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说道:“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刚才那个大饭店,那俩看门的,有钱都不叫咱们进去吃饭,现在这个饭店老板,又不相信咱俩说的话,总得做点儿啥叫他们相信相信!”
  强顺说道:“咱明天就走了,人家相信了又有啥用呀?”
  我说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咱上初二的时候,我就看不惯咱们班那俩双胞胎,贱不拉几的学习还挺好,后来我每天早上四点半就起来背书,期末考试不是超过他们了。”
  强顺说道:“那是因为……因为双胞胎老二对胡慧慧好,你看着吃醋了……”
  我差点没拿手电砸强顺,“瞎说啥呢你!”给人戳中要害的感觉真不舒服。
  说着话,我们俩把一楼转完了,啥情况也没有,来到楼梯那里,顺着楼梯往二楼走,走到拐弯那里,我跟强顺同时停了下来,强顺一把揪住了我的衣裳,整个人紧张的要命,因为不知从哪儿飘飘荡荡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声……

  二楼没事,接着往三楼走,来到三楼以后,我用手电照着朝电梯前面的走廊看了看,走廊里堆着一些建筑材料,都在走廊旁边的墙根儿放着,一小袋一小袋的,看着像是粉刷墙面用的腻子粉。
  当时也没在意,穿过走廊,来到电梯右边的一个房间,用手电往里面一照,又给我发现了腻子粉,而且这些腻子粉在房子正中间放着,两袋子一排两袋子一排,叠罗汉似的摞成一堆,旁边还散落着几袋子,像是摞的太高倒塌了。
  不过这就有点儿奇怪了,一般像这些东西,都是放在墙角或者墙根儿下的,因为放墙角墙根儿干起活来不碍事,摞在房子中间,干活走路啥的都不方便。
  打着手电走到这摞腻子粉跟前,我发现上面有很多鞋印,给踩的乱七八糟的,强顺这时候轻轻拉了拉我的衣裳,我朝他一看,他战战兢兢朝我们旁边的地上指了指,我把手电光挪过去,朝他手指的地方一照,心里顿时一跳,就见地上放着一根小拇指粗细的白色尼龙绳,尼龙绳的一头,挽了个活套儿,活套的大小,刚好能让脑袋钻进去。
  我心说,这不会就是女鬼上吊用的绳子吧?转头再看房子中间那些摞起来的腻子粉,心头一动,连忙把手电朝腻子粉正对着的房顶上一照,顿时就是一愣。
  腻子粉摞在房间正中央,绳套在腻子粉的旁边不远,腻子粉上面那几袋还翻倒落在了地上,上面还全是乱七八糟的脚印。
  按照正常推理来推的话,应该是女孩把腻子粉摞在房子中间,然后用白尼龙绳挽成绳套,挂在房顶上,她爬到腻子粉上,头往绳套里一钻,脚下蹬翻腻子粉,上吊自杀。后来被人发现,救她的人又踩着那些腻子粉垫脚,把女孩弄了下来,所以腻子粉上被踩出乱七八糟的鞋印。

  按照这样推测,一切都显得合情合理,但是,我又用手电照了照房顶,确认了一下,这房顶上,为啥光秃秃的呢?女孩要是在这里上吊,她那绳子挂房顶哪儿了呢?房顶光秃秃的没地方挂绳子,她咋上的吊呢?我又朝地上的绳套照了照,女孩要真是用这绳子上吊的,公安局来调查现场的时候,就没把它拿走吗?看似很合理的一切,又显得这么的不合理。
  就在这时候,我跟强顺同时一愣,我朝强顺看了一眼,他的脸变的更难看了,紧紧揪住我的衣裳,“黄河,你听……你听……”
  我点了点头,这时候的哭声竟然不再飘飘忽忽了,好像是从楼下传来的,两个人屏住呼吸仔细再听,哭声正在移动,居然还有回声,像是楼道里传来的回声,似乎正在上楼,正在朝我们这里接近。
  我们两个对视一眼,声音越来越接近,感觉来的还挺快,强顺颤着声音小声说道:“黄河,咱、咱跑吧,女鬼可能朝咱们这里过来咧。”
  我瞪了他一眼,也没想想我是干啥的,“咔吧”一声,把手里的手电关上了,眼前顿时一片漆黑,紧跟着,我的胳膊给人一把掐住了,就听强顺颤着声音说道:“你、你、你干啥,想吓死我呀,咋把手电也关咧……”
  我小声回了他一句,“你小声点儿,别把她吓跑了。”
  强顺顿时带着哭腔儿说道:“刘黄河,我以后再也不跟你玩咧!”
  声音来的很快,这么一会儿工夫似乎已经从楼道,来到了走廊里,还是带着回声儿,我就纳了闷了,鬼的哭声还能在产生回声儿么?
  我小声问强顺,“你以前听到过鬼的声音有带回音的吗?”
  “有呀。”强顺回答的挺干脆。
  “有?”我都觉得难以置信了。
  “俩、俩鬼一块儿哭,听着就想有回音儿了,我就说咧,这里不会只有一个,黄河咱……”
  “行了行了。”没等强顺说完我就打断了他,“赶紧把阴阳眼弄出来,等那东西来到跟前,看不见它,咱俩都得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