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陈辉没说话,我一拉强顺,像只被挫败的丧家犬似的离开了院子,这时候我才明白,自己真不是这个两世为人老妖精的对手。
  路上,强顺问我到底咋回事儿,我狠狠瞪了他一眼,把经过说了一遍,最后我还补充了一句,“要不是你帮着她说话,陈道长不会不相信我。”
  强顺顿时一头雾水,“你啥时候跟我说过,你亲过她抱过她,我咋不知道嘞?”
  我顿时恼火,叫道:“根本没有的事儿,你咋会知道呢,别提这茬儿了中不中!”
  强顺一听,居然不依不饶,追问道:“那你到底亲过她没有?”
  我顿时把眼睛瞪圆了,“连你也不相信我了?”
  强顺小声嘟哝道:“那女孩那么漂亮,我感觉,你真能干出这种事儿!”
  “奶奶的,王强顺,我再也不跟你玩了!”
  第二天一大早,厨师大哥过来了,我和强顺跟着他一起忙活起来,不过,这一夜,我又没睡好,留个两世为人的老妖精在我们身边,总觉得不踏实。这老妖精,诡计多端、心狠手黑,保不齐那天得罪了她,给我们下点儿药,我们全都得中招儿。
  眼看厨师大哥把胡辣汤快熬好的时候,陈辉带着傻牛过来了,在他们身后,还跟着那个老妖精,我看见她心里就是一跳!
  陈辉把厨师大哥拉到了一边,不知道跟厨师大哥商量起了啥,我朝女孩看了一眼,女孩立马儿冲我可爱一笑,:“黄河哥哥,昨晚睡的好吗?”
  我顿时像被她踩了尾巴似的,心里一阵恶寒,她应该能猜到我昨天不可能睡好,她还这么问我,分明是在故意奚落我。
  我朝陈辉他们俩看看,两个人还在商量着啥,傻牛跟强顺呢,忙着往路边摆弄桌凳,我几步凑到女孩跟前,压低声音说道:“你别在我面前装,我问你,昨天夜里,你对强顺做了什么?”
  女孩眨巴两下眼睛,露出一脸无辜,说道:“我对他没做什么呀?”
  “你少给我来这套!”我冷冷说道:“咱都是干这行的,你当我傻呀,强顺昨天帮着你胡说八道,是给啥东西上了身,是你干的吧!”
  女孩把脸色一正,义正言辞说道:“刘黄河,你别冤枉好人,我这么远跑来找你,不是来给你冤枉我的!”
  我打量女孩一眼,看着好像说的不是假话,就在这时候,陈辉喊了女孩一声:“蓉蓉,来,你过来。”
  女孩立马儿应了一声:“来了师父!”不再理会我,快步朝陈辉跟厨师大哥那边走去。
  我迷茫地朝三个人看了看,心说,怎么喊起“师父”了呢?
  强顺这时候过来了,冲我说道:“黄河,你不干活愣那里干啥呢,你要是不干,我也不干咧。”
  我扭头看了他一眼,这熊孩子!
  从早上,一直忙活到下午,期间呢,女孩也换了一身工作服,在饭店里端起了盘子,而且,还一口一个师父的喊陈辉,我心里不免有些狐疑。
  等客人们全都走光以后,厨师大哥吩咐我们几个到厨房里端菜,等我到了厨房以后,厨房里七碟八碗的,放着十几个菜,我顿时一头雾水,今天是啥日子呀,午饭咋准备的这么丰盛呢?
  等把菜端齐了,陈辉招呼我们坐下,厨师大哥破例拿出两瓶酒,中午吃饭是不让喝酒的。陈辉让女孩把酒给我们倒上,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我们说道:“今后,蓉蓉就是我的第二个徒弟了……”
  “啥?”我一听,差点儿没从椅子上蹦起来,声音都变了,叫道:“道长,您、您不是在开玩笑吧?”
  陈辉一脸平静地看了我一眼,“出家人不打诳语,你看我什么时候跟你们开过玩笑吗,今天这顿饭,就是蓉蓉请的拜师宴。”
  陈辉话音一落,女孩端起一酒杯走到了陈辉跟前,双膝跪地,冲陈辉叫道:“师父在上,请接下蓉蓉的拜师酒!”
  陈辉接过酒一饮而尽,看到这一幕,我都傻了眼了,脑子里“嗡”了一声,心说,这下可麻烦了,我以后还怎么把她赶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