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这时候,距离天亮已经没几个小时了,我俩各自躺下,但是,谁也没睡着,谁也没再说话,就这么的,干瞪着眼挨到天亮。
  在这个几乎无人的小村子里,稀稀落落还住着几个老人,其中一个老人在自己家里养了几只草鸡,里面有一只大红公鸡,特别会打鸣。
  天刚一亮,大公鸡叫了起来,我跟强顺听见鸡叫全都起来了,饭店里这时候因为还卖着早餐,我们四五点就得过去熬汤备料。
  两个人起来以后,全是身困体乏,平常这时候起来,我们都要到井边打点水,洗洗手脸的,今天,想起井里那个女人头,谁也没有洗手脸的欲望,甚至想想之前还从井里打过水喝,忍不住一阵阵地恶心。
  我凑到井边又朝里面看了看,由于天还不够亮,水井里看起来还是黑漆漆的。
  两个人连停都没停,锁上院门,我们很快来到了饭店。这时候,厨师大哥已经来了,正忙着做早点,陈辉跟傻牛也在旁边打着下手。
  由于这几天我跟强顺很少回去睡,一直在店里看店来着,对家里的情况并不了解,不过,从昨天夜里那些怪事儿来看,好像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我一拉强顺,过去问问陈辉,看他们这几天遇上啥怪事儿没有。两个人来到陈辉跟前,还没等说话,陈辉看了我们一眼,顿时一皱眉,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了,昨天夜里没睡好吗?”
  我们俩无精打采地点了点头,我小心翼翼问道:“道长,这几天晚上,咱那院里发生过啥事儿没有?”
  陈辉看了我一眼,疑惑地说道:“没发生什么事呀,怎么了?”
  强顺说道:“那院里不干净,井里有个女人头,我、我屋里还有个没头的女人!”
  陈辉闻言,愕然地看向了强顺,“不会吧,是不是你夜里做的梦?”
  强顺叫道:“不是梦,您不信问黄河呀,黄河也看见咧。”
  陈辉又看向了我,茫然地问道:“那院里真的不干净吗?”
  我点了点头,“确实很奇怪。”说着,我朝强顺看了一眼,“我没看见没头的女人,不过,我看见了井里的人头,还有,您和傻牛哥睡的那个堂屋里,也有东西,像是一条蛇。”
  “蛇?”还没等陈辉说啥,强顺叫道:“咋还有一条蛇嘞?”
  我说道:“我当时怕你害怕,没敢告诉你。”
  陈辉闻言,蹙起了眉头,说道:“我和傻牛住的这几天夜里,从没发生过什么事。”
  就在这时候,傻牛傻乎乎地凑了过来,说道:“有捏,有捏师父……”
  我们三个同时看向了傻牛,傻牛傻乎乎的说道:“有、有很多捏,有一个姐姐,有一个长虫,还有三个小气气,还有,还有一只大走……”(走,就是狗,傻牛总是把“走”跟“狗”弄混。)
  听傻牛这么说,我们三个相对对视一眼,面面相觑,我连忙冲傻牛问道:“傻牛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傻牛狠狠点了点头,“真捏,它们、它们总在我跟师父做功课的时候,过、过来……”
  “什么,做功课的时候过来?”我一脸疑惑地看向了陈辉,问道:“道长,这是咋回事儿呀?”
  陈辉没吭声,脸色凝重地沉吟起来,过了好一会儿,陈辉这才回了神儿,上下打量了傻牛几眼,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难道说,我这徒弟要悟道了么?”
  我连忙问道:“道长,您这话啥意思?”
  陈辉看了我一眼,给我们解释起来:“听师傅说过,凡是即将悟道有成的人,会有很多修行的灵物偷偷过来观摩,它们想从别人的悟道过程中,领悟修行真谛,我们师徒俩做功课,既然有这么多灵物过来偷看,说明我们其中一个,可能是要悟道了。”
  听陈辉这么说,强顺说道:“那肯定不是傻牛哥,肯定是您要悟道咧。”
  陈辉一摆手,否认道:“早些年,师父就说过我,我的悟性虽高,但是道缘极差,想要有一番成就,必须要有一番非常的磨难。”说着,陈辉又把傻牛打量了一下,“傻牛虽傻,但灵台清澈,悟性虽差,但道根干净,很可能就是他。”说着,陈辉脸色露出一丝欣慰,似乎能教出一个修真悟道的徒弟,也算是上苍对他的最大褒奖。
  傻牛傻乎乎的,听不明白陈辉在说什么,见陈辉欣慰地对着他笑,他也傻乎乎的跟着傻乐,但是,强顺叫道:“道长,要是依着您这么说,那俺们每天晚上还咋睡觉呀,那些东西,还不得天天去咱那里闹哇!”
  陈辉说道:“要不了几天了,等傻牛悟道初成之后,那些观摩的生灵自然会离开,昨天我们俩没回去,它们观摩不成,自然要惹出些是非。”
  听陈辉这么说,我当时都感到新奇,居然还有观摩别人修真悟道的,尤其是那个女人头,她也是在观摩吗?还有那啥,蛇呀狗呀,这不成了满院子群魔乱舞了吗?
  我心下一合计,不成,今天晚上,我也得回去,观摩观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