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陈辉跟厨师大哥对这结论都不太满意,因为,他们几个是跟我一起吃喝的,吃的东西都一样,要是中毒应该集体中毒,为啥中毒的只有我一个呢,再者说了,饭菜都是厨师大哥给我们精挑细选的,绝对不会有问题。
  陈辉想让我留在医院观察几天,也就是想让我住院,这怎么可能呢,我打一出生就没住过院,一个发烧就想叫我住院,我坚决不同意,而且,我很清楚自己为啥会这样儿,这是用邪术害人的报应来了,就像蓉蓉,她要是没用邪术让女鬼的男人从房顶栽下来,把头撞在石头上,脑浆迸裂,她可能也就不会被石头砸中后心,死于非命了,而我眼下这个情况,其实比她还要严重,只是我们家祖德荫厚,抵消了我大部分的报应。
  陈辉见我坚持不住院,只好把我带回了家,之后的每一天,他跟傻牛、强顺,轮流照顾我,强顺呢,又对我说了那句话,自打今年过来年以后,你身体就没好过……
  时光流逝,一转眼的,来到了九月初,陈辉看着依旧躺在床上的我,叹气说道:“黄河呀,九月九重阳就要到了,你能从床上起来吗?”
  九月九重阳,另一个破铜牌的日子,我在床上挣扎了几下,“我没事儿,起得来!”
  九月初六,我一看实在不行了,离重阳只差三天了,不过,就我现在这样儿,可能真要错过破铜牌的日子了,无奈之下,我对陈辉说:“道长,您今天晚上给我准备点儿东西吧,我要做一场赎罪的法事。”
  “赎罪?”陈辉闻言,眼睛珠子都瞪大了,“你、你做了什么错事要赎罪?”
  我惨淡着一张脸说道:“您就别问了,只要做了赎罪法事,我的病应该能很快好起来的。”
  陈辉一脸狐疑地点了点头,这要是让他知道,我用梦里学来的整人邪术,害得别人一死一残一疯,他指定不会原谅我,等回到家里以后,指定会到我奶奶面前告状,到那时候,奶奶非废了我不可。
  晚上,陈辉他们三个全都请了假,在院子里摆了个香案,香案上香烛纸火、瓜果供品等等,一应俱全。我让强顺傻牛把我从屋里扶出来,我一下子跪在香案跟前,陈辉帮我点着香插进香炉里,我朝他们三个看看,“你们先到屋里回避一下吧。”
  三个人离开了,我抬头看着香案上袅袅燃烧的焚香,小声说道:“苍天厚土,十方神明,刘氏列祖列宗在上,不肖弟子刘黄河带罪叩拜……”为了防止那些用邪术害过人的人学去“赎罪法事”,法事具体过程省略。
  做完法事以后,我招呼强顺傻牛,又把我扶进了屋里,交代他们,做法事的这些东西不能动,让它们在院里供上一夜。
  深夜,外面稀里哗啦下起了雨,我顿时大喜,硬撑着身子,把自己脱的干干净净、一丝不挂,从床上滚下来,胳膊肘拄地,硬爬到院子里,一直淋雨淋到雨不下了为止,然后,又爬回屋里,用被子裹上,昏昏睡去……
  要说这赎罪的法事谁教我的,蓉蓉,在我病倒的这些天里,她来过几次,见我成了这样儿,哭得泣不成声,然后就教了我这个法子,还说啥,她现在找到一个好去处,不用再为她担心了,倒是我,犯了禁忌,老天爷要惩罚我,必须赎罪认错。
  第二天醒来,身体奇迹般好了很多,不再发烧了,也能从床下下来,自己走动了。
  马不停蹄地,这就又赶去了破铜牌的地方,谁知道,等我们到那里一看,漫山遍野很多人,原来,他们要动工修水库了,说是要在那一带要建个大坝啥的,山峰上那座坟呢,也不知道啥时候被人迁走了,这个破铜牌的地方,也就宣告终了了……