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又半个月后,我出现在了疯子的家门口,疯子那天,刚好在他家门口像条狗一样蹲着,头发蓬乱、胡子拉碴,身上的衣裳一条一条的,不知道在哪儿挂破的。
  我走过去,蹲到了他跟前,“哎,你还记得我吗?”
  疯子目光呆滞地看着我,嘿嘿傻笑。
  “你别笑,我是来给你治病的……”说着,我起身走进了院里。
  疯子的家,看着家境还不错,估计这几年他给家里弄了不少黑钱。站在院里喊了两声,从屋里出来一个老太太,老太太一脸愁容,打量我一眼,问道:“年轻人,你找谁呀?”
  我不答反问:“外面门口蹲的那个人,是您家里的人吗?”
  老太太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不自然地点了下头,“是、是我儿子……”
  我说道:“我是安徽的,刚路过你们家门口,我看您儿子的样子,像是中邪了。”
  老太太闻言,疑惑地打量了我一眼,问道:“你咋知道他是中邪了呢?”
  我说道:“我们家祖传就是给人看邪事儿的,一眼就能看出来。”
  老太太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试探着问我,“小兄弟,你、你能救他吗?你要是能救他,我们家会报答你的。”
  我面无表情的说道:“救他不难,不过,他这邪病……”
  话还没说完,老太太激动起来,“小兄弟,你真的能救他呀!”
  我点了下头,老太太顿时眼圈红了,“你、你要是真能救他,你、你就算要我老婆子这条命,我也给你……”
  我脸上的肉抽搐了一下,可怜天下父母心,不管儿子是好是坏,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呀。
  我说道:“老奶奶,我啥也不要,更不要您的命,不过,您儿子这个邪病,是有因果的,必须把因果除了,您儿子的病才能彻底好起来。”
  老太太忙抹了下眼泪,问道:“啥因果?”
  我没回答老太太,转而问道:“你们家现在方便吗?”
  老太太一愣,随即说道:“方便方便,你跟我到屋里来吧。”
  我能看得出来,老太太这时候病急乱投医了,试想,我一个陌生人,空口白话,说能救她儿子,她就敢把我往屋里引,也不怕我骗她。
  到了屋里,居然没旁人,就老太太一个,老太太让我坐下,忙给我倒水喝,我说道:“老奶奶,您别忙了,您家里有现成的香吗,我给您儿子看看,看完以后,今天夜里睡一夜,明天就能好。”
  “真的?”老太太闻言喜出外望,水也不倒了,连忙到里屋拿出一捆香,我让她又给我弄了大半碗米,香点着插进了米碗里。
  我坐在米碗旁边,眼睛盯着燃烧的香,停了一会儿,我对着香,叽里咕噜了一阵,然后,点了点头,一脸释然地说了句,“明白了,你回去吧。”随后,把香从米碗里拔出来,倒转香头,插进米碗里把香熄灭了。
  老太太在旁边看得大气儿都不敢喘,见我把香熄灭,这才小心翼翼问我:“小兄弟,看得咋样儿呀?”
  我冲老太太一点头,“我刚才喊来一个小鬼,都问清楚了,您儿子的因果,在六月初六那天正午……”说到这儿,我朝老太太看了一眼,老太太一脸迷惑,似乎并不知道她儿子那天都干了些啥。
  我接着又说道:“您儿子六月初六那天正午,在山里犯了错事儿,跟他一起的,还有两个人,他们三个,是受人指使的。”
  “犯了啥错事儿呀?”老太太听我这么说,一脸的心惊胆战。
  我说道:“犯了啥错事儿,等他明天好了以后,您自己问他吧,还有,您必须问出另外两个人是谁,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是谁让他们三个到山上去的,让他们去的那个人,现在在哪儿,您记住了吗?”
  老太太眨巴了两下眼睛,“小兄弟,你说的太快了,能在说一遍吗?”
  我一口气又给老太太说了两遍,老太太终于点了点头,“记住了记住了,儿子醒来以后,问他六月初六正午,犯了啥错事儿,跟他一起犯事儿的两个人,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还有,谁让他们去的,让他们去的那个人,现在在那里……”
  我一点头,“对,您问出来以后,用黄纸把那两个人的名字和家庭住址写上,还有,让他们去办坏事的那个人,也写上,然后,您在明天傍晚,用红布把黄纸包了,压到你们镇子东边的十字路口南边,别让人看见,对谁也不能说。”
  老太太连忙点头,随即问道:“小兄弟,我儿子今天晚上睡一觉,明天真的能好么?”
  我笃定说道:“我保证明天就能好过来,不过,您明天要是没问出另外两个人的名字和家庭住址,不到十字路口压黄纸,那您儿子明天晚上就得再犯病,病的比现在还要严重!”
  老太太一听,诚惶诚恐,“你放心你放心,他明天只要好过来,我一定问,一定去压黄纸。”
  “那就好。”我转身离开了,脸上虽然一脸平静,心里却恶浪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