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顿时把眼睛珠子瞪大了,“道长,你可不能这么做,我对她啥也没做,您、您不能跟着她一起诬赖我呀。”随即,我把话锋一转,“要不我跟你说实话吧,这女孩根本就不是个女孩,有前世的记忆,是个两世为人的老妖精,她的前世,也是干我们家这行的,她还会一种邪术,就是给人下药咒,让人生怪病,之前您生的病、还有瘸子他儿子的病,其实都是她下的药咒!”
  这几句话说出去,我心里顿时觉得畅快了许多,不过,陈辉居然出乎我意料的点了点头,“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了。”
  “啥?”这是叫我没想到的,反复合计了一天的话,这时候好像都不用再说了。
  就听陈辉很平静地说道:“昨天你们走后,蓉蓉就把这些跟我说了,包括她的前世,包括她和瘸子一家人的恩怨,在我看来,这就是因果报应,瘸子他们全家都不是啥善人,偷坟掘墓、心狠手辣,受些惩罚是应该的,尘世间因果循环、善恶有报,这就是他们应得的报应!”
  我难以置信地打量了陈辉几眼,“依着您的意思,她这么做,还是对的了?”
  陈辉不置可否,我又说道:“那她下药害您呢,您招她了还是惹她了?”
  陈辉把双手冲我摊了摊,反问我:“你看我现在有事吗,这姑娘心底不坏,她没打算害咱们任何一个人,只是不想咱们给瘸子儿子看病,情有可原。”
  我揉了柔鼻子,不知道该咋应对陈辉这句话了,陈辉接着又说道:“这件事对与错,就看你是怎么去看待的,倘若没有这姑娘,瘸子家里人会停止盗墓吗?会停止造孽吗?瘸子两口子回到家以后,当天就金盆洗手,发誓今后只做善事,这算不算是一件好事呢?”
  “本来,咱们几个回来以后,她是想害死瘸子全家的,后来,见瘸子两口子改邪归正,她想起了你那句话,得饶人处且绕人,她认为,折磨了瘸子全家这么长时间,也足够了,于是,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连夜过来找你了。”
  我舔了舔嘴唇,不知道该说啥了,这世上的恩恩怨怨、是非因果,不到最后一刻,好像真的叫人难以判断对与错。
  陈辉看了我一眼,“若不是看她以诚相待,我怎会收她做徒弟,怎会为她做主呢。”
  我顿时苦笑了一下,真的无言以对了,不过,我打心眼儿里还是不怎么喜欢这女孩,两世为人呐,实在接受不了这个,真要是论起年龄,比我奶奶还大,想想都膈应的慌。
  本来是来说服陈辉的,谁知道让陈辉一番话把我给说住了,我冲陈辉又露出一个苦笑,“道长,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休息了。”

  陈辉冲我摆了摆手,“去休息吧,女孩的事,你必须负责,现在要是不同意,那就等我见到白仙姑以后再说吧。”
  “啥?”我顿时干咽了口唾沫,陈辉的言下之意,我不同意也得同意,要不然,他就带着女孩去家找我奶奶,让我奶奶给我施加压力。说真的,就这女孩的阅历和装纯的本事,我奶奶见了肯定喜欢,我爸妈见了也会很高兴,到那时候……
  我站着没离开,对陈辉说道:“道长,我跟她之间是清白的,我、我根本没碰她一指头,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我可以拿我祖上几代人的名誉发誓!”
  陈辉闻言,过来一把揪住了我的衣领子,“不许拿你的祖宗发誓!”随即,居然在我耳边小声说道:“咱们若是把她赶走了,她会去做什么,你想过吗?”
  我愣愣地看了陈辉一眼,摇了摇头。
  “她会恼羞成怒,很可能再回去报复瘸子全家,以邪术害人,你想过最后的结果吗?”
  陈辉这么一说,我顿时如醍醐灌顶,整个人瞬间冷静了下来,一阵后怕,“瘸子全家丧命,她也会因为用邪术害人,得到天罚,最后……两败俱伤。”
  陈辉一把松开了我的衣领子,“回屋睡觉去吧。”
  五味陈杂地离开了陈辉的房间,头都没敢回,陈辉游历数十年、看尽人间百态,待人待事,比我这个毛孩子不知道透彻了多少倍,但是,真要是让我面对那个两世为人的老妖精,心里还是又别扭又膈应。
  眼看就要走到强顺房门口,突然……
  “黄河哥哥!”我顿时一激灵,奶奶的,吓了我一跳!
  顺着声音扭头一瞧,就见女孩在院里的水井边儿上蹲着,“黄河哥哥,你还没睡呀?”
  我停在房门口,冷冷反问了一句:“你怎么也没睡呢?”
  女孩从水井边上站了起来,笑嘻嘻对我说道:“你到我师父跟前说我坏话,我怎么能睡的着呢。”
  “你……”我脸色顿时一红,这丫头,太精了,啥都能给她猜到。
  女孩朝我脸上看看,咯咯咯笑了起来,我顿时感觉要是有条地缝我都能钻进去。
  随即,女孩转移了话题,“黄河哥哥,你说,今天这井里的女鬼,还会不会再出来呢?”
  我这时候已经没脸在院里呆着了,转身一推房门,说了句,“她爱出来不出来!”
  女孩说道:“看来我真的看错人了,没想到你这么铁石心肠。”
  我又把身子转了回来,冷冷问道:“你什么意思?”
  女孩说道:“井里的女鬼是给人害死的,你就没丁点儿同情心吗?”
  我狐疑地打量了女孩一眼,“你怎么知道她是给人害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