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见状,我紧走几步和女孩并肩走在了一起,低声问女孩:“那个男人家里,到底出了啥事儿,这些人为啥都朝他们家的方向走呢?”
  女孩看了我一眼,诡异一笑,并没有回答我。
  很快地,我们来到了男人家门口,这时候,男人家门口已经站满了人,我踮起脚朝男人家院子里看了一眼,呜呜泱泱也挤满了人,不知道里面在干啥。
  没一会儿,就听里面有人吆喝道:“都排好队,人人有份儿!”
  一听声音我愣了愣,感觉阴阳怪气儿的,就好像一个男人,故意尖细起嗓子学女人说话。
  女孩一听这声音,“噗嗤”一声就笑了,我错愕地看了她一眼,朝身边看看,没人注意我们,压低声问她:“刚才说话那个,难道就是那男的?”女孩点了点头,示意我接着看。
  这时候,院子里的人群涌动起来,纷纷在院子里排起了队,院子外面的人,也跟着排起了队。
  我又问女孩,“他们这是要干啥?”
  女孩把双手交叉抱在胸口,一副了然在胸的样子,“自己看看不就明白了。”
  等人群完全排好对以后,院子里有了一些空间,我走到门口探头朝院子里一看,就见院子队伍的尽头,放着一张大圆桌,圆桌上面,放满了钱,一摞一摞,花花绿绿的。
  桌子旁边,站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穿着一件大红裙子,脚上穿着高跟鞋,头上还戴着一朵假的塑料莲花,脸上抹着红腮、红嘴唇,扭扭捏捏,看着直叫人想吐。
  女孩在我身后扯了我一下,捂嘴笑着问我,“看到吗,好玩儿吧?”
  我脸色一冷,“鬼上身,一点儿都不好玩儿。”
  这时候,就听院里男人尖着嗓子喊叫道:“吾乃何仙姑下凡,见你等极寒困苦,特来布施。”说着,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沓钱,递给了排在队伍最前面的那个人。
  那人拿上钱看了看,疑惑地问了男人一声:“这钱真的给我呀?”
  男人露出一脸妩媚姿态,“本仙姑说话算话,拿去。”
  那人连忙把钱塞兜里了,男人冲队伍的第二个人一摆手,“下一位。”
  排队的这些人见状,立刻沸腾起来,议论纷纷,第一个拿到钱的人,连停都没停,生怕男人返回似的,立马转身离开了。
  就见男人又从桌上拿起一沓钱,递给了第二个人,第二个人连问都没问一声,拿着钱就走了。
  看到这一幕,我都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从没见过被鬼上身的人能这么做,忍不住朝身边的女孩看了一眼,肯定是这女孩昨天埋的骨头起了作用,不过说真的,男人家里的现钱还挺多的,就桌上那些钱,我估计最起码上十万块了。
  女孩见我看她,一脸怪笑,“黄河哥哥,你好好看看,这可是八仙之一的何仙姑下凡,你这辈子恐怕只能看到这一次了,要是错过了,岂不是要后悔一辈子。”
  我压低声音冷声说道:“你当我傻呀,这是你的咒术起了作用,男人给女鬼上了身,报复男人呢!”
  女孩说道:“这些只是利息……”
  一转眼的功夫,桌上钱的全部发完了,但凡是过来的村民,不论男女老幼,人人都分到一份儿,而且,这些村民似乎很忌惮男人,也可能怕男人反悔,领了钱以后,全都不声不响离开了,最后,就剩下我跟女孩两个人。
  女孩朝左右看看,见再没一个人,抬脚走进了院里,这时候,男人坐在空荡荡的圆桌上,冷森森地笑着,女孩走到他跟前,抬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也不知道冲男人说了句啥,因为我这时候在门外,只见女孩嘴唇动了动,没听见声音。
  男人旋即收住笑容,从桌上跳了下来,女孩转身从院里出来,跟我站到一块儿,男人踩着高跟鞋一扭一扭朝堂屋的房角走去。
  就见在房角那里,放着一把木头梯子,直通屋顶,男人顺着梯子爬上了屋顶。
  就在这时候,一辆摩托车疾驰而来,我跟女孩赶忙朝旁边一躲,摩托车一个急刹车停在了院门口。
  摩托车上俩男人,一个看着三十岁左右,一个二十多岁,俩人从摩托车上跳下来,跑进了院子里,男人这时候已经站到了屋顶的边缘,两个人见状,大惊失色,同时朝房上的男人喊了一声:“爸,你干什么呢!”
  我连忙朝两个人看了看,感情这是男人的两个儿子。
  男人居高临下瞥了两个儿子一眼,一脸漠然,“谁是你们爸爸,我是何仙姑,现在,我要回天庭去了……”说完,脑袋朝下,直挺挺从房上栽了下来。
  俩儿子顿时大骇,全都惊叫一声,与此同时,“咚”地一声闷响,男人从房顶落下来,栽在了一块大石头上面,我估计这石头是事先放在那里的,鲜血溅了一地,石头都被染的殷红,男人以一个很诡异地姿势瘫在了地上,这血腥的、从生到死的场面,没点承受能力的人,非留下阴影不可。
  我那时候毕竟年龄小,看到这一幕,心跳加速、腿脚发软,这时候,女孩冷不丁扯了我一把,我顿时一激灵,出了一身冷汗。
  女孩伏在我耳边,低声说了句,“走了,没热闹可看了。”我朝她看了一眼,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