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话还没说完,强顺打断我说道:“黄河,你急啥呀,让人家把话说完呗。”
  我冷冷瞪了强顺一眼,陈辉冲我们俩一摆手,“你们谁也别说话!”陈辉这时候,似乎有点儿混乱了。
  女孩继续说道:“那天晚上,就是在饭店吃过饭以后的那个晚上,黄河想步行回家,其实是想约我一起散步的,谁知道,您要陪着他一起回家……”
  陈辉闻言,顿时一脸错愕地看向了我,好像我把他给愚弄了似的,女孩继续说着:“我后来回去找黄河,您就一个人先回去了,然后,然后我们俩……”
  我一听,连忙冲陈辉叫道:“道长,您可别听她胡说呀!”
  女孩顿时扭过头冲我叫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怎么了,你敢做不敢当呀!”
  我脑子当即“嗡”了一声,亲娘呀!
  陈辉把眉头皱了起来,轻声问女孩,“姑娘,那天晚上黄河对你做了什么?”
  我再次叫道:“道长,您可别听她的!”
  陈辉冲我把手一摆,“你能不能让这姑娘把话说完,你越怕别人说,说明你心里越心虚。”
  我顿时噎住说不出话了。
  女孩继续说道:“那天夜里,黄河对我说,他喜欢我,想叫我跟他一起走……”女孩说着说着,声音变小了,最后露出一副脸红害羞的模样,小声说动:“后来,他、他抱着我,亲了我……”
  “什么?”陈辉一听,立刻把眼睛瞪了起来,扭头看向了我,“黄河,这是真的吗?”
  我一咧嘴,“道长,没有的事儿,她胡说呢,我根本就没碰她一指头!”
  陈辉又问:“那那天晚上,你们……”
  我急道:“道长,我跟您说实话吧,其实,她就是……”
  后面的话,我本来想说,其实她就是给您下毒的人,瘸子家儿子的病,也是她下的毒,但是,话还没出口,强顺对陈辉大声说道:“道长,这女孩说的是真的,黄河确实抱人家,还亲人家了,前两天黄河亲口跟我说的,他还说,特别喜欢人家,很想把她从瘸子家里带过来……”
  “对呀!”强顺话音刚落,女孩接着说道:“他还说……要我跟他一起修行,我一开始没答应,后来想了想,就收拾了一下,偷偷跑出来找你们了,您要是不信,你们的地址还是黄河给我的呢,要不然,我怎么知道你们住在这里呢。”
  女孩这么一说,陈辉似乎再没有质疑的理由了,像打量陌生人似的打量了我几眼,我刚要解释,女孩居然又说道:“我现在为了找黄河,家也没了,您要是不收留我,我一个女孩子,不知道该去哪儿了。”
  陈辉轻轻点了点头,又把眼睛看向了我,眼神儿里的意思好像是在说,刘黄河,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我狠狠地咬了咬下嘴唇,又扭头狠狠瞪了强顺一眼,这熊孩子,今天也不知道抽的什么疯,是不是因为刚才我骗他往院里看,他现在借机报复我呢。
  我无奈地对陈辉说道:“道长,咱俩能不能单独谈谈呢?”
  陈辉没理会我,招呼傻牛强顺,“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这不把这姑娘身上的包袱解下来,这大半夜过来,恐怕早就累坏了。”
  强顺站着没动,傻牛过来帮忙了,女孩冲傻牛可怜兮兮地一笑,“谢谢傻牛哥……”
  我心说,真他妈会装,陈辉随即厉声对我说道:“黄河,去把你的屋子先腾出来,让这姑娘住进去!”
  “啥?”
  “还不快去!”
  “谢谢道长,谢谢道长……”女孩连连冲陈辉道谢,我看了她一眼,奶奶的,中,搬就搬,我随即又狠狠瞪了强顺一眼,要不是这熊孩子的几句话,陈辉不会这么快相信女孩,他是推波助澜的罪魁祸首!
  陈辉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回了堂屋,他一个出家的老道士,似乎不想插手我们年轻人之间的感情纠纷,但是,这大半夜的,不把女孩暂时留下,能让她去哪儿呢,别说是专门过来的,就算是个陌生女孩,也得让人家留下住一夜。
  我气呼呼的一转身,来到自己屋里,一股脑把床上的铺盖卷了起来,抱着出了房门。
  这时候,傻牛已经帮女孩把背上的大包袱解了下来,强顺呢,居然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有点儿奇怪。
  女孩见我抱着铺盖出屋里出来,冲我诡异一笑,我一咬牙,没理她,冲强顺狠狠瞪了一眼,强顺居然站在那里还是一动不动,好像很迷茫地样子,不过,我这时候正在气头儿上,心说,行,你小子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女孩占了我的房间,我就占你的!
  抱着铺盖卷走进了强顺的东屋,随后,把强顺床上的铺盖一股脑扯下来,把我自己的铺了上去。
  就在这时候,忽然听院里女孩低低低说了一句,“谢谢,你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