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把骨头朝她扔了过来,“你自己看吧。”骨头落在了女孩脚前。
  女孩显然也不怕这些,蹲下身子伸手两根手指头,小心翼翼把骨头捏起来看了看,“这……好像是一根手臂骨,你接着刨,我来负责摆位置。”
  我点了下头,继续刨了起来。
  一个小时后,女鬼的尸骨,除了手指骨、脚趾骨之类的小骨头没找到,大骨头架子全给我从土里刨了出来,女孩则在旁边一块一块把它们拼凑起来。
  等我把刨出的坑里又摸索了一遍,再没啥新发现,从坑站了起来,长长伸了个懒腰,女孩见状叫道:“哎,不许偷懒,继续刨!”
  我扭头看了女孩一眼,说道:“你真把我当苦力了呀,已经没了,全都刨出来了。”
  女孩叫道:“真的全都刨出来了吗,你自己过来看看。”
  我从坑里上来,走过去一看,女孩说道:“你看看,有头骨吗?”
  我暗自一咧嘴,尸骨上的胳膊、腿、身子,全都有了,唯独没头骨,刚才我只顾着往外刨了,没注意少了哪一块。
  我嘴硬地说道:“这一片我都刨干净了,根本没摸到头骨,对了,你不是说,她被砍了头嘛,是不是头根本就没埋在这里呢?”
  女孩说道:“不可能的,她的身体全都在这里埋着,你别偷懒,接着往下挖。”
  我说道:“下面的土越来越湿了,再接着挖,弄不好就要往外冒水了。”
  女孩强硬道:“冒水就冒水呗,没头骨算什么,必须找到!”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心说,心里特别不痛快,骗我给你当苦力,话还说的这么强硬,早知道就不跟过来了!
  我又跳回坑里,朝刚才尸骨头部的位置继续挖了起来。
  大概往下又挖了能一尺多深,手指头又碰到一个硬物,不过,这硬物摸着尖尖的,还有点儿扎手,因为硬物多半还在土里埋着,再加上黑,也看不清是个啥。
  我把硬物旁边的土拨拉几下,又把硬物摸了摸,不过,越摸越叫我觉得奇怪,最后,我抓住那硬物,使劲儿一拽,把它从土里拽了出来,放眼前一看,顿时傻了眼了。
  女孩连忙走了过来,问道:“挖出来了吗?”
  “挖出来了。”我甩手给她扔了过去,她蹲下身子一看,顿时“呀”地叫了一声,冲愕然地我问道:“咋、咋会是个狗头呢?”
  你问我我问谁去,挖人头骨居然挖出个狗头骨,我还一脸哭笑不得呢,之前摸到的那个尖尖的东西,现在明白了,那是狗牙。
  我说道:“人身狗头,这是不是有人故意弄的?”
  女孩蹙起了眉头,两个人谁都不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女孩居然下命令似的,冲我叫道:“接着往下刨。”
  “啥?还刨呀。”我顿时不乐意了。
  女孩笃定说道:“女鬼的头骨肯定在这里,没错的,你接着刨吧。”
  我从坑里上来了,走到女孩跟前,弯腰把狗头骨捡了起来,女孩不明白我啥意思,问了一句,“你怎么不刨呢,想干啥呀?”
  我叫道:“我指甲都快刨掉了,拿这个当工具呀!”
  女孩“噗嗤”一声笑了。
  大概又往下刨了能有两尺深,一个圆圆的白骨脑瓜顶,从土里面露了出来,我连忙把狗头骨扔掉,伸手摸了摸,感觉还挺光滑的,把旁边的土又拨拉拨拉,露出俩窟窿眼儿,这是眼睛的位置,伸出两根手指头,扣住窟窿眼儿往上一拔,我就是一愣。
  头骨居然纹丝不动,就好像头骨下面有啥东西吸着它似的,我把另一只手也伸了过去,一手扣着窟窿眼儿,一手抱着后脑勺,使上劲儿往上一拔。
  就听“扑哧”一声,这声音,就好像头骨被我从泥窝里拔出来了似的,与此同时,我听见地底下好像传来稀里哗啦的声音,低头一看,就在这时候,“噗”地,一股水柱从地里喷了出来,“哗啦”一下,水柱混合着泥浆子喷到了我脸上,我心里顿时一跳,不好,真的冒水了,连忙抱上头骨从坑里跳了出来,招呼女孩,“赶紧把女鬼的尸骨收拾收拾,地里冒水了。”
  我话音没落,身后“噗”地一声大响,我扭头一看,水柱由地面窜出两米多高,变的足有成人大腿粗细,女孩顿时尖叫:“刘黄河,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我一皱眉,满肚子怨气,是你让刨的,这能怪我吗,我出了力还落埋怨,有本事你自己刨呀!
  把头骨扔给女孩,我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往地上一铺,“快把这些骨头都放我衣裳上面。”
  两个人七手八脚收拾收拾地上的骨头,用我的衣裳包了起来,就这么一会儿工夫,水已经漫过了我们的脚脖子,而且,就感觉脚下的地面好像在往下陷,我连忙冲女孩大叫了一声,“赶紧走!”
  两个人顺着之前下来的路,揪着那些野草往上爬,不过,爬了没几步,身后水声大作,就跟翻江倒海似的,我忍不住朝身后看了一眼,一阵失神。就见刚才的水柱居然变成了人腰粗细,喷出地面五六米高,俨然一副潜龙出洞的架势,凹地里的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上涨。从小到大我哪儿见过这个,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
  女孩冲我叫了一声:“你看什么呀,还不快爬!”
  我随即回了神儿,所幸我们俩年轻,腿脚灵便,很快有惊无险的爬到了坡顶,等我们稳住神儿再朝凹地里一看,那里还有凹地,成了一片波澜激荡的水潭,之前的水柱已经被潭水淹没,不过水潭中间还鼓起着一个脸盆大小的水包,显然还在往外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