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第九天,开始教我用“水”和“火”,这俩比较简单,水主要就是摆放的位置和泼洒的方向、时辰,火差不多也是,点火的方位,火苗燃烧的大小、形态等等。
  第十天,温习之前全部学过的。
  第十一天,开始学习“土诀”,土这个有点儿复杂,分为好几个类别,黄土、红土、黑土、然后是山石,山石里又分为好几种玉石,虽然我根本没见过啥玉石,但是,老头儿怎么教,我就怎么学。
  第十二天,温习之前所有学过的内容,这时候,五行诀里的金木水火土已经全部学完,不过,说真的,到这时候,我朦朦胧胧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只是说不上来哪儿不对劲儿,反正就是不对。
  第十三天,老头儿开始教我“四灵诀”里的“飞禽诀”,所谓的飞禽,其实只有一些家禽:鸡、鸭、鹅,其中唯一会飞的,只有燕子。
  老头儿一教我这个,我彻底知道哪儿不对劲了,他先教我怎么用鸡,一只活鸡,直接剁头,然后,鸡血怎么用、鸡头怎么用、鸡爪怎么用、鸡毛怎么用,甚至是鸡心鸡肠子、鸡骨鸡肝怎么用。
  我一听,紧紧把眉头皱了起来,问老头儿:“祖师爷,您教我的这些,咋这么像邪术呢?”
  老头儿一脸自然,很平静地说道:“怎么会是邪术呢,这全是正术。”
  我说道:“正术,有用活物作法事的吗?”
  老头儿说道:“怎么没有,杀鸡取血驱邪,杀狗取血破煞,用的不都是活物吗?”
  我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杀鸡杀狗取血是不错,但是,也没有挖心拉肠的呀,邪术里边才会这么做吧。”
  “怎么,你在怀疑我吗?”老头儿显得有点儿不痛快了,沉声说道:“别说这些,就你连现在的这身本事,也是我传下来的,你若是对我有所迟疑,那就是欺师灭祖的大罪!”
  我一听心里一跳,欺师灭祖的罪过我可承受不起,不过,我随即灵机一动,念了一句口诀:“天皇皇,地皇皇,八方神明,四方恶鬼……”
  念到这儿,我对老头儿说道:“祖师爷,这句口诀还有下半句,既然我们家这些是您教的,您应该知道下半句是啥吧?”
  老头儿一愣,脸色变的难看,怒道:“不肖后辈,居然敢来考我!”
  我冷笑起来,“祖师爷,您不会不知道吧?”老头儿没吭声儿,我随即大叫道:“你到底什么人!”
  老头儿似乎见事迹败漏,冷哼一声,消失在了我眼前。
  我忍不住大骂了一句,奶奶的,哪儿来的老家伙,居然骗我喊了半个月的祖师爷!
  冷静下来一回想,五行诀,应该是用金木水火土给人下咒,配合相应的口诀或埋或烧、或者摆放在某个位置,起到咒人的作用。之前老头儿跟说啥,是镇家宅用的,我还勉强能接受。但是,四灵诀,用飞禽走兽的头、血、内脏等,也是或埋或烧,这些满带生灵怨气的玩意儿,倒是也能镇宅,但是,名门正派谁会用这些呢?用现在的话说,只有心术不正和心理变态的人才会用!
  思来想去,我大呼上当,老头儿教我的,应该是一套全方位的咒术,从五行到飞禽走兽,死的活的、能飞的、会走的,只要学成了,随便拿样儿物件都能咒人,想想都害怕。
  第十四天,深夜,我刚睡着,老家伙居然又来了,他好像已经忘记了昨天的事儿一样,继续教我怎么用鸭子下咒,无非也是鸭头鸭血等等,我冲他大叫了一声:“赶紧走,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谁知道,老头儿就跟没听见似的,嘴里不停,一个劲儿地冲我说着。我大叫一声,朝他扑过去,他一闪身,不知道怎么就到了我身后,嘴里还是不停,我再朝他冲过去,他又闪到了别处,反复冲了几次,连他的衣角都没碰着。
  然而,从老头儿嘴里发出的声音像奔滚雷一样,在我耳朵边上嗡嗡炸响,我不想听都不行,就算使劲儿捂住耳朵,声音依旧在我脑子里回荡个不停,我都快疯了,想从梦里醒过来,但怎么都醒不过来,这滋味儿,说不出的煎熬。
  天快亮的时候,老头儿这才闭嘴离开,整个世界,一下子清净了下来,但是,老头儿说的那些,在我脑子里记忆犹新。
  第十五天、十六天……一连好几天,老头儿天天过来,把“四灵诀”里的飞禽诀、走兽诀、游鱼诀,强行给我讲完了。
  最后讲到“人体诀”,居然是拿人头、人血、人皮、人骨等等,给人下咒,极其血腥残忍。
  我这时候,都快给老头儿弄成神经病了,赶老头儿又赶不走,不想听还不行,只能被动接受,用老头儿的话说,这些东西,只要学会口诀的人,听一遍就能记住,口诀是死的,物件儿是活的,可以活学活用,我当即明白老头儿为啥花两夜的时间,只教我那么几句口诀了。
  最后,我都麻木了,往铺盖上一躺,随你的便吧,挡不住你说,我不往心里记就是了。
  冷不丁的,老头儿说到了怎么用人骨咒人,我顿时把眼睛珠子瞪大了,因为其中一种方法,正是女孩咒女鬼男人所用过的,一模一样!
  我当即明白了,从铺盖里坐起身,冲老头儿吼了一句,“是蓉蓉叫你来教我的?”
  老头儿嘿嘿一笑,“你才知道呀,正好,我也教完了,该走了,后会无期……”
  我猛地从梦里醒了过来,满腔的怒火,好你个蓉蓉,我不知道你用啥方法把老头儿弄到了我梦里,但是,我知道你之前为啥总打听我祖师爷跟我们家的事儿了!
  这天呢,我是在家里睡的,打眼朝窗户外面看看,天还没亮,我拉开房门,忿忿朝女孩屋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