原来是一片规划出来的开发区,不过这栋楼已经不见了,听随行的人说,河边一般不会盖三层以上的高楼,因为沙化土质松比较松软,楼层高了容易整体往地下洇陷。那时候离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前那建筑水平,在河边建高楼是不太合理,估计这也是建筑商放弃这座楼的原因之一,其实在咱们中国,像这种盖一半就废弃的建筑物比比皆是,不是资金问题,就是设计问题,要不就是风水鬼神问题。
  眼下这一片空旷地带,孤零零的就那么一座高楼,楼前面是一个用拦网拦成的大圈子,圈子一处还有个大门,大门上两扇大铁门,这时候铁门朝里面敞开着,整个儿这一带黑漆漆的没一点生气,给人一种荒无人烟的感觉。
  穿过大门走进圈子里面,两边乱七八糟堆着木板、水泥、钢筋啥的。
  我朝那些钢筋水泥看了看,笑了,刚才我问那饭店老板,他们当地人夜里没事儿为啥往这里跑,老板没跟我说,我现在知道为啥了。
  穿过这些建筑材料,眼前就是那座大楼了,阴森森的在那里耸立着,别说走进去,光在外面看着就觉得瘆的慌。
  这楼占地面积挺大,属于是个半成品,墙都垒起来了,有门框、窗户框,不过窗户跟门都还没安装,看上去都是一个个的黑窟窿。
  我刻意数了数,楼层总共有四层,估计上面还有,不过还没盖起来就废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