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你说啥?”我顿时冒出一股无名火气。在十二岁那年,我已经把我们家这些手艺学齐全了,女孩居然敢说我的本事还不够给她提鞋,我怒道:“你侮辱我可以,不能侮辱我们家这些手艺!”
  女孩冷笑了一下,“什么手艺呀,就你们家那些东西,在我看来,根本就不入流!”女孩说完,抬脚走出了院门。
  不入流?我顿时气急败坏,跟着也出去了,女孩来到外面以后,转身就往院子后面走。
  前面说过,这个宅子有两个院子,一个前院一个后院,后院有一侧院墙紧挨着大山,也可以说依山而建,在院墙旁边有一条小路,能通往山上,女孩顺着小路走了起来,我追过去在女孩身后叫了一声:“你要往哪儿去?”
  女孩连头也没回,“我去哪儿你管不着。”
  我叫道:“告诉我女鬼到底怎么回事儿,我让你看看我们家这些手艺到底入不入流!”
  女孩停下了脚步,缓缓把身子转了回来,不温不火地问道:“你现在想管了?”
  我几步走到女孩跟前,一腔热血,“我不能叫别人看轻我们家这些手艺!”
  女孩闻言又缓缓把身子转了回去,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那你跟着我走吧。”
  当时年轻、冲动、傻,现在想想,女孩转过身以后,肯定在偷笑……
  羊肠小径,一次只能允许一个人通过,女孩走在前面,我跟在她后面,走了没多远,我忍不住问她:“咱们这是要往哪儿去呀?”
  女孩回道:“去找那女鬼的尸骨。”
  “啥?”我顿时不解,又问道:“那女鬼不是在井里么,难道,尸骨没在井里吗?”
  “没有,女鬼被砍了头以后,尸体被扔在了一个山沟里,后来有个好心人经过那里,把她草草给埋了。”
  “被砍了头?难道说,这女人犯了啥罪么?”
  女孩回头看了我一眼,“要是她有罪,我还会帮她吗?”
  我说道:“古时候被砍头的不都是大罪么。”随即我又问道:“这女鬼是咋被砍了头,死了多少年了?”
  女孩回道:“死了有二十几年了吧。”
  这时候,我们爬到了一座山梁上,虽然没了路,但是能下脚的空间多了一些,我和女孩并肩走在了一起,我又说道:“二十几年前,也就是一九七几年吧……对了,那时候,是不是正在闹文化大革命呀?”
  女孩点了点头,“对,就是那几年。”
  我随即看了女孩一眼,说道:“你跟瘸子他们家结仇,也是在二十年前,好像也是在那个时候吧,听我奶奶说,那时候,神鬼都怕了,都跑到深山里去避难了。”说着,我上下打量了女孩一眼,问道:“你那时候,怎么没跑呢?”
  女孩顿时一脸阴沉,说道:“能跑的都是法力高、道行深的,当时,整个国家气场都变了,像我们这种道行低微的,被那层强大气场压着,根本就跑不动,很多都被消了法力和道行,要不然,你以为瘸子他儿子的一泡童子尿,真能轻易破掉我的身子呀!”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我又问道:“那时候那么紧,瘸子他们家也敢出去盗墓呀?”
  女孩回道:“瘸子他们家里盗墓的事儿,谁都不知道,表面上,还是几代贫农,瘸子当年还做过红卫兵,他们盗我墓的时候,文革基本上已经过去了,不过,那层气场还在,我当时好不容易保住法力熬了过来,眼看就要突破了,谁知道……”女孩说到这儿,似乎又生出了恨意,冷冷瞪了我一眼,“你问我这些干嘛!”
  我干咽了口唾沫,“没事儿,我突然想起来,随口问问,我、我不问了,你接着说女鬼的事儿吧。”
  女孩给自己平复了一下心情,叹了口气,“那女鬼也挺可怜的,生前嫁给了邻村的一个男人,谁知道,那男人爱吃懒做不务正业,家里家外全靠女鬼一个人,就这样,男人还经常把她打个半死,后来,女鬼认识了同村的一个男人,两个人就好上了,闹着要和她丈夫离婚,就在这时候,文革来了,全国都乱了,女鬼丈夫就把女鬼检举揭发了,说她不检点,在外面偷汉子,拉到他们村里批斗,最后,他丈夫把她拖到后山砍了头,在那年月儿,公安局都被砸了,连公安局长都能被人拉出去批斗,死了人根本就没人管。”
  女孩说到这儿,我心里顿时挺不是滋味儿,问道:“他男人呢,现在还活着吗?”
  女孩点了点头,“当然还活着,才五十多岁,后来又娶了一个,现在儿孙满堂过的还挺富裕。”
  我顿时把眉头皱了起来,朝漆黑的天空看了一眼,说道:“老天爷真是瞎了眼,像这种人,怎么没有报应呢!”
  我这话一出口,女孩顿时停下了脚步,阴测测看着我说道:“他的报应马上就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