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刚躺下还没睡着,客厅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屋里漆黑,我睁开眼一看,屋里多了一条黑色的人影,我连忙在铺盖上翻了个身,把后背冲向了人影,这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女孩,我不想理她。
  女孩蹑手蹑脚来到我地铺前,蹲下身子轻轻推了我一把,“黄河哥哥,起来啦!”
  我没吭声,女孩又喊了一声:“黄河哥哥,天亮啦,该起来啦。”
  我心说,奶奶的,又来“天亮了”这套,我还是没吭声。
  停了没一会儿,“嗵”地一下,我顿时一咧嘴,就感觉后腰给人狠狠踢了一脚,“腾”一下从地铺上坐了起来,冲女孩愤愤叫道:“你到底想干啥!”
  女孩连忙把身子蹲了下来,“你小声儿点,别把强顺吵醒了。”
  我伸手揉了揉后腰,女孩又说道:“你忘啦,咱们昨天夜里说好的,今天还要出去呢。”
  我瞪了她一眼,“谁跟你说好了,你说出去,我可没答应。”
  女孩叫道:“黄河哥哥,你一个大男人,咋说话不算数呢。”
  我说道:“我咋说话不算数了,我答应你了吗,我答应今天跟你出去了吗?要去你自己去,别耽误我睡觉!”
  女孩从地上站起了身,“那好吧,那你接着睡吧。”说着,女孩一转身,居然很干脆地离开了。
  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里一阵发虚,以女孩的个性,她应该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不过,我这时候实在是困的不行了,转念一寻思,管她会怎么样呢,先睡一觉再说。
  躺回铺盖里,我睡了起来,可能也就刚刚睡着,就见从地铺旁边传来一串哭声,哭的还挺惨,没一会儿,吵得我心烦意乱。
  睁开眼一看,就见一个肩膀上没头的女人,跪在我地铺边上,在她手里,捧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人头上面的眼睛还会眨动,嘴巴一张一合,哭声正是从人头的嘴里发出来的!
  由于没头女人离我比较近,基本上就在眼前,冷不丁看见,我狠狠打了激灵,与此同时,我把眼睛又睁开了,刹那间,地上的女人没了,哭声也没了,整个屋里都是黑乎乎的,我立马儿明白了,我刚才是在做梦!
  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翻了个身,闭上眼睛继续睡,又是刚睡着,地铺旁边再次传来女人的哭声,我睁开眼又一看,还是那女鬼,捧着颗脑袋又跪在了我地铺跟前,我立马儿来了点火气,冲她吼了一声:“还让不让人睡了!”
  声音没落,我又醒了过来,原来又是一场梦!
  从铺盖上坐起身,我扭头又朝屋里看了看,屋里静悄悄黑漆漆的,看不出个啥,不过,我敢肯定女鬼就在屋里,有可能我再闭上眼,她还会凑过来骚扰我。
  我没再着急躺下,从身上摸出一根烟,点着烟一边抽,一边对着漆黑的堂屋里说:“你给我老实点儿,要是把我惹急了,我叫你哭都哭不出来!”
  一根烟抽完,我又冲屋里威胁了几句,躺下接着睡,这一次,可能多睡了能有几分钟吧,哭声又传来了,我“腾”一下又从铺盖上坐了起来,真急眼了,吼道:“没完了是不是!”
  梦里坐起来的同时,现实里的我也坐了起来,又醒了,气呼呼地打眼朝屋里一看,还是黑漆漆的啥也没有,我抱起脑袋使劲儿咬了咬牙,整个人又困又恨!
  就在这时候,从屋外又传来了女人的哭声,我先是一愣,随后一激灵,心说,我都醒了怎么还能听见哭声呢,难道说,那些个妖魔鬼怪又出来折腾了?
  我连忙从铺盖上站起身,走到窗户边朝外面一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就见女孩在外面装哭呢!
  我推门走了出去,冲女孩叫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女孩先是一愣,随即咯咯咯笑了起来,“你还是出来了吧。”一脸得意,所幸她是个女的,要是个男的,我非上去踹她不可!
  女孩一脸得意的看着我说道:“我可是个小心眼的女人,得罪我的,我不会叫他好过的。”
  一听女孩这话,我狠狠点了点头,咬牙切齿问道:“女鬼到我梦里哭,是你指使的吧?”
  女孩轻哼一声,没正面回答我,耍赖似的说了一句:“反正你今天晚上别想睡。”
  一听这话,我都要发疯了,我已经几天没睡觉了,冲女孩叫道:“你说吧,咱现在去哪儿!”
  女孩立马儿笑了,“这才是我的黄河哥哥嘛。”
  女孩把女鬼的尸骨拿出来,交给了我,她自己到后院去了一趟,从后院拿出一把生锈的破旧铁钎,女孩拿上铁钎招呼我,“你跟我来吧……”
  我一脸无奈,抱着尸骨咬了咬牙,我上辈子不会是欠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