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这时候,两人走出了村子,我回头朝男人家的方向看了一眼,说真的,我一点都没想要找男人俩儿子报仇,钱被他们抢走,又挨了他们几脚,我自认倒霉了,他们的爹刚刚惨死,家里的钱又分了出去,人财两空,不值得再跟他们计较。
  我对女孩说道:“自古正邪不两立,我们家这些虽然没啥名气,但也属于正道,你那些邪术,以后最好别再用了,要不然,我以后再也不会理你了。”
  女孩可能见我是认真的,连忙妥协,“好,你不想学就算了,不过,你不能诋毁我这些,我这些也是正道!”
  我没吭声儿,两个人很快回到了镇子上,我想立即回饭店,女孩却一把拉住了我,“咱好不容易休息一次,我想到镇子上买些东西,你陪我一起去吧。”
  我说道:“我身上没钱了,啥也买不了了,还是赶紧回去吧。”
  女孩笑道:“你没钱我有呀,你看看你们几个的鞋子,早就烂的不成样子了,我想给你们买几对新鞋。”
  到这时候,我已经离开家一年有余,之前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就穿了一双鞋子,到这时候,那鞋子早就烂的不能穿,早就扔掉了,这时候我脚上的鞋子,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陈辉他们三个跟我一样,也是捡鞋子穿的。这时候一听女孩要给我们买鞋子,我心动了,大不了回去以后,拿根金条送她。
  跟着女孩来到镇子里仅有的一家商场,两个人在里面左转右转,女孩每人给我们买了四双鞋子,夏天的两双,冬天的两双,又买了一些日用品,毛巾牙刷等等。
  最后,女孩问我:“黄河哥哥,我给你们买了这么多东西,你能不能也给我买件东西送给我呢?”
  我一脸羞愧地看了女孩一眼,“我、我身上,真的没钱了……”
  女孩含情脉脉地塞进我手里一百块钱,“你现在有钱了。”
  有那么一句话:吃人家的最短,拿人家的手软。我接过钱问女孩,“你、你想要什么?”
  女孩立刻显得不高兴了,说道:“你自己想呀,你想给我买什么。”
  我看了女孩一眼,心说,我想给你买什么,我好像除了会买烟,啥也不会买了。
  这时候,我们刚好站在一片女装区,我扭头四下看了看,看到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我朝那件连衣裙走了过去,看了看,也看不出个啥,就觉得挺好看了的。
  女孩当即高兴了,眼睛里冒星星,“你想给我买这个呀?”
  我傻乎乎地点了点头。
  服务员过来了,女孩让服务员把连衣裙取下,十分高兴地拿着钻进了更衣室,等她从更衣室出来,问我好看不看的那一霎那,我以为她是仙女下凡呢……只是,价格有点儿贵,八十八块钱,当时普通工人的工资,也就二百多三百块钱左右,这都赶上十天的工资了。
  剩下那十二块钱,女孩无论如何都不要,非让我留着买烟抽,女孩还告诉我,她从瘸子家里离开的时候,把瘸子他们家保险柜里所有的现钱都拿了过来,具体多少,女孩没跟我说。
  离开商场,女孩就一直穿着那件白色的裙子,欢呼雀跃,还时不时重复地问我,好不好看。我点点头,打心眼里说句好看。
  我们俩先回了家里一趟,把买来的物件儿全放到了堂屋,女孩也把裙子脱下来,换上了之前的衣裳。
  快晌午的时候,两个人离开家返回饭店,在返回饭店的路上,女孩很奇怪地问我,“黄河哥哥,你说,你家是祖传的驱邪手艺,那你们家,到底是属于那一派的呢?”
  我摇了摇头,女孩又问:“那你们祖师是谁呢?”
  我回道:“我们祖师叫王守道,我高祖拜他为师的时候,他好像已经快一百岁了吧。”
  “那你祖师长什么样子?”
  我冲女孩苦笑了一下,“我咋知道呢,都一二百年前的事儿了,不过,听我奶奶说,祖师是一个黑瘦老头儿,一把山羊胡。”
  “哦”女孩闻言,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看了她一眼,不明白她问我这些干啥。
  两个人很快回到了饭店,又像之前一样忙活起来,当天晚上,打烊之后,我和强顺留下来看店,陈辉带着傻牛和女孩回了家,女孩临走的时候,很诡异地冲我笑了笑,我不明白她啥意思。
  强顺又炒了俩菜,要我跟他喝酒,两个人喝了一瓶白酒以后,他在饭店一个套间里睡下,我在后院仓库里睡下。
  睡到半夜,忽然听见有人喊我名字。
  “黄河,黄河呀……”
  我睁开眼一看,身边站着一个黑瘦老头儿,拄着个拐棍,一身黑衣,一把山羊胡,我疑惑地问道:“老爷爷,您是谁呀?”
  老头呵呵一笑,“你这小后生,连我都不认识了,我就是你祖师爷王守道……”
  我就是一愣,随即惊讶无比,心说,我祖师爷王守道?这不太可能吧,这都二百多年了,我祖师爷还在呀,转念一想,会不会是白天的时候,女孩一直问我祖师爷的事儿,导致我夜里梦见了祖师爷呢,所谓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伸手在大腿上掐了一下,一点都不疼,果然是梦。
  就听老头儿叹了口气,说道:“小后生呀,祖师我现在有一心愿未了,你能帮我完成吗?”
  我一听,心里顿时一沉,又来了,这不会是啥精怪变成我祖师的样子,又想拿我当驴使唤吧?
  我没吱声儿,老头儿又说道:“我这里有一套修行的功法,当年你高祖资质太差,我没能传给他,现在,我传给你,你帮我把它流传于世,你看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