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深夜,饭店刚刚打烊,陈辉过来冷不丁地问了我一句,“黄河呀,你知道今天是几月几号了吗?”
  我就是一愣,这半个多月,给梦里的老头折腾的不轻,还真没注意几月几号了,连忙走到饭店收银台那里,台子上有本台历,朝台历一看:一九九七年七月七号,阴历六月初三,小暑……
  原来都六月初三了,这离着六月六正阳、破铜牌的日子,不就只剩下三天时间了嘛,没想到一转眼的,时间过的这么快。
  陈辉走过来冲我点了点头,“到时候了。”
  我也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这天的第一丝微笑,心里忍不住一阵激荡,只剩三天了,三天后就能破掉铜牌。前几天电视上播的,香港回归祖国的怀抱,眼下,我们马上也能回归家乡的怀抱了……
  这时候,厨房大哥正要离开饭店,我连忙叫住了他,跟他说,我得请几天假,有急事儿要办。
  厨师大哥十分关心地问我,什么急事,需不需要我帮忙?我连忙摇头,不需要帮忙,只要准假就行了。
  厨师大哥一口答应,有急事就去办,啥时候办完再回来。
  陈辉带着傻牛强顺也过来了,陈辉的意思呢,要带着强顺傻牛陪我一起去,厨师大哥一听犯了难,饭店里一下子少这么多人,恐怕周转不开。陈辉说,黄河一个去,恐怕有危险,人多好有个照应。
  厨师大哥见陈辉一脸郑重,认为我肯定是要去办跟鬼神有关的事儿,厨师大哥领教过黑貂的厉害,知道其中的凶险,点头答应,他可以先到镇子上找几个临时工,等着我们几个回来。
  女孩见我们几个围着厨师大哥,似乎在商量啥,也凑了过来,等她听明白我们要请假离开几天,立刻吵着也要跟着去。
  我这时候,横竖都看她不顺眼,恶狠狠冲她吼了一句,你去干啥,没你的事儿!
  女孩顿时一脸委屈,看向陈辉求助,陈辉心疼徒弟,连忙安慰女孩,我们这次是要进山办事儿,山路难行、危险莫测,你一个女孩子,就别跟着受这份罪了,在家里安心等待,几天后我们就回来。
  女孩见陈辉这次不帮着她说话,一脸委屈,低下头不再吭声儿。
  当天夜里,我们全都回了家,休整一下,明天一早出发,厨师大哥呢,留下一个可靠的男服务员看店。
  回到家里,我们几个到堂屋合计了一下:破铜牌的地方,离我们住的地方,大概有两天的路程,今天初三,明天初四,明天一早出发,初五晚上应该就能到地方了。不过,不知道这次破铜牌,会不会再遇到阻碍,主要就是那罗瞎子,所谓的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时候距离罗瞎子砸断腿,差不多也有一百天了,他应该已经出院了,这家伙阴狠奸诈,不得不防……
  第二天一大早,几个人收拾收拾,也没带啥行李,就带了几天的干粮和水,轻装上阵。
  临出门的时候,女孩从她房间出来了,站在门口期期艾艾地看着我们,一脸不舍。陈辉不忍心,过去交代了她几句,好好看着家,几天后我们就能回来了。随即,陈辉又把她拉到别处,小声对她说了些啥,女孩当即转忧为喜,雀跃地叫了一声:“真的,你们回来以后,真的要带我去黄河哥哥家里呀?”
  我一听女孩这么说,心里顿时一跳,陈辉跟女孩小声说了什么,从女孩这句话里,我大概能猜个八九不离十,陈辉肯定跟她说,这次办完事儿以后,我们就能回家了,带你一起回去,到黄河家以后,咱去找他奶奶,让他奶奶给你做主……
  陈辉肯定是这么说的,见女孩一脸兴奋加高兴,我心里极不痛快,这要是真到了我们家,就她这两世为人的阅历,立马儿就能把我奶奶哄住,到时候,我奶奶肯定会同意她跟我……
  奶奶的,我一咬牙,先不想这么多了,眼下最要紧的是铜牌,破了铜牌以后,再说这些破事儿!
  陈辉稳住女孩以后,招呼我们上路,我走在前面,他们三个跟在我身后,离我十步开外。罗瞎子的掐指算,能算我十步以内的事儿,他们三个离我十步以外,罗瞎子就算不出来了,他只能算出我一个去了破铜牌的地方。
  一转眼,两天后,时间来到六月初五的晚上,这时候,我们赶到了破铜牌的地方,也就是之前那座环水的山峰。
  爬上山峰,山峰上那座坟墓还在,我走过去看了看,上面依旧用石头垒砌着,很多野草从石头缝里冒出来,青青绿绿。看样子,没有人动过这座坟,也就是说,破铜牌的地方并没有被毁掉,明天我只要做法,就能顺顺利利破掉铜牌。
  随后,我在坟墓附近找了块地方,陈辉他们在距离我十步以外的地方,也找了片地方,几个人坐下吃喝休息。
  一夜无话,第二天,六月初六,正阳,我记得,那天天气不错,艳阳高照,所幸山上又有风,并没有那么热。
  挨到正午的时候,我看时辰差不多了,招呼不远处的陈辉他们三个:“你们先到远处等我,等我破了铜牌以后,过去跟你们汇合。”
  陈辉他们闻言,远远地离开了,我旋即满心激动地把破铜牌的物件和铜牌,一起从身上拿了出来。
  和之前的方法一样,破铜牌的物件放在坟墓中间,铜牌在放在破铜牌的物件上面,抬头看看天上的日头,刚好挂在天空正中间,我在心里暗松了口气,辛辛苦苦这么多天,今天,终于要把铜牌破掉了,随即深吸一口气,缓缓念动破铜牌的口诀,不过就在这时候,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叫:“上,就是坟头放的那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