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的身子顿时被人狠狠推了一下,与此同时,“砰”地一声闷响,女孩“哇”地一声,我脸上顿时一热,女孩一口鲜血喷在了我脸上。
  原来,女孩把我推开,用后背替我挡了一石头,我一愣神儿,大叫了一声:“蓉蓉!”
  女孩两眼一翻,瘫在了地上,嘴里和鼻孔里不停地有鲜血朝外涌出。
  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了陈辉的声音,“黄河,你怎么了……”声音急促,似乎一边跑一边喊。
  三个家伙见状,全都愣了愣,卖黑貂的家伙冲砸石头的家伙大吼了一声:“你他妈傻呀,咱是来抢东西的,不是来毁人的!”
  我蹲在身子,一把将女孩抱进了怀里,歇斯底里大叫:“陈道长,你们快来呀,蓉蓉被他们打了!”
  我喊声没落,傻牛大吼了一声:“打死你们!”像头猛虎似的冲了过来。
  三个家伙见女孩昏迷吐血,又见我来了帮手,顿时露了怯,其中一个家伙叫道:“为了一千块钱不值得,我先走了。”痞子流氓就是这样儿,出了事儿比兔子躲的还快,没一个真正有种的,那家伙说完,撒腿跑掉了。
  砸石头的这个一看,扔了手里石头,转身也跑了,剩下卖黑貂的这个,似乎左右为难,给我撂下一句狠话,小子,来日方长,你给我等着!一转身,撒腿也跑了。
  也就前后脚的功夫,陈辉他们三个赶到了,傻牛见我满脸是血,顿时大叫一声:“气气?打死你们!”朝三个人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我怕他出事儿,喊了一声:“别追了,回来吧。”傻牛气呼呼停下身子,转身回来了。
  女孩这时候,口鼻已经不再流血,但是脸色煞白、双眼紧闭,显然受了很重的伤,但是因为当时慌乱,我也没看清石头砸在了女孩啥地方,应该是啥要害,要不然不会成这样儿。
  陈辉喊了她两声,一点反应都没有,随后在她鼻子下面试了试,看了我一眼,说道:“气息很弱,必须马上送医院……”
  我从地上站了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心里说不出的难受,都不敢去看女孩惨白的脸。
  傻牛要过来背上女孩,我冲傻牛摆了摆手,有气无力地说道:“傻牛哥,还是我来吧……”
  毕竟女孩为了我才成了这样儿,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生出一股子愧疚感,就感觉,自己之前不该怀疑女孩、冷落女孩……
  几个人把女孩扶到了我背上,我背着她,一阵阵的心酸,无论女孩是不是两世为人的老妖精,是不是下咒害过许多人,她对我是一片真心的,而且,从她为女鬼报仇的举动来看,她虽然一身邪术,却有一颗正义之心。
  这时候,也顾不得破啥铜牌了,再者说,也已经过了破铜牌的时辰,当然了,就算没过时辰,我也没心情再破什么铜牌了……
  一边背着女孩艰难地下山,我一边在心里默默祈祷:你快醒过来吧,只要你醒过来,我就带你回家,不管你提出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崎岖难行的山路,留下我一串串的懊悔与伤心,不知道背着女孩走了多远,我突然感觉双腿发软,再也迈不动步子了,身子一晃,差点没一头栽地上,整个人不但又累又乏,还精神恍惚。
  陈辉见状,连忙吩咐傻牛过来接替我,但是,我这时候,就觉得自己愧对于女孩,感觉特别对不住女孩,我把傻牛推开了,“不用你们帮忙,我一个人把她背出山……”
  陈辉蹙了起了眉头,“你这样会耽误她的!”
  我看了陈辉一眼,没吭声,陈辉叹了口气,“我看你也累了,先休息一下吧。”
  刚把女孩放到地上,女孩胸口居然剧烈起伏起来,“哇”地一声,又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几个人顿时一阵紧张,不过,女孩却缓缓地把眼睛睁开了。
  我们几个露出了喜色,女孩转动眼珠,朝我们几个看看,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师父,黄河哥哥,你们、你们都这么看着我干啥呀。”说着话,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女孩喘了几口气,艰难地又说道:“师父,您答应过我的……要带我去黄河哥哥家的……”
  我的眼睛红了,我冲女孩叫道:“不用你师父带,我、我带你回家……”
  女孩苍白的脸上露出无尽兴奋,“真、真呀黄河哥哥?”
  我使劲点了点头,“真的!真的!”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女孩显得很欣慰,惨淡一笑,随即冲陈辉他们三个说道:“师父,您能不能和傻牛哥强顺,回、回避一下,我、我想跟黄河哥哥说几句话……”
  陈辉默默地点了点头,朝我看了一眼,带着傻牛强顺离开了。
  女孩扭过头,含情脉脉地看着我,“黄河哥哥,我、我知道,我活不行了,在我临死前,你、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你不会死的,一定会没事儿的!”
  “你答不答应呀?”
  我狠狠地点了点头,“你说吧,什么我都能答应你。”
  女孩羞涩一笑,有气无力地说道:“你、你能像亲爱人一样,亲我一下吗?”
  我心里顿时一疼,狠狠点了点头,女孩无力地朝我伸出了双手,我赶忙把她抱进了怀里,狠狠地亲了她一下。
  女孩笑了,笑得很灿烂,回光返照似的,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趴在我耳边轻声说了句:“我死以后,给我穿上那件白裙子,因为……因为那是你买给我的……”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与此同时,女孩的胳膊从我身上软软划落了下去……
  啊——!
  我抱着女孩歇斯底里地仰天长嚎,泪如雨下……
  “要是我给人害死了,你会替我报仇吗?”
  ——扮过痴狂的疯,挣脱蜕变的痛;
  ——青春是一场接一场的梦;
  ——守着寂寞的夜空,回想往事如虹;
  ——这份感伤又谁来陪我;
  ——流浪天涯的我,不能同行的你……
  ——摘自吴奇隆的《梦不完的你》。
  黄河呀,你要去做什么?!
  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