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女孩从坑里跳出来,小心翼翼,把土回填,填好土以后,踩了几脚,随后四下找了找,找到一片破旧的草垫子,把这片地方用草垫子盖上了。
  随后,女孩把狗头骨从地上捡了起来,招呼了我一声:“拿上铁钎,回去了。”
  我这时候心里七上八下的,问了女孩一声,“你是想女鬼自己去找男人报仇吗?”
  女孩回头冲我一笑,没说话,我又问道:“那你这么做,你会有多大报应呢?”
  女孩说道:“做了就别后悔,怕报应就别做,走吧,今天晚上,那男人就会血债血偿!”
  路上,我心里特别不舒服,总感觉女孩这么做肯定会有报应,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劝她,转念一合计,这时候我别再说那么多,等回到家以后,女孩睡着了,我再悄悄回来一趟。
  一转眼的,两个人回到了家里,说来也奇怪,今天家里特别太平,陈辉跟傻牛哥都没在家,那些妖魔鬼怪居然也没有出来折腾,不知道是不是把女鬼弄走的原因,我还刻意到强顺房间里看了看强顺,睡的跟死猪一样。
  女孩吩咐我早点睡,明天早起到饭店请一上午假,到男人村里去看热闹。为了安女孩的心,我二话没说,满口答应,顺手把铁钎放在了门口,随后,各自回房间睡觉。
  屋里,我坐在地铺上,虽然很困,很想睡,但是,睁着眼睛强撑着,我要等女孩,等女孩睡着以后,我再回男人村子,把女鬼的尸骨刨出来,换地方埋下,我这么做,一半儿是为了女孩,一半儿是为了道德良心,我可不想有什么邪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实施,而自己明知道是错的,还视而不见、不管不问。
  因为太困,我不得不一根根不停的抽烟提神儿,约莫等了能一个小时,我从铺盖上慢慢爬了起来,一个小时的时间,女孩刚才刨坑又累坏了,肯定已经睡着了。
  走出房间,把房门口的铁钎拿上,轻手轻脚来到院门跟前,打开院门,还没等迈脚。
  女孩的声音突然传来,“刘黄河,你这是要去哪儿呀?”
  我顿时一激灵,扭头一看,就见女孩在自己的房门口站着,一脸阴沉,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女孩了,给自己压了压惊,反问道:“你、你怎么还没睡呢?”
  女孩冷笑着朝我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说:“刚才我说,明天去男人村里看热闹,你很痛快地就答应了,这正常吗?你进门的时候,把铁钎放在了你自己的房门口,这正常吗?你进屋以后,不睡觉,一根根抽烟,正常吗?”
  走到我跟前,女孩刚好把话说完,伸手一把从我手里夺过了铁钎,冷冷说道:“我想做的事,没有人能阻止,我是挺欣赏你,可不代表我就能容忍你,回去,睡你的觉!”
  我站着没动,女孩顿时威胁道:“我可告诉你,你今天要是敢出这个门……”说着,抬手朝东屋一指,“你屋里这位朋友,可就要倒霉了。”
  “你……”我想说,你敢。
  谁知道,女孩似乎猜到我要说什么,抢着说了一句,“没有我不敢的!”
  我顿时把“敢”字咽了回去,这个两世为人的老妖精,真是叫人不能小觑……
  转到回到屋里,五味陈杂地问自己,刘黄河呀,你是不是多管闲事了呢?女孩要为女鬼出头,你又何苦要拦着呢?算了,放手随她去吧,再说了,那男人能狠心把自己老婆的头砍下来,也早就该遭报应了,其实有些时候,真跟女孩说的一样,一些大奸大恶的人,一辈子到老都不见报应,天理何在!
  想着想着,睡着了……
  第二天。
  “黄河哥哥,黄河哥哥,起床啦,天亮啦!”
  我就是一激灵,这几天对“天亮啦”这仨字深恶痛绝,睁开眼一看,女孩一脸可爱地在摇我的身子,“快,快起来呀,跟我到饭店请假去。”
  我一看,这女孩儿,昨天晚上还跟我横眉冷对千夫指呢,今天,咋又变的这么活泼可爱呢,真是个老妖精。
  我从铺盖上坐了起来,一脸低落地说道:“我要去干活,不想请假。”
  女孩不依不饶,“不行,你今天必须请假跟我去看热闹,你要是不看,会后悔一辈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